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8章 群雄聚会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在一家精品店内,陈志远看着玲琅满目的名牌皮鞋以及价格标签,顿时感觉头晕目眩,这尼玛真是人穿的吗?就没一双低于五千,那可是五千啊,足够陈志远生活一年时间的了,而且越往里走,价格就越高,见官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陈志远不免有些担心,他怕自己的小心肝承受不了里面的那些价格标签。r

这时,走到一个柜台前,官羽停了下来,而偌大一个柜台之上,只放着三双皮鞋,八千八百八十八,一万三千五百八,一万五千八,这数字倒是吉利了,但是价格未免也太贵了些吧,陈志远忍不住扯了扯官羽的衣角,在官羽转过头时,陈志远使劲的摇头示意官羽不要买。r

“怎么,不好看?”官羽问道。r

“不是不好看,可这太贵了,就算把我卖了也买不起啊。”陈志远低声的说道,旁边那个导购员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从进门开始她便殷勤的服务两人,刚开始陈志远还挺享受的,但是当看到这些价格的时候,陈志远终于明白了,导购员的微笑不是那么简单的。r

“你放心吧,算是官姐送你的。”官羽说罢,指着那双一万三千五百八的鞋子转头对导购员说道;“把这双拿来试下。”r

导购员双眼一亮,这双鞋一卖出去,那分成可是几天的薪水啊,赶紧上前为陈志远取下来,并且带着陈志远走到试鞋区,看样子是要亲自替陈志远换鞋啊。r

服务别人陈志远倒是做得惯,但是被别人这么服务,而且还是穿鞋这种事情,陈志远真不适应,笑着对导购员说道:“我自己来吧。”r

一万三千五百八啊,陈志远脑子里不断的回荡着这个对于他来说非常恐怖的数字,额头的冷汗都渗出来了,脱掉自己破旧的运动鞋,还好今天换了双干净的袜子,不然的话,在这种高级的地方,脱掉鞋发出一阵汗臭,估计得遭白眼的。r

“先生,这双鞋子非常配你啊,和你这身阿玛尼配在一起也非常的适合,你喜欢吗?”导购员闪烁着大眼,看着陈志远说道。r

陈志远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r

“就这双吧,还麻烦你把这双运动鞋包起来。”官羽从LV的皮包里拿出一张金卡交到导购员手上,导购员兴冲冲的跑到前台。r

“官姐,这……。”陈志远一脸为难,这么贵的鞋子,陈志远不知道现在该对官羽说些什么。r

“你放心吧,这钱不用你还的,而且你今天跟我去的场合可不一般,我只是不想你丢我的脸而已。”官羽轻笑着道。r

陈志远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看看官羽那身衣服,在想想自己在家穿的衣服,走出去的确是和官羽有些不配,也不再多想,反正买都买了,又不能退货。r

阿玛尼的套装,名牌皮鞋,这一身就将近三万块,陈志远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穿在身上觉得沉甸甸的,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陈志远总觉得这些东西比红闪闪的百元大钞还要耀眼。r

“官姐,现在去哪?”上了车,陈志远对官羽问道。r

“紫金山酒店。”官羽干脆的说道。r

紫金山酒店,位于浦东新区,跟金融学院很近,还好陈志远熟悉那一带的路,否者的话,陈志远这个司机迷路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顺利达到浦东新区,停好车之后,让陈志远说不出话的事情发生了,官羽居然挽着他的手朝酒店里走去,而且胸前的温润如玉不停的与他的手臂摩擦,陈志远这个处男就算平时和女生牵牵手也会起胜利反映,更别说现在了,还好西裤比较紧,不容易露出破绽,不然的话,陈志远今天可糗大了。r

走进酒店,一个服务生马上迎了上来,一脸微笑的对着官羽说道:“官姐,他们已经来了,在二楼宴会厅。”随即用怪异的眼神看了眼陈志远。r

官羽点了点头,挽着陈志远的手继续朝电梯而去。r

陈志远见今天这个架势似乎没有对劲,不禁有些担心的对官羽问道:“官姐,今天是什么事情,平时紫金山酒店的生意很好啊,今天怎么一个人都没有?”r

“因为今天长江三角所有的黑道老大都聚在这里,整个紫金山已经被包下了。”官羽云淡风轻的对陈志远解释道。r

所有的黑道老大?陈志远顿时漏掉两拍心跳,这可不是一般的大场面啊,自己还是一个什么屁事不懂的大学生,参加这种会面,是不是有点越级了。r

“官姐,我要不还是在外面等你算了。”陈志远有些退缩的说道。r

“怎么?害怕了?”官羽表情不变的问道。r

确实是害怕了,这没什么好否认了,何况陈志远是什么社会经历,见到这种场面怎么可能不害怕,坦白道:“说不害怕是假的,小混混我倒是见得多了,但是这种上得了台面的老大,我还真没见过,而且还是整个长江三角的老大,我怎么能不怕。”r

