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20章 女王化身小女人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长江三峡的黑道聚会是在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聚会并不是要商量干什么大买卖,而是彼此认识,相互不对眼的人也可以在这个时候结束恩怨,说白了,这就是一次各老大解决矛盾的时候,大街上的提刀百人大战已经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根本不可能这样,虽然在地方能那些官员能够包庇这些人,但是万一事情闹大,传到上头,来一次洗黑,这里的人都跑不掉,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才会举行这种一年一次的聚首。r

这时,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跟陈志远年纪相差不大,剪的小平头,肩膀上纹身是一条过肩龙,极有气势,不过他的体态就有些不敢恭维了,步伐轻浮,一看就知道是终于过度导致了肾虚。r

“前几天,我纤手会和过龙堂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我纤手会的十多个兄弟都住进了医院,我想过龙堂该给我一个解释了吧。”年轻小伙儿走到众人面前,中气不足的说道。r

“这纤手会是一个小帮派,平日里都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黑得纯粹,至于过龙堂,辉煌一时,但是上任老大漂白之后,过龙堂就陷入了低迷,成为上海市最不入流的黑道帮派,跟纤手会同等级。”官羽对陈志远解释道。r

陈志远没有搭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r

这时,一个年轻力壮,一看就给人一种一拳打死牛的肌肉男站了起来,对那个纤手会的年轻人吼道:“小白脸,你那什么纤手会,洗白白等着女人来包养不是更好,还混什么黑,这可是男人的游戏。”r

纤手会的年轻人恨得咬牙切齿,说道:“李庆,你别欺人太甚。”r

名叫李庆的肌肉男不屑一笑,:“你不知道黑势力入侵校园会引起多大重视吗?但你他妈的专门干这些勾当,骗小妹妹做鸡,迟早有一天会闹出事,我过龙堂就是看你不顺眼,怎么样,有本事和爷爷单练。”r

论拳脚,纤手会的年轻人肯定不是李庆的对手,他本来是想今天趁着这么多老大在一起,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但是没想到现场没一个人站起来帮他说话,这让他有些手足无措,如果在这里没人愿意帮他的话,那么走出紫金山的大门,纤手会估计就不复存在了。r

“这些小事我没兴趣听,滚。”一直在一旁非常低调的辉爷终于发话了,而他这句话,几乎让那个纤手会的年轻人吓得尿颤,赶紧离开了宴会厅。r

“辉爷,有件事情你得给我做主,我上次一批货被青衫的人抢了,他们虽然承认了,但是一直不肯把货还给我。”一个人鼓起勇气站起身来道。r

“货?”辉爷一阵冷笑,道:“用毒品来毒害自己的同胞,你以后也不用混了,有本事,把毒品运到岛国去,我辉爷第一个佩服你。”r

接下来有不少人都说出了自己的恩恩怨怨,这些事情对陈志远来说都是值得惊讶的,但是辉爷似乎没有一丝兴趣,最终提早退场,而在辉爷走了之后,官羽也拉着陈志远离开了紫金山。r

开会美女公路的路上,官羽好奇的看着一脸轻松的陈志远,问道:“今天那些事情恐怕你只在电影镜头里面看过吧,但是我没想到你还能做到如此云淡风轻。”r

陈志远一脸自在的笑了笑,道:“虽然值得惊讶,但是就如同你说的,社会是个不同与学校不同的生态坏境,我迟早会踏入社会,早知道这些,也免得以后走错了路。”r

“走错路?你以后的路是怎么打算的?”官羽饶有兴趣的问道。r

“大学毕业,安安分分的找份工作,如果有机会考上公务员的话,这当然是最好。”陈志远这个说法估计是代表了大多数的大学生,现在的大学,不像以前,只要有一个大学文凭,走到哪都是高新雇佣,而现在,满地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陈志远所说的,已经是很好的情况了。r

官羽也没接着陈志远的话继续问,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陈志远还远远没有成熟起来,或许有一天,某个契机,陈志远不会再坚持现在的想法。r

回到美女公寓,官羽饥肠辘辘,饿得‘咕咕’的叫,而冰箱里面也没有食材,陈志远下了一碗面,官羽吃得狼吞虎咽,第一次在陈志远面前展现了她小女人的一面,而陈志远也看得有趣,这种时候的官羽,少了那份冰冷,多了一丝人性气息,似乎更加容易接近了。r

