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2章 上厕所的尴尬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一场车祸邂逅了几位大美女,对于陈致远来说,这已经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所以他也不敢往深了的想,因为他知道他和那几个女人的差距,特别是撞到自己那位,光是那辆名牌跑车就足够让陈致远不吃不喝的奋斗好几辈子了,本来以为与几位美女的就此天各一方的,哪知道第二天来的看护,却让陈致远吓了一跳。r

刚睡醒的陈致远看着眼前这个身材火辣的美女,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她竟然是昨天那个美女护士,不过听说她不是这家医院的啊。r

“用不着这么惊讶,如果不是诗宜求我的话,我才不会来呢。”护士美女苏思惟说道。r

陈致远闻言一脸憨厚的抓头脑袋,说道:“没想到我们还能见面啊。”r

“啧啧啧,犯花痴了?”苏思惟不屑的看了一眼李逸飞。说实在的,她并不讨厌陈致远,反而觉得陈致远这个人憨厚老实,这时看到他犯傻的模样,才忍不住想打击一下他。r

陈致远平时不善言辞,和同学同事之间的关系都不怎么好,但是遇上美女,他总能小小的爆发,话也会多起来,只是看他面红的样子,貌似是在害羞?r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们这样漂亮的美女。”陈致远傻傻的说道。r

苏思惟听得心花怒放,她周围不是没有人夸奖他,但是那些家伙都是带着目的的,而陈致远不同,看得出来这傻傻的小子说的是老实话,而且背后也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陈致远越是这样,苏思惟就越是想打击一下他,说道:“看你那样,还真是开心得嘞,我可警告你,眼睛别乱瞄,不然我戳爆你的眼睛。”r

不乱瞄?开玩笑,白衣圣洁的护士服,虽然没有某岛国爱情动作片里那样****露腿,但是已经足以让陈致远这个还未开封的处男激起很多的幻想,看着苏思惟在病房里忙前忙后,陈致远的眼睛硬是没有一刻离开过她的身体,也不知道是苏思惟故意还是不小心,微微弯腰的时候总会让陈致远看到胸前雪白圣地,虽然只有一点点,已经让他血脉喷张。r

人有三急,特别是刚起床的时候,陈致远渐渐感觉到自己的膀胱膨胀,不发泄的话估计会憋出膀胱炎也说不定,只是自己的双腿包裹得就像粽子一样,根本无法移动,而病房里只有苏思惟一个人在,也不好让她一个女生帮自己,实在憋不住的陈致远只好慢慢挪动自己的身躯,挪到床边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整个翻身下床,甩个嗷嗷的叫。r

苏思惟被陈致远的叫声吓了一跳,转过头来,居然看到这小子翻滚下床了,赶忙走到陈致远身边,将陈致远扶上床,带着点怒气的对陈致远说道:“这么大个人了,连睡都睡不好,还摔床,你可真稀奇。”r

陈致远心里那个哭啊,好不容易挪到床边,这么被苏思惟一扶又回到了原地,尿急的痛苦让陈致远满脸通红。r

看着陈致远脸色绯红,低头不语,苏思惟以为是自己说的话太重了,打击到了陈致远,放好话道:“好了好了,这么大个人了,还为这点事情生气不成,乖啦。”r

陈致远慢慢的抬起头,看着苏思惟说道:“我想上洗手间,我憋不住了。”r

这时苏思惟才反映过来这家伙摔床的原因,只是这是贵宾病房,都是一对一制的服务,根本找不到人帮忙啊,苏思惟也着急起来了,这憋尿引发的后果可大可小,万一有个什么,那不得被虞诗宜给怨死了。r

苏思惟深吸了一口气,说出了一番让陈致远不敢相信的话,道:“我帮你。”r

陈致远目瞪口呆的看着苏思惟,一脸苦笑的说道:“还是不要了吧。”r

苏思惟瞪了一眼陈致远,说道;“我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还怕什么,赶紧的。”r

贵宾病房有独立的卫生间,还好距离不远,不然真要让苏思惟这个娇小的身躯扛着陈致远,这还真是一件难事,不过将陈致远福岛厕所之后,更难的事情来了,陈致远双腿受伤,不能脱离苏思惟的撑着的力量,而他的手也有擦伤,包裹着纱布,也就意味着,陈致远什么都做不了,一切的事情都还需要苏思惟的帮忙。r

