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30章 发飙的女王姐姐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陈志远这辈子都没想过,有一天他竟然会在大埋活人的现场,亲眼看着这些家伙一脸痛苦的被一堆堆的沙石所掩埋,这震撼的场景,比他拿刀刺向黄叔的时候还要来得惊心动魄,而一旁的辉爷似乎对于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操作挖土机的三娘更是变态,看他那一脸兴奋的模样,陈志远极度怀疑这个家伙是个心里变态。r

将大坑恢复原貌,三娘提着两大桶汽油洒在泥土之上,过了半个小时之后,三娘摸出打火机,一把将这里点燃,熊熊大火让人有些发烫,这一连串的事情一气呵成,看来三娘已经养成了这种习惯,再想想已经停在这里很久的挖土机,看来这里掩埋过的日本人不少啊。r

“今天发生的事情是不是有些难以接受。”回程的路上,辉爷一脸笑意的对陈志远说道。r

陈志远脸色苍白,想装逼也没有办法,连连点头,道:“确实是有些。”r

“以后习惯了就好。”辉爷说道。r

陈志远闻言,额头立马浮现三条黑线,这种事情他以后绝对不会来第二次了,答应辉爷的条件也算完了,陈志远可不想去为这些事情而适应,在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后,虽然对陈志远影响很深,可是难得的是,陈志远并没有放弃剑走偏锋的这个想法,就如同官羽所说,现在混黑,靠的是脑子,并不是蛮力。r

和辉爷分道扬镳之后,陈志远回到了美女公寓,而官羽已经换好了请便的服装在客厅里看电视,依旧是女王的姿态,女王的性感,不过今天有些不同,V领T似乎比以前更低了,白白的胸脯呼之欲出,看得陈志远一阵血液澎湃,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下子烟消云散。r

陈志远也没着急回房,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不过眼神时不时的都会朝官羽身上瞄,对于其他几女的性感,陈志远已经见得多了,但是官羽的小露性感,这可不是经常发生的事情,难得遇上了,如果不多看两眼,岂不是亏本了。r

“今天辉爷找你什么事情?”官羽看着电视,目不斜视的对陈志远问道。r

今天发生的事情?那可就是震撼人心了,不过陈志远可不能说出来,虽然辉爷没对自己警告什么,但是陈志远也不傻,这些事情不是可以随意透露的,道:“问了些有关我刺杀黄叔那晚的事情。”r

官羽似乎早就猜到了,点了点头,继续看着电视。r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官羽又穿的这么性感,难免会对陈志远造成一些暗香浮动的诱惑,这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可痛苦了,欲火焚身,却只能远观而不能亵玩焉,或许的上天给了陈志远这么个机会,就在官羽起身起拿水的时候,陈志远发现官羽走路一瘸一拐的,左腿好像是受了什么伤,脚踝上微微浮肿。r

“官姐,你脚怎么了?”陈志远关心的问道。r

官羽笑了笑,道:“今天不小心把高跟鞋踩进排水渠的缝隙里面,把脚崴了一下。”r

“看跌打医生了吗?”陈志远看得那个心疼啊,那精致玉足可是人间极品,要是留下很后遗症,那就真的可惜了。r

“这点小事哪用得着看医生,休息两天就好了。”刚崴到的时候,官羽想过去看看医生,但是当时不是很疼,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但是直到回家之后,她才发现脚已经肿了起来,走路一阵阵生疼,想去医院的时候,已经有心无力了。r

陈志远一听,着急了,到厨房找了一瓶跌打酒,对官羽说道;“你先坐下,我用跌打酒帮你揉揉,血气不通,以后很容易造成行走障碍的。”r

官羽笑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不就是崴了一下,两天就好了。”r

陈志远当然知道要不了两天就好了,但是眼下可是一个机会啊,零距离接触官女王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坚持道:“我以前在老家的时候经常扭伤,久病成医,我给你揉揉会好很多的。”r

官羽见陈志远这么坚持,也就不再拒绝了,将脚放在沙发上,道:“你可得轻点。”r

外表再强势的女人,也有脆弱的一面,陈志远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下手很轻,将官羽的玉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跌打酒在手掌间揉散之后,轻轻的顺着官羽脚踝浮肿的地方往下柔,滑嫩的肌肤吹弹可破,不愧是极品女人,陈志远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恋足癖,恨不得在官羽的玉足上亲上两嘴。r

官羽没想到陈志远下手这么温柔,非但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疼,反而是非常舒服,看来他的‘久病成医’还是真的,说道;“没想到你还真有一手。”r

“嘿嘿。”陈志远得意的笑着,一边感受官羽玉足给他带来的异样快感,一边对官羽说道;“山坳里没有什么精密的医疗设备,扭伤了,都是靠着按摩才好的,我经常受伤,自然也就会一些了。”r

