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0章 浴室燃情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美女公寓,陈致远在厨房忙得天昏地暗,而几位极品美女却在客厅闲聊,不过两三天的时间,她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晚上早早的回家,等待着陈致远的美食出炉,而周月灵就在大侃今天陈致远在学校出风头的事情,几人听完陈致远大败篮球队长的事迹之后,都大为惊叹,她们都没想到这个老实小子居然玩篮球这么厉害,几女之中苏思惟和萧意涵是个篮球迷,只要有湖人的比赛,她们必定出现在NBA现场,所以听闻陈致远玩篮球厉害,她们两人就特别感兴趣,甚至追问了陈致远玩球时的每一个细节,在周月灵一番仔细的描述之后,对于陈致远的强到令人发指的弹跳力极为惊艳。r

这时,厨房里的陈致远说道:“准备碗筷,开饭了。”r

一般在家里几女都穿得比较宽松,所以每当吃饭的这个时候,陈致远必须要做到目不斜视,否则他对面的萧意涵和虞诗宜弯腰夹菜时的胸前风景就足以让他这个纯情小处男欲火焚身,今天也不例外,埋头啃饭。r

“陈致远,听说你打篮球很厉害啊,经过专业训练吗?”萧意涵在吃饭的过程中对陈致远问道。r

陈致远没有抬头,回答道:“都是在村里和几个玩伴乱来的,哪有什么专业的训练。”r

“乱来也能玩得这么厉害?”萧意涵一脸鄙夷的说道,对于她来说,过份的谦虚就是虚伪了,而陈致远此刻在她心里就是这样。r

陈致远听得出来萧意涵语气中的意思,一脸苦笑的说道:“真乱玩的,今天的比赛也是侥幸,论技巧,我输他一大截,我也就只有靠跳跃能力才能赢他一点,如果不是他轻敌,想耍酷,今天输的人就是我了。”r

听陈致远这么说,似乎还是有他的道理,毕竟陈致远的身份她们都知道,专业的训练的确是不怎么可能发生在陈致远身上,只是萧意涵对这个答案还并不是很满意,继续问道:“那你的弹跳力怎么训练的?”r

“你知道山里男孩子们最大的乐趣是什么吗?”陈致远没有正面回答萧意涵的问题,反问道。r

对于萧意涵这种城市女人来说,山里的生活是她无法想象的,但是通过电视这个媒体她也有所了解,只是不太明白陈致远这个问题是原因,道:“乐趣跟你弹跳力有关?”r

陈致远点着头,对萧意涵解释道:“山里的男孩子每天的娱乐活动便是在灌木丛中穿越,树林间奔跑,爬树,这样的十几年生活所锻炼出来的体力可不是那些健身房的肌肉男所能比拟的,所以只要是调皮捣蛋的山里男孩子,弹跳力和敏捷都不会差的。”r

听陈致远这么解释,几女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苏思惟更是豪放,对陈致远说道:“没想到看你人这么老实,以前也是个野猴子啊。”r

陈致远一脸难堪,这苏思惟每次说话都必定重伤自己,也不知道跟她是有什么过节,非得咬着自己不放。r

“对了,陈致远,我有件事情跟你说,去你房间吧。”官羽一脸严肃的对陈致远说道。r

这下几女都不嬉笑打闹了,闷不吭声的吃饭,见官羽和陈致远两人走进了房间,这才开始轻声讨论起来。r

陈致远虽然是寄人篱下,但是这个房间她们还从来没有进来过,官羽是第一人,房间不大,摆放的东西也不多,除了书籍便看不到其他的物品,陈致远关上门的那一刻,关门的声音便如同地狱传来的恶魔呼唤,让他有些心惊胆颤,独自面对官羽不是没有过,但是在这么严肃的情况下,又这么狭小的空间,陈致远感觉自己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r

“瘦猴已经被我解决了,但是他的小弟最近在道上放话,要找你报耳光之仇,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我会派人保护你,不过你自己也要小心点。”官羽坐在陈致远的床上,一脸严肃的说道。r

陈致远深埋着头,并不是因为这消息给他带来了多少震撼,瘦猴报仇的事情他早有准备,所以实在不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情,而现在让他不敢抬头的是坐在自己床上的官羽,一身轻便短装的官羽雪白的丰满大腿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之中,低胸的短T隐隐约约的露出内衣的黑色蕾丝边,这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才是陈致远最受不了的。r

见陈致远埋头不语,官羽已经这孩子吓着了,安慰道:“你放心吧,我的人会好好保护你的,我给你说只是想让你更加小心,而且现在周月灵跟你一起上下学,你得保护她的安全,明白吗?”r

“恩,明白。”如果陈致远抬头的话,官羽会发现这孩子已经面红耳赤,她并不清楚,这种在上海市随处可见的穿着会给陈致远带来多强悍的视觉冲击。r

官羽见陈致远床头上放着一个记事本,也没觉得不妥,拿起来就开始翻阅,字体虽然没有金钩铁画翩若惊鸿,但是一笔一划都见其力道,极为工整,突然,正在翻阅的官羽愣住了,这篇记字不多,但是远比其他页数的内容震撼数倍,寥寥四字,却让官羽对陈致远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放下记事本,官羽一言不发的走出陈致远的房间,但是那四个字却深深的印在官羽的心里。r

