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29章 虎人‘三娘’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中日之战,早就在历史上演过无数次,而此时,在一间小小的酒吧之中,这场战争又将拉开序幕,辉爷是故意找碴的,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见所有日本人都站了起来,似乎要打算帮忙的样子,辉爷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种笑意,陈志远看了也觉得彻骨的冷,更别说酒吧老板了。r

“辉爷,有什么我们进包厢再说。”老板不希望在自己的地方发生流血事件,更加不希望他所以的身份地位都高人一等的日本人受到任何伤害。r

“不需要了,我看这里环境就已经足够好了,而且还有这么多人陪我,再不满足,岂不是被别人说我贪心?”辉爷冷笑着说道。r

“诶……。”酒吧老板叹了口气,他知道今天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他能够阻止的了,而这家酒吧也算是开到头了,有句话说得好,狗急了也会跳墙,酒吧老板从心里害怕辉爷,是因为道上威名所致,而当他看到辉爷身边不过是跟着三个保镖,就算加上陈志远和他本人也才五个人,在人数上,他占尽优势,所以脑子里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就在这家酒吧,让辉爷从此消失,给保安打了个暗号,让保安把门关上,随即偷偷的拨了一个应急号码,脸上的表情顿时放松了不少。r

酒吧老板的举动在辉爷和陈志远眼里并没有逃过,两人都清楚他做了些什么,陈志远有些担心,毕竟他们人数众多,真要打起来,恐怕也是一场苦战,而反观辉爷,老神在在的模样,似乎没有丝毫的担心。r

酒吧老板的动作逃不过辉爷的眼皮,而他没有丝毫的担心,是因为外人恐怕都不知道,就他身后这三个家伙,都是退役的特种兵,对付这些小角色,以一敌十没有丝毫的问题,就算这些日本人都一起上,恐怕也只有被虐的份。r

“老板,早就听说过你这里只招待日本人,可我就是不明白其中道理,你一个中国人,为什么会开一家这样的店呢?”辉爷好奇的看着老板,对于这些人,辉爷都抱持着一丝好奇的态度,就比如说那些哈日的年轻人,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连自己国家的文化都还不能完全了解,偏偏就要崇洋媚外,特别是那些连日语都听不懂的,难道每天叽叽喳喳在耳边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r

为什么要开一家这样的酒吧?恐怕外人无所不知吧,老板对于日本的文化特别崇尚,所以才会这么做,但是他可非常清楚辉爷是什么样的人,不敢这样对辉爷说,支支吾吾道:“这个,我以前在日本留学,所以回来就开了间这样的酒吧,其实主要是招待那些我在日本的朋友而已。”r

“呵呵,看来你这里还是一个私人会所啊,不过,是日本人的。”r

这时,本来关上的门大开,从外面冲进一群凶神恶煞的人,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而看到这些人,老板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对于辉爷的态度也强硬了起来。r

“辉爷,你看我这里是做生意的,也不想闹出什么事情来,你来光顾,我欢迎之至,但是如果要来闹事,我就只有得罪了。”老板对辉爷说道。r

辉爷转头看了看刚才来的那些人,二十来个,个个块头高大,一身肌肉爆发力十足,不过这些在健身房刻意锻炼出来的肌肉,辉爷抱着严重的怀疑态度,就凭鼓起来那些地方,就真的能伤人吗?r

“呵。”辉爷一声冷笑,道:“看来你这里不是很欢迎我啊,既然如此,三娘,去看看那群小朋友有多厉害。”r

三娘?当陈志远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愣了一下,难道他眼拙?在辉爷背后的这三个家伙中还有一个女人?但是随之陈志远就看到了叫三娘的那个人,他非但不是女的,而且长得极为粗狂,浓眉大眼国字脸,要多阳刚就多阳刚,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这么MAN的一个男人会被辉爷叫三娘。r

三娘,名字虽然让人不能接受,但是其身手可是让陈志远彻底傻眼,大块头丝毫不输敏捷,二十来个人,不过转眼瞬间,就被三娘放倒了4个,躺在地上嗷嗷直叫,而当所有人还没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三娘已经又回到了辉爷的身后,静静的站着,似乎刚才发生的事情与他无关。r

“看来你这些手下太弱了些。”辉爷看着老板笑说道。r

老板没想到辉爷身后的家伙居然这么厉害,这还只是一个人出手了而已,如果三个人都出手,恐怕这二十多号人连一个回合也扛不住,此时不禁有些后悔,为什么会脑子发热的想要对付辉爷,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了。r