“他们不是虎,吃不了你的。”官羽第一次在陈志远面前露出了白眼这个表情,看陈志远真的吓到的样子,感受到这家伙微微发抖的肩膀,官羽继续安慰道:“再说了,有我在,谁敢把你怎么样。”r

陈志远深吸了一口气,反正自己已经决定了一些事情,提早见见这些世面也是好的,道:“那好吧,到时候你可得保护我。”r

官羽听到这话,笑了,笑得花枝乱颤,毫无平常女王的形象,对陈志远说道:“你也太没用了吧,要我一个女人保护你。”r

陈志远也讪讪一笑,道:“我只是学生而已,虽然以前跟着爷爷学过几把架势,不过那都是随便玩玩,没认真过,要真打架,一个还没问题,超出了就只有被贬的份,我这小身板可禁不住啊。”r

“块头挺大,人也挺好,没想到胆子这么小。”官羽斜视着陈志远道。r

‘叮’,不过几句话的时间,电梯就达到了二楼,当电梯门一打开的时候,陈志远就看见了走廊上密密麻麻的站着一些身着黑色西服的家伙,个个带着墨镜,极有派头,仿佛处身于电影之中,一路走去,那些家伙官姐官姐的叫不停,不过都无一例外的把陈志远当作空气。r

宴会厅,里面发出吵杂的声音,门一打开,里面云烟袅绕,如同妖孽之地一般,那些家伙有的肥头大耳,有的一表人才,但陈志远知道,这些人的手上恐怕都沾染了不少的鲜血。r

“官大美女,你今天可是迟到了,得罚。”一个肥得流油的矮胖冬瓜看到官羽,端着一杯酒就走了上来,眼神不断闪烁,凭借男人的立场,陈志远知道他在看些什么。r

官羽也不啰嗦,接过那杯酒便一口气吞进肚子,面不改色的把酒杯还给矮胖冬瓜,道:“黄叔,这酒我喝了,这下我看你又用什么理由来灌我酒。”r

名叫黄叔的人闻言大笑,道:“官大美女什么时候也会开玩笑了,不过还真让你说中了,我还真有一个理由。”r

“哦。”官羽饶有兴趣的看着黄叔,道:“什么理由?”r

“听说你的人前段时间得罪了东少,他还来找我让我帮忙,可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没答应他,你说这杯酒该不该喝?”黄叔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让人看不清他究竟在想些什么。r

“这确实该。”官羽又接过一杯酒,这可都是没有添加物的龙舌兰,连冰块都没有加,两杯下肚,不醉也晕了。r

见官羽又要喝,陈志远抢过官羽手上的酒杯,对黄叔说道:“黄叔是吧,上次东少的事情是我惹出来的,这酒我喝了。”r

嘴唇还没碰到酒杯,陈志远就感觉有人一拳打在了自己的手上,酒杯脱手而出,掉在地上摔个粉碎。r

“你是什么东西?”黄叔怒视着陈志远道。r

陈志远毫不介意黄叔的过分举动,可惜的看了看洒了一地的酒,道:“可惜这杯好酒了,至于我是什么东西,我可以告诉你,你是什么东西,我就是什么东西。”r

在这种场合,陈志远竟然小宇宙爆发了,居然敢跟这些黑道老大顶嘴,虽然眼前这个黄叔在上海的势力并不怎么样,但是在浙江一带,他是有名的狠人,别人矮胖的身材,砍起人来,那可是利索得很,此时见陈志远竟然敢顶撞自己,一脸冷笑的看着官羽,道:“没想到你的小弟还挺冲的啊。”r

对于陈志远这番表现,官羽觉得很惊艳,但还不够,对黄叔说道:“年轻人,火气大了点,正常,不过我觉得他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r

“你……。”黄叔指着官羽,气得说不出话来,就跟一心脏病发一样,缓了好半天才对官羽说道:“好你个官羽,今天这笔账,我记下了,随即便恨恨的坐回自己的位置。r

这边发生的事情落在所有人的眼里,他们都非常好奇,站在官羽身边那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人物,居然敢得罪黄叔,而且看官羽的样子似乎一点也不在乎,难道是北方来了高干而他们没有收到消息?r

“随便找个地方坐下,今天的麻烦恐怕是不少了。”官羽挽着陈志远说道。r

“官姐,我现在心都快蹦出来了,还要来,我承受不住啊。”陈志远苦着脸低声道。r

“来都来了,还能跑掉吗?放心吧,有我在,不管今天你做了什么,我都会保你的。”官羽对陈志远保证道。r

小宇宙的爆发是偶尔的,并不是随时都能够出现的,所以等会儿陈志远还能不能像刚才那样有脾气,连他自己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