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3章 被跟踪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回到美女公寓,陈志远依旧是莫名其妙,自己好不容易当次英雄,可没想到还没到威风尽展的时候就被周月灵拖着就开跑,好奇的问道:“干什么这么害怕?”r

周月灵白了陈志远一眼,道:“你知道那家伙是谁吗?他老爸可是上海市的大人物,就算是官姐姐都不敢得罪。”r

“呃……。”陈志远没想到那小子的背景还真这么强悍,连官羽都不是对手,看来这次当缩头乌龟没错啊。r

陈志远不知道的是,在他走了不久之后,那个帅气的小青年带着几十号人杀到了保龄球馆,得知陈志远已经跑了之后,小青年对身后的人说道:“给我查出这个家伙的背景,居然敢惹我东少,而且还在女人面前让我丢了面子,我要让他后悔莫及。”r

陈志远这次可算是被周月灵救了一命,在上海,东少这两个字可是臭名远扬,经常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大打出手,当然,这些小事都和女人有关,因为他还有个外号,叫做女人奴,为了女人,这家伙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要是今天不是陈志远走的早,很可能就血溅保龄球馆了。r

“他老爸究竟是什么人?你们家官姐姐都会怕他。”陈志远好奇的问道。r

“我也不清楚,不过听说他老爸以前是黑道的,不过近几年花了些钱在城市建设上,所以成功漂白,还在政府混了一官半职,但是黑道上的人依旧对他很尊敬,只要他一句话,那些黑道的家伙就会为他挺身而出。”周月灵对陈志远说道。r

“这还真是有点牛气了,混黑道也能进政府机关,这可不是有钱就能够办到的。”陈志远惊讶的说道,凡是有黑道底子的人,想要进入政府,这都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陈志远知道别市的一件传言,是说某黑道老大为了在政府混得一官半职,投了上亿修桥,但是最终都美梦落空,不仅官没捞着,就连钱也没了,这个家伙的老爸能够这样漂白成功,恐怕不止是表面这么简单而已,后面肯定有黑手推波助澜,不过这些官场之事陈志远这个还未出茅庐的家伙也想不清楚。r

“这下你知道了吧,今天你让那家伙丢了面子,他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的,以后你可得小心了。”周月灵这次没有开玩笑,一脸严肃的对陈志远提醒道。r

陈志远也知道事情似乎已经严重化了,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不过那家伙最近会找上我,看来得跟你的官姐姐商量一下,保护你的任务现在我做不了了,不然的话,恐怕连你也会被我拖下水。”r

周月灵没想到陈志远还有这种气量,拍了拍陈志远的肩膀,道:“放心吧,虽然官姐姐不敢得罪他,但是在他老爸面前说两句好话应该是没问题的,这件事情就交给官姐姐处理吧。”r

临近傍晚,官羽从外面办完事回到公寓,从周月灵口中得知此事后,破天荒的第一次把陈志远叫上了楼,不过并不是在二楼,而是在天台上。r

“今天的事情灵儿已经告诉我了,你暂时就不要接送她上下课了,和她保持一些距离。”官羽站在天台旁,看也没看陈志远道。r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这些陈志远早就体验过了,所以对官羽这番话并不意外,说道:“我知道了。”r

这时,官羽转过头,第一次在陈志远面前露出笑意,笑靥如花,美艳动人,看得陈志远傻了眼,没想到平时冷酷的黑道大姐笑起来的时候也这么动人。r

“喂,你干什么,一脸傻笑的。”见陈志远对着自己憨憨的笑,而且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官羽有些莫名其妙。r

“哦,没……没什么。”李逸飞捞着后脑,一脸绯红,只是一个浅浅的笑意就让这小子神魂颠倒,看来对于美女的抗体,指数达到了恐怖的零啊。r

“你不用担心,我这样做只是防止灵儿被伤害,你的事情我明天会去帮你解决的,这两年那个东少的作风已经被他老爸警告过很多次了,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官羽还不知道陈志远是因为什么发傻,只当陈志远是害怕,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不经意间的笑意居然撩拨得一个少年失了三魂。r

“谢谢官姐了。”陈志远本以为自己已经被美女公寓抛弃了,没想到峰回路转,官羽居然肯帮他,这让他心里升起了一股无限的感激之情,简直就是恨不得以身相许。r

官羽下楼,陈志远依旧站在天台,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短暂的一笑。r

第二天一早,周月灵自己去上学,陈志远随后才开车出门,不过一出汤臣一品,陈志远就感觉到后面至少有三辆车跟着自己,这就如同电影里面的场面一般,不过陈志远没有丝毫的担心,跟着那个邋遢师傅学了不到一月的时间,陈志远的车技可是今非昔比,就算是地下赛车陈志远也有上场的实力,不过是几条街,陈志远就把让他们甩得不见踪影,顺利的达到校园,但是他没想到,这些家伙早就已经在学校的门口,而且人手一杯豆浆,一根油条,看来等自己很长时间了。r