察觉到自己在陈志远面前的不雅举动,官羽似乎也有些尴尬,动作一点一点的慢了下来,直到整碗面吃完。r

“你怎么不吃?”光顾着吃的官羽这才察觉到,陈志远面前空无一物,貌似这小子就光看自己吃了。r

“冰箱里就剩下这么多了,我看你饿就让你吃了,我反正也不怎么饿。”陈志远一脸微笑的说道。r

“这怎么行,都快四点了,走,今天你的表现不错,官姐带你出去吃好的。”官羽说罢,拉着陈志远就往外走,今天的官羽,格外的小女人,而她也丝毫不介意在陈志远面前表现出温柔的一脸。r

被官羽挽着手,陈志远仿佛在梦中一般,虽然官羽不像周月灵那妮子挽着自己的时候还用胸贴着自己的手臂,但是这类的接触已经让陈志远非常满足了,毕竟一个是邻家女孩,一个是女王,这是不同的档次。r

两人没有开车,就这样漫步街头,那些男人看到官羽的时候,一个个都是垂涎的表情,而看到官羽挽着的陈之后之后,那个羡慕嫉妒恨啊,巴不得陈志远马上被车给撞死,陈志远很享受这种感觉,毕竟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虽然今天官羽愿意挽着他,但是鬼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所以陈志远尽量在这个画面深刻在脑海里。r

下午四点过,一般的餐厅都还没有开门,而他们走到临近的一家高级西餐厅的时候,更是大门紧闭,陈志远以为他们又得换地方了,只见官羽摸出电话,拨号之后只说了一句‘我现在店门口’之后便挂了电话,不过多久,一个人便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把门打开,请官羽和陈志远两人进去。r

“这就是权利,想要吗?”官羽现在的表情就如同在勾引小朋友做不道德的事情一般。r

陈志远摇了摇头,道:“权利只是一件华丽的外衣,不适合的人穿着,只会万劫不复,我就是那种不适合的人。”r

官羽瘪着嘴,有些不高兴,放开陈志远的手,自己朝餐厅里走去。r

这家餐厅很高级,高级到陈志远以前走门前过的时候都会自惭形秽,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坐在这家餐厅的餐桌旁,等着服务员来侍候。r

陈志远喝过酒,但是大多仅限于冰啤和二锅头,红酒也最多就是几十来块钱的普通长城,当听到官羽点了一瓶叫什么‘拉菲’的时候,陈志远不禁好奇的问道:“官姐,拉菲是什么东西?”r

“红酒,很高级的哦,今天你运气好,他们刚好有货到,平时一般是喝不到这种年份的。”官羽似乎对红酒研究很深,对陈志远继续说道:“红酒这种东西喝的就是年份,年份越好,酒的价格就越贵,而且不同的庄园出产的葡萄,也会影响到成品酒的价格。”r

“喝酒而已,需要这么讲究吗?”陈志远有些不信的说道。r

“这就是人生的享受,否者的话,那些人干嘛这么拼命的赚钱。”官羽说道。r

对于这些,陈志远才不会去在乎,这恐怕都是那些自以为贵族的家伙玩弄的游戏,他这种平民,哪有那资本。r

西餐,这是刀叉的舞台,陈志远这种用惯的筷子的家伙怎么使唤得来,左右不顺手可急坏了陈志远,索性用手拿着就开啃,也不在乎官羽异样的眼光,啃得满嘴是油,形象?这玩意能抗住肚饿?陈志远没那心思去在乎。r

官羽看着陈志远夸张的吃法,震惊得目瞪口呆,好几次想提醒陈志远注意形象,这里是高级场所,但是看陈志远吃得如同恶鬼一样,又不忍心去打断他,直到陈志远啃掉一整块牛排。r

“你这家伙,难道就不知道注意形象这个问题吗?”官羽无力的看着陈志远,幸好现在不是就餐时间,否者的话,这脸就丢大了。r

陈志远拿着纸巾摸了摸满嘴的油,吞进嘴里最后一块牛排,说道:“刀枪棍棒都耍得有模有样的那是周杰伦,我可只会用中国双截棍而已。”r

官羽第一次看到说话如此风趣的陈志远,不禁笑得花枝乱颤,可见这个冷酷女王的笑点很低啊,这大笑的风情,恐怕见过的人不少,而见过的男人,就更加稀有了,陈志远很幸运的成为了其中的一员。r

“吃饱了吧?”官羽问道。r

陈志远点了点头,道:“分量不多,不过牛肉挺扎实的,足够了,再吃就撑了。”r

结账,因为是刷卡,所以陈志远并不知道这一顿花掉了官羽将近一万快大洋,两人踏出西餐厅的门口还不到两步,一辆面包车迎面而来,从车上蹿下五六个身材魁梧的家伙,看样子是来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