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238章 贤内助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见到了丹尼尔,陈志远今晚就不算是白来了,虽然不知道丹尼尔对于他的邀请会不会现身,不过在第二天的时候,陈志远还是在着手准备这件事情,因为不了解丹尼尔的为人,所以陈志远只能够从最直接的方面下手,对于男人来说,最具诱惑的自然就是女人了,不过派对的第一步陈志远就遭遇到了麻烦,因为他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场地,如果是在上海的话,那陈志远有多种多样的选择,可是在这里,陈志远总不能在JK办吧?这个地方也要显眼了一些,丹尼尔根本就不会现身。

郭荊知道陈志远的计划,不过在这件事情上,郭荊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帮助陈志远,如果说要现在去找一个这样的地方肯定是来不及的,以丹尼尔这般小心的性格,太过草率的地盘肯定会让他惊觉,因为这给人一种刻意营造的感觉,这样一来,就算是派对办了,丹尼尔不现身也是白费功夫的。

“到扎克的拳场?”郭荊突然对陈志远说道,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想法,突然就想到了扎克,而他的拳场,还真是一个目前而言的最好选择,场地大不说,而且还够隐秘。

陈志远闻言双眼一亮,不得不说郭荊这个想法还真是可行的,而且让扎克歇业一天对于陈志远来说也并不是什么难事,陈志远想到这里,马上就拨通了扎克的电话号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扎克。

就如同陈志远所想,扎克当然是不会拒绝,陈志远救了他不说,而且现在还是能够号令费林做事的人,他哪里敢拒绝?这几天洛杉矶的报纸头条不断的有黑道大哥死亡,虽然外界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扎克却是非常清楚的,这些都是费林干的,而他又实力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全靠陈志远给费林的那个名叫龙一的人,陈志远所表现出来的这般强悍实力,扎克哪里还会拒绝陈志远的要求呢?

为了稳妥起见,陈志远让扎克提前两天关门歇业,用这两天的时间将他的拳场布置成为一个派对的场地,而主题便是以拳击女郎为主,陈志远这一手可是用尽了地利人和,不过陈志远并没有想到一点,那就是扎克见过丹尼尔,以丹尼尔的性格,他是不会出现在扎克的场子里的,所以这一点未知的麻烦在解决起来的时候还是让陈志远花费了不少的精力。

虽然几天的歇业会给扎克带来一笔不小的收入,不过扎克也不是那种钻进钱堆就出不来的人,他知道这几天的歇业能够给他带来更大的好处,所以很痛快的答应了陈志远,并且让陈志远把这件事情交给他做,肯定会让陈志远百分之百的满意,陈志远听后自然是高兴,对于做惯了甩手掌柜的陈志远来说,能够有人替他代劳自然是好事一件。

挂掉电话之后,陈志远的心情瞬间就明朗了很多,笑着对郭荊说道:“除了算账之外,你还是有很多其他事情可以做的,所以你并不需要用这件事情来体现你的价值。”

对于陈志远的夸奖,郭荊当然是非常的高兴,说道:“有我这么个得利的助手,你是不是应该感到很庆幸?”

“这叫贤内助,可不是什么助手。”陈志远说道。

陈志远这样的话算是用另一种方式在告诉郭荊你是我的女人,郭荊听到之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对陈志远说道:“那你打算怎么感谢我?”

陈志远皱着眉头,仔细的想了很久,这才对郭荊说道:“要不今晚我再卖力点?”

郭荊还以为陈志远能够说出什么真正的好处来,没有想到又是一番无耻卖萌的话,让郭荊非常的无语,对陈志远说道:“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那是肯定的啊,狗嘴吐出象牙了,那就是异种了,要被抓去研究的。”陈志远笑道。

和陈志远斗嘴永远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这一点郭荊通过这几天和陈志远的接触已经是非常清楚的了解到了,所以她很识趣的不再讨论这个问题,而是说道:“今天李驰应该带着她去了吧,你问问是什么情况了?”