晚饭过后,几女都回到二楼休息,陈致远一人独自坐在客厅,电视开着,但是他的目光并没有放在电视上,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十指修长,很适合弹钢琴的一双手,但是放在客厅角落的那架德国Bluthner他却从没没有去碰过,因为他有很清晰的定为,现在的他,根本没有资格去碰那架天价钢琴。r

“在想什么呢?”r

后背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陈致远差点没被下出冷汗,转过头一看竟然是萧意涵女王。r

“睡不着,看会儿电视,你呢?”对于萧意涵,陈致远有敬意,但没有像对官羽那种敬畏,所以说起话来也自在一些。r

“跟你一样。”萧意涵走到陈致远身边坐下,这是两人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这不禁让陈致远心里怦怦直跳。r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人因故事而烦恼,你又有什么故事呢?”陈致远对萧意涵问道。r

萧意涵闻言一脸苦涩的笑容,对陈致远问道:“在外人看来,我们是很幸运的,拥有一张上天赐予的漂亮脸蛋,也有一份让人向往的工作,但是他们不会明白,一切的外表看似美好,其实我们跟他们一样,都是挣扎在社会中求生存的一个小人物。”r

陈致远一直以来都不是个仇富的人,而他也相信富人也有富人的困扰,所以对于萧意涵这番话十分理解,道:“不管是谁,坐拥多少家财,手握多大权利,终究只是一个平凡人而已。”r

萧意涵没想到这老实小子也有这般眼光,饶有兴趣的对陈致远问道:“你呢,准备在这个社会有怎么样的定位?”r

“定位?暂时还没有去想过,我一个大一的学生,偶尔多愁善感一下就过了,要想得多长远,还办不到。”陈致远也不想对着这么一个大美女昧着良心说话,但是现在这种时候,的确不适合给萧意涵说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r

“哎,学生就是好啊,无忧无虑。”萧意涵感叹道,随即继续说道:“你早点休息吧,我睡觉去了,明天还有个很重要的会议,生活苦啊。”r

萧意涵一走,陈致远的心一下子失落了起来,本来已经今晚会和萧意涵发生点什么的,看来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别人一个公司高层,再怎么饥渴估计也不会把自己当作目标吧,叹着气,陈致远也回到了房间,他并不知道,这段时间潜移默化中他的变化越来越大,刚住进美女公寓的时候,他连和几位美女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但是现在,脑子里已经敢浮想联翩了,恐怕再过不久,这个纯情小处男会在这美女公寓结束自己的处男生涯也说不定。r

第二天一早,陈致远还在被窝里睡大觉,就听有人‘咚咚咚’的敲门,门外周月灵大呼小叫。r

陈致远双眼迷蒙的打开门,对周月灵说道:“大小姐,今天不是没课吗?”r

“谁说没课就不用起床了,本小姐现在要洗澡,楼上没热水,赶紧去帮我看看。”周月灵气鼓鼓的说道。r

陈致远都还没清醒,揉了揉眼睛,看清眼前的周月灵,这下不得了了,本来男生早上起床就是一柱擎天,再看着穿着纱织睡衣的周月灵,顿时感觉下面快要爆血管了,纱织睡衣本就透明,更可恶的是周月灵居然还上空,胸前虽然还未发育完全成熟,但隐隐有C罩之势,随着周月灵的喘息而微微抖动,看得陈致远一阵心猿意马。r

“色狼,你还看,本小姐戳瞎你的双眼。”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周月灵似乎并不介意陈致远看到自己的身体,拉着陈致远就朝楼上跑。r

陈致远刚住进美女公寓的时候虞诗宜就下了命令,不得上楼一步,所以今天也算是陈致远第一次到二楼来,几个房间都有独立的卫生间,冲进周月灵的房间,陈致远就见到一大堆的毛绒娃娃,看来这个大学妹子童心未泯,居然还喜欢这么幼稚的东西,不过不容陈致远说话,就被周月灵直接拖进了卫生间。r

“赶紧帮我看看。”周月灵对陈致远催促道。r

看在刚才被周月灵拉上楼,胸前温润一直蹭着自己胳膊的份上,陈致远也不跟她计较她的没礼貌,喷头出来的水很小,估计是水垢太多堵塞而导致水压不够,打不燃火,扭开喷头,果然和陈致远想得一样,里面水垢都快塞满了,随口说道:“你有多久没清理过这里面了。”r

周月灵从陈致远的身后窜出一个头来,胸前紧贴着陈致远的背部,看着陈致远手中的喷头,一脸疑惑的问道:“这个还需要清理吗?”r

陈致远顿时无言,懒得跟这什么都不懂的妮子说话,只想赶紧帮她弄好然后下楼,否则的话这妮子再继续这样蹭下去,陈致远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发生点什么天雷勾地火的激情事件。r

因为周月灵紧贴着陈致远,所以这么点小事陈致远硬是花了十几分钟才完成,终于有热水出来了,陈致远松了一口气,但是这大小姐看着陈致远修好了,傻不拉唧的乱蹦乱跳,脚下水迹又多,一不小心脚下一滑就要摔倒,陈致远见状赶紧搂着周月灵,于是这两人就同时摔倒在地,而由于情况危机,陈致远随手乱抓,不小心就摸到了周月灵的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