苏思惟,今年23岁,未婚,且没有男朋友,入行护士已经三年时间,照顾过各种各样的病人,但还是第一次遇到陈致远这种情况,秉持着对医疗事业的热爱和对病人无微不至照顾的心理,苏思惟慢慢的拉开了陈致远牛仔裤的拉链,从里面掏出她这辈子还从来没有碰到过的东西,此时两人明显的感觉身体一震,只是震的原因不同,苏思惟是紧张,而某人是感觉异常的舒服。r

“好了,你快点吧。”苏思惟撇过头对陈致远说道,而此时她已经明显的感觉到手里握的东西就跟孙猴子的棒子一样,在慢慢的变化。r

一场小便历经尴尬之后,终于结束了,躺在病床上的陈致远不断的回味着刚才的感觉。r

“这件事情不许告诉任何人。”苏思惟洗过手后,从洗手间出来便用凶狠的目光对着陈致远威胁道。r

陈致远赶忙从那中感觉以及YY中抽离出来,对苏思惟保证道:“对天发誓,绝对不告诉任何人。”r

苏思惟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忙起自己的事情来,表面上看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而事实上,苏思惟现在心里还是咚咚直跳,这种事情对她来说也是第一次,她可是一直在姐妹面前以风骚纯洁的玉女自居,何曾想到今天居然破例了,而且还是一个小弟弟,和她幻想中的事业成熟男差距十万八千里。r

一天的时间两人就这么一直保持着沉默,期间陈致远还上了两趟洗手间,都是苏思惟帮的忙,直到下午撞到陈致远那个美女虞诗宜来探望陈致远才打破了沉寂了一天的病房。r

虞诗宜一来就和苏思惟东拉西扯的聊了半天,大多都是她今天在工作上遇到的趣事以及被她拒绝了的那些男人的反映,笑得苏思惟花枝乱颤,胸前波涛起伏,看得陈致远一次次的咽口水,几乎将今天所有发生的大小事情都聊完了之后,虞诗宜才有到陈致远的病床边。r

“今天好一点了吧。”虞诗宜关心的对陈致远说道。r

被这么个大美女用关心的眼神注视着自己,陈致远感动得稀里哗啦,差点就在美女前面丢丑了,几乎有些梗咽的说道:“我好很多了,谢谢。”r

虞诗宜心里大叹,陈致远是个不错的好人,但是在这个社会上,他这样的人注定是走哪都会吃亏的,山里出来的孩子似乎都特别单纯,如果让他了解了这个社会的黑暗,不知道他是否还会保持着这么一颗善良感恩的心。r

“不用谢,我撞到你,对你这点关心是应该的。”虞诗宜带着歉意的眼神对陈致远说道。r

一旁的苏思惟看着这两人感谢去,道歉来的,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打断两人道:“我说你们两个要不要这么煽情,干脆以身相许算了,反正你……。”r

苏思惟话没说完,赶紧惊恐的捂住自己的嘴巴,那个天大的秘密差点就从她自己的嘴巴泄露出去了,让她一阵后怕啊,要是让这几个姐妹知道了那件事情,那以后在家里的地位岂不是一落千丈。r

“反正什么?”虞诗宜一脸疑惑的看着苏思惟问道。r

“没…没什么。”苏思惟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慌张,若无其事的说道。r

她们几姐妹住在一起的时间已经两三年了,对每个人都熟悉得很,所以虞诗宜敢肯定苏思惟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在陈致远的面前不好使用暴力,等回去了总有办法让她说出来。r

“对了,你可能得在医院治疗一段时间,治疗期过后,你还得修养,需要打个电话给家里面吗?”虞诗宜也算是个很体贴的女人,什么都帮陈致远想到了。r

虞诗宜的想法很好,但是对于陈致远来说,这件事情是绝对不能让家里人知道的,他不想让家里人为他担心,对虞诗宜说道:“打电话就不用了,我不想让他们担心,再说了,这段时间田里也该忙起来了,我不想他们为了我耽误了收成。”r

虞诗宜点了点头,不过转念一想,似乎又没对劲,假如他不给家里人打电话,他出院之后又在哪里修养呢。r

“你出院之后必须还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走路,不然的话会留下后遗症的,你确定你不打电话给家里人,你在上海有住的吗?”虞诗宜问道。r

本来是有,但是在撞车的前一刻,陈致远被开除了,所以他现在根本没有住的地方,但是为了不让家里人知道这件事情,陈致远只好说道:“没事,我能找到地方住的,你不用担心。”r

虞诗宜不是很相信的看了一眼陈致远,说道:“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