陈志远硬着头皮开车进校园,不过被人拦住了,陈志远只好装傻道:“各位大哥,有什么事?”r

一个在阴天带着太阳镜的装逼大汉走到陈志远车窗旁,说道:“下车吧,东少想见你。”r

果然是这样,看来那个东少动作倒是挺快的,也不知道官羽那边怎么样了,陈志远知道自己不能下车,否者的话后果就严重了,说道:“东少是谁?我不认识他啊。”r

“那我就给你介绍下吧,东少就是你昨天在保龄球馆说要打得他爸妈都认不出来的人,他说今天给你这个机会,你可要好好把握啊。”大汉喝掉最后一口豆浆,对陈志远说道。r

“保龄球馆?我昨天可没去保龄球馆,在家里泡了一天,你不会是认错人了吧?”陈志远一脸无辜的说道。r

大汉一愣,说道:“你不是?”r

“不是谁?”陈志远疑惑道。r

“陈志远啊。”大汉理所当然的说道,对他来说,车里的人就是陈志远,因为这是花了整整一晚才调查出来的。r

“额……大哥,你认错人了吧,我叫黄飞鸿啊,是这学校大三的学生。”陈志远装糊涂道。r

“黄飞鸿?不是吧。”大汉有些疑惑的说道。r

“哎,今天没带身份证,不然就给你看了,其实吧,我给别人说的时候他们也都跟你一样,不相信我,估计是我老爸给我取这个名字太响亮了。”陈志远一脸无奈的说道。r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是找错人了,你去上学吧,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可别以后向我这样,没知识。”大汉临走前还好心的对陈志远提醒道。r

见众人开车离开,陈志远松了口气,今天是运气好,遇到了一个头脑简单的家伙才这么容易蒙混过关,恐怕这样的运气不会有第二次了,陈志远打算看是不是停课一段时间,就在美女公寓呆着,至少也要安全一些。r

上完大课,官羽打来电话,让陈志远马上回汤臣一品,陈志远也没有多问,既然是官羽吩咐的事情,他照办便是,回到美女公寓,这里多了很多人,而且是男人,眼尖的陈志远一眼就看到了今天跟踪自己的傻大汉和昨天在保龄球馆遇到的那个东少,在东少旁边,还坐着一个富态的中年人,看样子,他就是东少的老爸了,而今天这些人会出现在这里,想必是官羽请上门的。r

“官姐。”陈志远走到官羽身后,大气都不敢出,这些家伙一个个凶神恶煞,特别是今天被自己骗的那个大汉,那双眼睛恨不得把自己给杀了。r

“陈老,这就是我的表弟,也就是昨天得罪令公子的人。”官羽对那个中年人介绍道,随即对陈志远说道:“表弟,还不向东少赔不是。”r

陈志远并不是个不肯认输的人,维护面子对他来说更是遥不可及的事情,所以连考虑都省了,说道:“东少,昨天的事情都怪我,还忘你不要放在心上。”r

东少不屑的看了一眼陈志远,道:“昨天你不是说要打得我爸妈都不认识?妈呢,我是没有,不过现在我爸在这里,我倒是想看看,你究竟打算怎么把我打得我爸都不认识。”r

陈志远赔笑着道:“东少真是开玩笑了,你可是东少,在上海这地方,有谁敢打你呢。”r

“哼。”东少一声冷哼,道:“不敢打我?那就换我打你了。”r

东少说罢,站起身,一耳光就朝陈志远打去。r

陈志远并没有躲,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挨这一耳光,今天这件事情是解决不了的,而且他也不想给官羽添麻烦,就这么硬生生的准备接下东少这一耳光,但是他没想到,官羽自己站起身来,一手抓住了东少呼向自己的手。r

“东少,这是我表弟,你这么做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官羽握着东少的说,一脸笑意的说道。r

虽然官羽表面并没有怎么使力,但是东少却感觉到手腕一阵生疼,求救的看着自己的老爸。r

东少的老爸陈老站起身来,道:“东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官姐的表弟你怎么也打呢。”r

官羽笑了笑放开东少的手,此时东少的手腕已经红了一圈,看得出来,官羽的握力可不是开玩笑的。r

“老爸,这小子昨天让我面子都丢完了,丢我的面子是小,但是这要是传出去,恐怕外人会说你也被压了一头啊,这件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东少对陈老说道。r

“按照东少的意思,你想怎么做?”官羽老神在在的问道。r

“既然不能打他,让他下跪给我赔个不是,这不过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