“对了,还有这事。”被郭荊这么一提醒,陈志远才想到今天李驰要带着那个女人回韦鲁斯的地盘,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赶紧拨通了李驰的号码。

电话倒是通了,可是一直都没有人接,按理来说,不管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李驰都会接自己的电话的,难不成还发生了什么意外?想到这里,陈志远就站起身了,准备去韦鲁斯的地盘,当然,不识路的他自然需要郭荊引导的。

郭荊开上自己的车,朝韦鲁斯的地盘疾驰而去,路上惊吓到了不少的路上,还好郭荊开车的技术还不错,没有发生交通意外,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郭荊和陈志远就到了韦鲁斯的地头上。

韦鲁斯自宫之后一直都在住院,期间墨菲去看过韦鲁斯一次,他发现韦鲁斯突然变得阴沉了起来,说话的时候似乎都是带着阴风的,和以前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而从这以后,墨菲和韦鲁斯之间的联系就变少了,当陈志远到韦鲁斯地盘的时候,身在医院的韦鲁斯第一时间就收到消息,而还不能行动,以免牵扯到伤口的韦鲁斯毅然决然的从病床上爬了起来,准备回他的地盘去迎接陈志远,这股狠劲儿也不知道他是哪来的。

到了韦鲁斯的地方,陈志远并没有看到李驰的身影,那个铁皮屋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难不成李驰那家伙压根就没有来?这不可能啊,李驰哪里敢把陈志远说的话当作耳旁风?

当初送陈志远回中国城的那个黑人在韦鲁斯没有回来之前管理着这块区域,当陈志远出现的时候,他也第一时间来到了陈志远的面前,听候陈志远的吩咐。

“今天有人来过这里吗?”陈志远对黑人问道。

黑人知道陈志远所说的是谁,的确是有人带着一个女人来过这里,而且还去过铁皮屋,点了点头对陈志远说道:“他们已经走了。”

“走了?”陈志远诧异道,李驰这家伙究竟在干什么,怎么会不接电话呢?

黑人点了点头,一脸恭敬的说道;“他们来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那个女人进了铁皮屋之后反映很多,随后就被他带走了。”

听黑人这么一说,好像李驰的办法奏效了,至于他们离开去了哪里,这就必须要联系上李驰才知道了,不过那个女人有了反映,这应该是一件好事的。

既然李驰已经走了,那陈志远留在这里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他必须要联系上李驰,要知道这家伙去干什么了,不过正当他准备上车的时候,韦鲁斯从医院赶了回来,岔开着双腿,摇摇摆摆的朝陈志远走来。

对于韦鲁斯那天做的事情陈志远早就已经没有放在心上了,不过看到韦鲁斯的时候,陈志远还是忍不住回想起了当天的画面,这个家伙的狠劲儿再一次浮上了陈志远的心头。

“还好吧?”陈志远淡淡的对韦鲁斯问道。

韦鲁斯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对陈志远说道:“老大,我没什么大事,你今天来有什么吩咐吗?”

韦鲁斯这家伙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保持着对陈志远极其恭敬的态度,他的心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强大的,而且看他的样子,他应该在医院疗养的,如果不是自己的出现,他根本就不会回来,这般的奉承让陈志远有些难以理解,这家伙脑子里究竟装了什么东西?他对自己有什么样的想法?

“我只是来找人的,你没事就多多在医院里休息吧。”因为陈志远不能确定韦鲁斯这家伙是不是在密谋什么,所以他也不能直接无缘无故的对韦鲁斯发难,这不是陈志远的做人标准,让韦鲁斯自宫,已经算是对他的一种惩戒了,在他没有犯下其他错误的时候,陈志远不会对他有任何想法的。

听到陈志远这么说,韦鲁斯松了一口气,道:“老大,你放心吧,今后我的场子绝对不会再出现以前那些事情了。”

陈志远淡淡的点了点头,对于韦鲁斯的保证,陈志远压根就不关心,而且韦鲁斯越是表现得恭谦,陈志远就越是会提防他,因为这种隐忍的爆发一般都是非常强大的,陈志远必须要预防这种事情的发生,即便是韦鲁斯的能量让陈志远不屑一顾。

离开韦鲁斯的地盘,在车上,陈志远又拨通了李驰的电话,但是到最后都没有人接,这让陈志远有些着急,在这种知道女人有反映,却又不知道现在结果如何的情况下,陈志远还真有些难以安份下来,而这种情况也不只是发生在陈志远的身上,郭荊也有很明显的情绪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