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9章 意义非凡的拥抱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宴会厅,陈志远如坐针毡,他能很明显的感受到四周不断的有目光望向自己,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刚才自己头脑发热的举动,也不知道得罪了那个黄叔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他的势力在浙江,而这里是上海,强龙斗不过地头蛇,自己是官姐的地盘,想必他也不敢做得太过分吧。陈志远在心里这样自我安慰,不过他不知道,黄叔的势力不仅仅是在浙江而已,上海他也有自己的势力,而且就凭他在浙江的地位,一句话,还不能叫人在上海为他卖命?r

宴会厅所有人都在好奇官羽身边那个年轻小伙儿的身份,看他那一身名牌,应该是个不俗的角色,但是在上海这个地方,他们并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物,而最近也没什么消息有高干子弟或者大佬来上海的消息,一时间,陈志远的身份成了一个谜,而这里的所有人都想解开这个谜团。r

而这时,宴会厅又走进一个人,略显年轻,不过估计至少也是而立之年,跛着腿,一拐一拐的,这样的人,走在马路上,绝对不会让人多留恋看一眼,而此时,这个跛着腿的家伙一走近宴会厅,原本嘈杂的宴会厅顿时安静了下来。r

“这是长江三峡黑道的龙头人物,叫徐秉辉,不过大家都习惯叫他辉爷,就是年长的老一辈也这样称呼他,他的势力,大到你无法想像,而且为人非常爱国,死在他手下的小日本,不计其数,所以道人的人都对他尊敬有佳。”官羽轻声对身旁的陈志远介绍道。r

陈志远虽然不属于愤青一列,但是除了比较钟情与岛国的爱情片之外,对那些小日本并没有什么好感,听到官羽说这家伙手下有很多条小日本的人命,心里不禁也有些敬佩,现在网路上的愤青多了去了,但是大多数都是躲在电脑后面的小蚂蚁,力量微不足道,除了语言攻击什么也做不了,不像这个辉爷,不说只做。r

“官姐,今天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就不怕局子那些家伙来找麻烦,这一锅端可是能立下不少功劳啊。”这么明目张胆的聚会,陈志远就不相信那些警察没有收到消息,但是他们依然如此无所顾忌,这让陈志远有些好奇。r

官羽摇了摇头,道:“你不懂现在的社会生态,等你出校园以后,就会慢慢明白了,黑白两道看似势不两立,但是政府高干和那些局长,都不愿意得罪黑道的人物,而且当中有很多家伙都和黑道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端了我们,就相当于断了他们的财路,也不妨直接告诉你,这次的聚会,那些警察非但不敢来捣乱,反而是在周边布置了很多人,保护这些家伙。”r

陈志远一双眼睛瞪得跟二筒似的,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警察来保护这些黑道的人,这对他来说太不可思议了,社会很复杂,但是却没想到复杂到这种程度。r

“没什么好惊讶的,现代人,都为了钱字生存,自私自利导致他们早就把清廉抛诸脑后,贪赃枉法这些事情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又有多少能够出淤泥而不染,能保持住两袖清风呢?”官羽表情云淡风轻,对于这类事情,她见识得太多,局长,市长,省长又怎么样,遇到敌不过的黑道,一样只有点头哈腰的份。r

陈志远叹了口气,道:“以前听过一个笑话,大概就是官员对于匪徒的阿谀奉承,以前一笑置之,但是听过你的话知道,顿时明白,原来有些笑话之中是暗藏真理的啊。”r

“还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以后我会……。”官羽似乎察觉自己说错了话,改口道:“当你出社会之后,你会明白得更多。”r

陈志远默默的点了点头,将官羽的话字句不漏的记在心里,在美女公寓他的房间里,除了一本专门用来写日记的本子之外,陈志远还有一个日记本,那是专门用来几下官羽所说的每一句话,这个举动,在陈志远写下‘心有猛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上面的记载,恐怕让官羽看到她也会忍不住惊讶一番。r

辉爷来到宴会厅之后,只说了一句‘大家有什么说的继续’之后,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一言不发,很多人都跃跃欲试的上前想跟辉爷搭话,但是都没有那个勇气,辉爷的事迹在黑道中流传甚广,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所以在面对辉爷的时候,始终不敢放松心态。r

“致远,上去和辉爷打个招呼。”官羽对陈志远的称呼从‘喂’变成了致远,这让陈志远恍如幻听,顿时有些喜上心头,这短短的两个字,立马让两人的关系变得比以前亲近了很多。r

