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21章 背着女王姐姐逛大街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陈志远见这些家伙都不是好人,赶紧把官羽护在身后,轻声对官羽说道:“官姐,等会儿有什么事情你就跑,我帮你拖着他们。”r

站在陈志远背后的官羽一脸迷惘的看着陈志远,这个场景,以前也发生过,只是主角不是陈志远,在陈志远那次下跪的时候,官羽就觉得他特别像一个人,而现在,官羽觉得更像了,因为他也曾经这样保护过自己,不过官羽知道陈志远有几斤几两,打趣道:“就你这身板,你认为能拖他们多长时间?”r

“我估计在他们面前也就是被秒的份,看来这次是跑不掉了。”陈志远放弃了,那几个家伙的肌肉可不是盖的,就光是一只手就能让他吃不消,他还档个什么劲。r

“辉爷请你们去他家聊聊。”一个魁梧大汉礼貌的对两人说道。r

陈志远和官羽同时眉头微皱,陈志远刚打算拒绝,官羽就率先说道:“没问题。”r

两人上车之后,陈志远一直对着官羽挤眉弄眼,意思是想问官羽为什么要去见辉爷,不过官羽当作没看见一样,望着窗外。r

辉爷住在一栋私家别墅,从外面看很普通,而走近别墅的事情,里面的装修也非常单调,给人一种干练整洁的感觉,而摆饰也很少,除了墙上的一副字,就剩下几盆陈志远叫不出名字的草。r

“一个人内心越空虚,家里面的摆饰就会越多,而相反的,摆饰越少,就说明这个人的内心越满足,看来辉爷是内心很强悍啊。”陈志远轻声的感叹道。r

官羽好奇的偏过头看着陈志远,道:“你还学过心理学?”r

陈志远讪讪一笑,道:“我哪能去学这么深奥的课程,道听途说而已。”r

“你那句话说得很对,一个人家里的摆饰,就透露出一个人的性格,辉爷不止是一个外表强大的人,他的内心更加强大得可怕,否者的话,也不会坐上今天这个位置了。”官羽说道。r

“辉爷还真是痛恨日本人啊,就没见到一个日本人制造的东西。”现代的生活,日产占据了中国吃喝住行的各大领域,几乎每家每户多多少少都能看到一些日货,但是在辉爷家里,陈志远愣是没见到一件跟日本有关的东西。r

“上次上海发生了一次抵抗日货的暴动,不少人在大街上见到日产车就是乱砸一通,搞的很多日产的私家车都不敢开上路,这件事情就是辉爷在背后一手策划的,新闻上所说的大学生,其实大部分都是辉爷手下扮的。”辉爷痛恨日本,上海黑道众所周知,不过其中原因,没人知道。r

“有势力就是好啊。”陈志远感叹道:“如果我有一天能够像辉爷那样,我肯定也会发动抵抗日货的活动。”r

“啪啪啪啪。”r

背后传来一阵掌声,陈志远和官羽同时转过头,只见辉爷拍着手,一脸笑意的朝两人走来,对陈志远说道:“小兄弟,我很欣赏你这句话,但是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r

“还能有什么为什么,就因为他们是日本人,仅此而已。”不恨不代表赞同他们的存在,而且侵华战争给华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陈志远并未经历过,但是书本的课程交代得一清二楚,他们的侵占,让拥有六朝古都之称的南京血流成河,这段历史,谁能忘?r

“哈哈哈哈。”辉爷莫名其妙的大笑起来,这不同与他面对日本人时发出的冷笑,这个笑声是发自内心的。“小兄弟,说得好,如果你以后要出来混,我辉爷第一个罩你。”r

官羽听到这句话几乎要兴奋了起来,能得到辉爷的关照,在上海发展还不是如日中天,只是陈志远的话差点让她产生杀人的想法。r

“辉爷,你开玩笑了,我这种穷学生,哪有胆量剑走偏锋这种技术含量至高的路。”陈志远苦笑着说道。r

“今天叫你来,是想提醒你,我听说你得罪了黄叔,那家伙是瑕疵必报的小人,你今后得注意一些,不然的话,很可能就回不了家了,而这件事情我也不好插手,不过你愿意跟我的话,我倒是可以出面帮你解决。”辉爷从未如今欣赏一个人,但是并非陈志远那简单的几句话,而是他能感觉到,陈志远并不是像那些愤青一样只知道嘴巴使劲,如果培养起来,陈志远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个他,到时候,他就算隐退也没什么遗憾了。r

辉爷的势力,陈志远在官羽口中了解了不少,知道他是在上海只手遮天的人物,如果能当他的小弟,恐怕横着走也没人敢管自己,但是陈志远并不像这样,在表面,官羽和他相处这么长的时间,他也没有表露一点想要剑走偏锋的想法,就是不想去借助外力让自己上位,而现在,也是同样,他不想靠着辉爷的势力往上爬。r