“你给我说说你家乡的事情吧。”官羽好奇的问道。r

“我的家乡,就是一个穷山坳而已,有什么好说的。”每个人对于家乡都有一丝特别的感情,但是陈志远没有,在那里,他没有快乐的童年,成长的经历之中只有痛打和辱骂历历在目。r

“那你说说你的童年呗。”官羽似乎又卸下了女王的姿态,如同一个好奇宝宝般看着陈志远,大大的眼睛闪烁着好奇的光芒。r

“我的童年可是不愉快的,你要听吗?”陈志远转过头对官羽说道,这时他才发现,官羽因为跟自己聊天,完全没有注意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而且弓着腰,胸前一大片的雪白已经呈现在陈志远的眼前,甚至里面的黑色蕾丝边的内衣也被陈志远看得一清二楚。r

“说吧。”官羽确定道。r

“有个小孩,他原本有幸福的一家,而他老爸也是个不平凡的人,不过在某次意外中,他老爸死了,于是邻里之间都不待见他们家人,从小不止被邻居的小孩欺负,就连那些大人看到他也经常当面辱骂他,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他还有妈妈和爷爷,但是直到某天,他爷爷也去世了,这个小孩在那一刻才明白,他已经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所以他应该扛起家里的责任,于是,他每天勤学知识,想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但是这一切并不是那么简单,直到他的成绩第一竟被他同班一个有钱人家的爸爸用钱买走,他才知道,知识在钱面前,什么都不是,所以他想要很多的钱,但是一个小孩,又哪去有那么多钱呢?终于在一天,他发现原来拣破烂是能够换钱的,虽然很少,但是能够积少成多,于是从那一天开始,这个小孩每天放学之后都会到处去捡钱,终于,他存够了一张红色的钞票,当他准备高高兴兴拿回家的时候,他的一位同学突然说他偷了自己的钱,而也在他的书包里搜到了一百块钱,因为他家境贫寒,根本不可能会有这么多钱给他,那位老师也就认定了那钱是他偷的,不仅告诉了他妈妈,还把另一个小孩的家长也喊道了学校,那个家长得知自己小孩的钱被偷,直接当场对那个被认为是偷钱的小孩拳打脚踢,甚至更严重的是,要那个小孩的妈妈跪下向他们道歉。”陈志远表情黯然的说道。r

“最后,那位妈妈跪了吗?”官羽此刻如同一个受伤的小女人,看着陈志远的眼神,眼泛泪光。r

陈志远苦笑着回答道:“那小孩家里没钱没势,不跪还能怎么样。”r

“这是什么道理,自己的小孩被人冤枉,还被人打,却还要自己下跪。”官羽一脸愤怒的说道,完全忘了脚上的伤,这一动静大,马上就一阵刺痛传来。r

“你别激动,可别伤了这么漂亮的玉足了。”陈志远紧张的说道。r

“恩?”官羽似乎觉得自己刚才产生幻听了,但是那种感觉又有些真是,对陈志远问道:“你刚才说的什么?”r

陈志远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转移话题道:“我说最后那位妈妈还是下跪了,因为对方有钱人家,根本就惹不得,连村长都会让他三分。”r

“这种人,就该让他来这里见见世面,让他知道,他那几个臭钱还到不了耀武扬威的地步。”官羽恨恨的说道,以官羽的精明,如果不是陈志远这个故事足够悲剧,恐怕刚才脱口而出的话必定会被官羽追究的,看来有个悲剧的童年也不算坏事,至少在这种时候也派上了用场,而且还让陈志远偷看了这么长时间的胸前风光。r

“确实。”陈志远认可道,虽然那家人在山坳的确是算有钱人,但是来到上海,他什么也不是,所以陈志远才会决定来这座城市,在这里打下基业,他才有衣锦还乡的一天。r

“揉的差不多了吧?”官羽觉得自己的脚踝已经好了很多,想抽回腿,但是陈志远竟然不松手,她不得不提醒一下陈志远。r

第一次摸着女王的玉足,陈志远哪能够,所以完全没有察觉官羽刚才想缩回自己的脚,直到官羽提醒自己,他才惊觉自己似乎有些失态了,不过这个时候可不能失了方寸,仔细看了看官羽的脚踝,道:“恩,差不多了,这两天记得不要随意走动,应该很快就会好的。”r

“时间差不多了,你去煮饭吧。”官羽看了看时间,她们也应该快回来了,对陈志远说道。r

陈志远每日这个时候做饭,他已经养成了习惯,又怎么会不知道煮饭的时间到了呢,但是这个时候他可不能站起来啊,不然的话,某个小帐篷让官羽看到了那还得了。r

“恩,我再坐坐。”r

“时间差不多了。”r

“我坐一会儿就行。”r

“她们快回来了。”r

“再等等,马上就好。”r

“什么马上就好,现在就去。”r

直到女王姐姐发飙,陈志远才以迅雷之势冲向厨房,还好已经塌了一般,不然的话,绝不可能逃出官羽的金睛火眼,看来以后不能再得意忘形了,否者的话很容易出大事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