“辉爷,我敬重你是因为你道上的身份,你别以为我好欺负。”老板咬牙切齿的看着辉爷说道。r

在长江三角这块地头,就从来没有人敢对辉爷不敬,或许以前有,但是都已经成为了历史的人物,辉爷以前年轻气盛,只要有人敢对他不敬,那人必死无疑,而现在,辉爷稳重了很多,不会因为一两句话就被激怒,这就是人的成长,在这方面,辉爷做得很好,否者的话,也不会坐上今天的位置,所以即使老板的话已经触犯到他,他也没有丝毫的怒意。r

“我今天是来这里消费,但是你将我拒之门外,抛开身份不说,我今天只是一个顾客,你没必要敬重我,因为你敬重的都是这群‘身份高贵’的……。”r

辉爷话还没说完,陈志远在一旁接话道:“辉爷,可千万别侮辱了猪狗,他们是禽兽不如啊。”r

辉爷笑了笑,对于陈志远说的话非常赞同,对老板说道:“我兄弟的话你听见了吧,我也就是这个意思。”r

这个老板不仅仅是对日本的文化推崇,因为留学的关系,他甚至已经把自己的一半当作是日本人,此时被人侮辱,平日里嚣张跋扈的老板拿有那心机城府去隐忍,怒道:“徐秉辉,你别以为在上海你真的能够无法无天,信不信我马上让人干掉你。”r

“哈哈哈哈。”辉爷似乎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道:“敢叫我真名的,长江三峡还真是一个都找不出来,你很有脾气,但正因为如此,你会付出严重的代价。”r

什么少林寺,什么武当山,陈志远在这一刻觉得什么都是浮云,只见辉爷身后的三个家伙各种拳打脚踢,不一会儿就将二十多个人全部打倒在地,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一时半会儿的想站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特别是那个三娘,陈志远虽然隔得远,但是那拳拳到肉发出的闷响可是让陈志远都有些心寒,那样的拳头,如果是打在了自己身上,那得是多痛苦啊。r

随后,辉爷打了一个电话,没过多长时间,一群穿着警察制服的人便将这里的所有日本人都带走了,就连那个老板都不例外,这让陈志远很是疑惑,辉爷是道上的人物,怎么可能调动得了局子里的人?这也太逆天了吧?r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待会儿再给你解释。”见陈志远朝自己走来,辉爷知道他心里想知道什么,不过现在解释都是多余的,等会儿让陈志远眼见为实,才能明明白白。r

跟着辉爷上了车,奇怪的是,那几辆警车并不是朝局子里开去,大半天时间过去了,他们竟然已经到了荒无人烟的郊外,这里农田已经荒废了,杂草丛生,更无建筑,但是奇怪的是,这里却有一辆挖土机,看轮子深陷的凹印,停在这里应该是很长时间了,陈志远更加疑惑了,这些警察抓了日本人,不带会局子里,强加点罪名关进牢里,送到这里是什么意思。r

三娘这个大汉这时兴奋的跑到挖土机的控制室,一铲一铲的将面前挖了个大坑出来,看到这种场景,陈志远惊呆了,虽然没在现实中遇过,可陈志远在电视里看过啊,一般黑老大对付自己仇人的时候,而又来到郊区,加上有挖土机的场景,这就是要活埋自己的对手啊,辉爷该不会是想这么干吧?r

看着陈志远神情异常,辉爷知道他已经猜到了自己想干什么,对陈志远说道:“怎么,看你很惊讶的样子,觉得现在发生的事情有些不敢相信吧。”r

陈志远闻言,回过神来,苦笑着点了点头,道:“确实是不敢相信,现在是法治社会,以前靠拳头打天下的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还可以让人接受,但是现在……。”r

“法治社会?”辉爷不屑一笑,道:“现在官匪同宗,谁是官谁是匪,谁又能分得清楚,而且在自家这一亩三分地,又有谁敢拿我怎么样,哪怕终有一天这些事情走漏了消息,被上头知道了,要判我死罪,我也赚了。”r

陈志远默默的点了点头,看来辉爷对于日本人的仇恨超出他的想象太多,竟然连这种事情也敢干,不过辉爷怎么就这么有把握这些警察不会泄露风声呢?r

“辉爷,这件事情闹大,你肯定会惹上很多麻烦,你就这么放心这些警察?”陈志远疑惑的问道。r

“警察?”辉爷忍不住一笑,对陈志远说道;“他们是空有其表,只是穿了一身警服而已,实际上,这些都是我的兄弟。”r

“呃……。”陈志远无话可说,辉爷玩得也太大了些,活埋日本人,假扮警察,这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是小罪啊,陈志远自认为就算某天达到了辉爷这种高度,恐怕也不敢干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