“官姐,还是不要了吧,你看看那些家伙蠢蠢欲动,看样子都想去跟那个辉爷打招呼,但是心里都有些顾忌而不敢去,你让我一个小毛头去,我怕得罪了那个辉爷,到时候事态就严重了。”陈志远推脱道,那些家伙都不敢去,他一个大学生而已,见血都有些心惊肉跳的,哪敢独自去面对一个手染鲜血的人物。r

“看别人不敢你就不敢了?只是打个招呼而已,能出什么错,至于得罪到他吗?”官羽怒其不争的看着陈志远,今天她并非是要陈志远当她的司机,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让陈志远在辉爷面前露个脸,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自己都不是很清楚。r

“官姐,你看他旁边那两个家伙,凶神恶煞的,恐怕我还没靠近辉爷就被拦下来了。”陈志远指着辉爷身旁的两位保镖说道。r

“好吧,不去算了,今天买的这双鞋,你以后慢慢还给我吧。”官羽不知道该怎么说服陈志远,只好威胁道。r

“不是吧,官姐你……你不是说过……。”陈志远吓得说不出话来,一万多快啊,陈志远上哪去找这么多钱。r

“说过什么,我怎么不记得了,不过如果你愿意去的话,我就不追究这笔钱了。”官羽双手抱胸,不容拒绝的说道。r

钱啊,陈志远的命啊,一万多块更是陈志远的命也补不回来的,想着那五个数字,陈志远一咬牙,硬着头皮站了起来,道:“官姐,你说话可要算数。”r

“当然。”官羽终于又露出了微笑。r

死就死吧,反正一万多块也是会要他命的,陈志远挪着沉重的脚步朝辉爷走去,而此时宴会厅不少人都发现了陈志远的举动,都眼睁睁的看着陈志远。r

果然不出陈志远所料,还没走近辉爷,他就被两位保镖给拦了下来,两个大块头挡着,陈志远根本无路可走,只好说道:“我没有恶意的。”r

“离开这里,否者的话,我会不客气的。”其中一个保镖声音低沉且沙哑的对陈志远说道。r

“离开这里的话,也会有人对我不客气,所以你不用威胁我,皮肉之痛又哪能比得上烧钱的心痛呢。”陈志远说了一番让两位保镖云里雾里的话,这句话,恐怕在场除了他和官羽之外,没人能够听懂。r

辉爷似乎看到了陈志远,咳嗽了两声,两位保镖自动让位,陈志远三步并两步的走到辉爷面前,礼貌的伸出右手,道:“辉爷你好,我叫陈志远。”r

当看到陈志远伸出双手的时候,辉爷愣了一下,已经多少时间没人敢跟他握手了,这双手,似乎永远也洗不干净上面的血腥味,而每当他伸出手的那一刻,都是血溅满地。r

“小日本的血,值得欣赏,虽然恶臭,但是能带来异样的兴奋。”陈志远见辉爷迟迟不伸手,继续说道。r

这下辉爷更是愣住了,李逸飞这番话说得直白,在他面前,从未有人敢提起小日本这三个字,更没有人敢与此同时找他握手,不过愣了片刻之后,辉爷满脸笑容的站了起来,给了陈志远一个男人之间的友情拥抱,随后对陈志远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跟谁混的?”r

陈志远闻言,一脸尴尬的说道:“我叫陈志远,不过我只是一个大学生,没跟谁混。”r

“大学生?辉爷有些惊讶的问道:“你是大学生,怎么进得来这里,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r

陈志远讪讪一笑,道:“紫金山酒店二楼宴会厅,我也知道今天坐在这里的人每个都是黑道上的老大,不过我没走错地方,我今天是来给人当司机的。”r

“哦?”辉爷饶有兴趣的问道:“给谁当司机?”r

“官羽。”陈志远干脆的回答道,他不知道这个被黑道供奉在神坛上的人知不知道官羽这个人,但是既然辉爷问起了,他照实说,准是没错的,而且在没接近过辉爷的时候,陈志远听了他的事迹,感觉他很可怕,但是现在,陈志远觉得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r

“官大美女啊,你不错。”r

在几句闲聊之后,陈志远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刚才的那一拥抱,陈志远并没有觉得什么,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非常的讶异,那个黄叔也不例外,眼神更是让人捉摸不透。r

“你小子行啊,只是让你过去打个招呼而已,没想到还来一个拥抱,看看那些家伙,估计现在都把你认为是某个厉害人物呢。”官羽很好奇刚才陈志远和辉爷说了些什么,但是这件事情是由陈志远去面对的,澄清分明的官羽不打算去过问这件事情。r

“其实,我觉得辉爷并不是表面那么冷酷,或许他的冷血只是在面对那些日本人的时候。”陈志远看着不远处的辉爷,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