“辉爷又说笑了,我只是大学生而已,何况警察那么多,那个黄叔要是找我的麻烦,我就拨110足以,不是有句话说得好,有困难,找警察嘛。”陈志远笑着说道。r

辉爷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这就随便你了,不过有困难,那些警察又没用的话,你可以随时来找我。”r

辉爷本来要留下两人吃饭的,不过两人都已经饱餐一顿了,只好婉言谢过,离开了辉爷的别墅。r

因为这里是私家别墅,想要打车简直难如登天,两人只好徒步而行,不过今天官羽穿的是一双高跟鞋,没过多久脚踝就开始生疼了,陈志远见状,对官羽说道:“官姐,要不你把鞋脱了吧,我看你这刑具穿着也挺痛苦的。”r

“不用了。”官羽摇着头道,在这水泥路上,她那白嫩小脚岂不是更痛苦,而且每月她得花不少钱保养那双精致玉足,她可不想玉足受到伤害。r

陈志远猜透了官羽心里的想法,说实在的,要那双玉足光着脚丫在水泥路上走,陈志远也是会心疼的,说道;“要不我背你吧,在这么走回去,恐怕不残也瘸了。”r

女人爱漂亮是天性,而官羽这种美女更加是特别注重自己的外表,一想到自己有可能今后走路真的会一瘸一拐的就忍不住心里发寒,无奈之下,官羽只好趴在了陈志远的背上。r

肌肤的接触,陈志远又有反映了,特别是双手抱着官羽丰满而充满弹性的大腿,背脊感受到官羽胸前的挤压,陈志远陷入了无尽的瞎想之中,好不容易走上街头,放下官羽的那一刻,陈志远充满了不舍,今天和官羽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陈志远还来不及回味,时光就要过去了,回到美女公寓,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女王始终是女王,虽然偶尔会露出小女人的姿态,但是女王的身份永远不会变。r

家里几个女人都回来了,当她们看到陈志远身上那件西装的时候,都惊讶得目瞪口呆,就连平时什么事情都保持着云淡风轻的萧意涵也不例外。r

“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对吗?”看着几人的眼神,陈志远有些不解的问道。r

“把衣服脱了,给我送到楼上。”官羽冷冷的对陈志远说道。r

“恩,好。”陈志远回到自己的房间,小心翼翼的脱下西装,可还没换上自己的裤子,外面那几个女人就全部冲了进来。r

“你们想干什么?”陈志远下面只穿了一条小三角,捂住胯下,一脸惊恐的看着几女。r

“能干什么,难道我们还能把不吃了,只是想问你个事情。”苏思维平时和陈志远也打得火热,而且苏思维还和陈志远做过最近距离的接触,所以苏思维对陈志远也没有丝毫的顾忌,直接走到陈志远面前,对视说道。r

陈志远一脸苦笑,道:“有什么事也等我穿好了再问啊。”r

“不行,现在就要问,今天你和官姐去什么地方了,怎么会穿这套衣服?”苏思维瞪着陈志远问道。r

见这情况,陈志远也不反驳了,说道:“今天去给官姐当司机,送她去紫金山酒店,至于这套衣服,是官姐看我平时穿得太寒酸所以才借我穿的。”r

“就这么简单?”虞诗宜也加入了阵营当中,虽然陈志远现在的模样让她不好意思目光往下看,如果不是有其他人在场,恐怕这样面对陈志远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现在情况特殊,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r

“不然还能做什么。”陈志远一脸委屈,这几个女人就跟审犯人一样,她们也不用脑袋好好想想,他和官羽之间又能发生什么事情。r

听着官羽下楼的声音,几个女人赶紧撤退,周月灵临出门前对陈志远说道:“这事还没完。”r

换好自己的衣服,虽然气质不再,不过陈志远还是觉得自己的穿着轻松自在,符合他的风格,把西服整整齐齐的叠好之后,连带着那双鞋,陈志远一齐拿出了房间。r

“官姐,放在哪?”陈志远见官羽坐在沙发上,问道。r

“把鞋放回你的房间,其余的放我房间的床上。”女王官羽姐看着电视,目不斜视的说道。r

以前下过禁制令,陈志远不得上楼,都是那次周月灵洗澡出了问题陈志远才上去过一次,但是没想到今天还有机会走进女王的房间,陈志远压抑着内心的兴奋,朝二楼走去。r

官羽的房间布置得很简洁,看来她和辉爷一样是个内心强大的人,陈志远把西服放在床上之后就准备转身离开,但是当他转过头的时候,陈志远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