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28章 友人?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在上海市,某区有个非常出名的酒吧,它的出名并不是因为那里的酒好气氛好,而是在那里,只接待日本人,听说老板是个在日本留学回来的华人,对于日人的文化非常推崇,所以回国之后,便开了一家酒吧,不做国人的生意,只招呼日本人,里面的装修风格也是日式,各个服务员都是美女,而且穿着日本的传统服饰,辉爷的司机开车在这间酒吧的楼下停下,辉爷早就听说过这里,但是对于这种小地方,他一般都不会来,如果不是因为陈志远的出现,他恐怕也不会来这里找麻烦。r

“辉爷?这里是?”陈志远是个外来人,所以并没有听过这间酒吧,更加不知道这间酒吧的生意之道。r

“你先进去,我随后就到。”辉爷对陈志远说道。r

既然辉爷发话了,陈志远不疑有他,上楼之后,朝辉爷所说的那间酒吧走去,迎宾是个很漂亮的妹妹,穿着日本的服饰,当她看到陈志远的时候,一口流利的日语对陈志远招呼着,可惜陈志远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r

“都是中国人,你用国语跟我说话就行了。”陈志远以为这里只是她们接待客人的风格,说罢便朝里面走去,却不想这时那个妹妹伸手拦住了陈志远,这让陈志远很是不解,问道:“你这是干什么?”r

迎宾美女得知陈志远不是日本人之后,态度大变,臭脸一张的看着陈志远,道:“本店只接待日本人,不做国人的生意。”r

陈志远愣住了,他还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说法,在中国的地盘开店,却不接待中国人,这里的老板是活腻歪了?r

“你这是什么意思?开门做生意,哪有拦客的道理。”陈志远不解道。r

“这是我们老板的吩咐,而且开店以后,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想要喝酒,去楼下吧,路摊边上一样有酒可喝。”迎宾语气不佳的说道。r

陈志远笑了,这小姑娘把日本人当什么了?又把中国人当作什么了?她自己也是中国人,居然护着一帮子狗对同类犬吠,陈志远也有些怒意了,道:“路边摊的确是有酒喝,不过我今天非要进去,我倒是想看看,你这间酒吧到底是有多不得了。”r

陈志远硬闯,迎宾妹妹当然拦不住,但是接下来来了几个保安,陈志远就有些吃不消了,肚子上挨了一拳,脸上也挨了一拳,那个疼啊,陈志远就TM不明白了,这一窝中国人都TM是怎么回事?脑子发热了。r

“你们人多欺负人少?”陈志远一脸冷笑的说道。r

带头的保安不屑的看着陈志远,道:“不想挨打的话,就快滚。”r

受过太多的屈辱,陈志远懂得隐忍二字,但是现在,他确实是忍不下去了,一帮国人为了日本人痛打自己,这让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说道:“看来那群狗帮你们养得挺乖的啊。”r

这帮保安怒了,在这个地盘,什么时候又有人敢对他们这么说话,他的老板敢在中国开一家只接待日本人的酒吧,身后的势力必然雄厚,而他们也就凭着这一点经常对那些‘误闯’的中国人大吼打骂,甚至大打出手,最后不管事态的严重,他们老板都会出面解决,这也就养成了他们目中无人的习惯,特别是陈志远,一副穷学生模样,他们就更无法无天了。r

带头的保安上前一脚踹在陈志远的胸前,这一刻,陈志远几乎窒息,强劲的脚力让他无法喘息,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但是陈志远脸上并没有痛苦的表情,而是泛着一丝冷笑,那张渗血的脸如同恶魔一般。r

“一群婊子养的,今天大爷还非得进去不可。”陈志远用衣袖抹掉嘴角的血液,也不顾前面几个保安的阻拦,冲上前去,毫无章法的乱打一通,凭着以前在山间跳跃训练出来的体力,陈志远硬生生的将几位保安逼退到酒吧之中,而这时,陈志远终于看到了酒吧的全貌,里面坐着的家伙都是些亚洲人面孔,但是个个都操着一口陈志远听不懂的鸟语,一看就是翻版国度来的家伙,陈志远冲进来不为其他,就是想看看这里的老板是什么人,他想知道,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中国人会干出这种事情来。r

陈志远冲进酒吧的响动惊扰了所有正在聊天打屁的日本人,那些家伙个个眼神不屑的朝陈志远看来,这时,陈志远注意到一个西装笔挺的家伙朝自己走来,年纪不大,三十来岁而已,估计他就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了。r

“怎么回事?”西装笔挺的家伙对几位保安怒斥道。r

保安一个个知道事态严重了,都低着头,那个带头的保安说道;“老板,这小子不管怎么打都不走,非要闯进来。”r

“打不走就给我打残废了扔出去,难道你不知道这里的客人身份多尊贵吗?怎么能让他打扰了他们的性质。”老板冷眼看着陈志远,对保安说道。r

“哈哈哈哈。”陈志远闻言大笑起来,道:“身份尊贵?你还真是瞎了狗眼,身份尊贵的人会在服务员的大腿上蹭来蹭去?身份尊贵的人会盯着你服务员的胸部垂涎三尺?我看啊,这里就是坐着一群猪狗不如的下流生物而已,你看看他们,难道A片会如此盛行,原来这些人TM天生就是一副淫贱样啊。”r

听完陈志远的话,老板可谓怒火中烧,以前不是没有遇到过来闹事的人,但是从未有一次被人闯了进来,而且还漫天胡言乱语,幸好这些日本人大部分听不懂中文,否者的话,他以后还怎么做生意,现在的他,恨不得眼前这个小子死。r

“小子,你知不知道,得罪我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老板咬牙切齿的看着陈志远说道。r

“嘿嘿。”陈志远阴笑着,道:“你这种人才不会有好下场,今天,你就会知道的。”r

以陈志远一人之力,想要捣翻这个场子,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陈志远一直在坚持着辉爷来,对于日本人,辉爷可从来都不会留情,所以他现在特别期待看到辉爷来的时候,这家伙是怎么一番面目,还会不会这么嚣张。r

“喝个酒而已,用得这么劳力伤神吗?”说曹操,曹操就到,辉爷一脸笑意的走了过来。r

辉爷是什么身份?长江三角黑道的龙头人物,而这个老板也是人面颇广,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过辉爷,但是其名声如雷贯耳,所以当他看到辉爷的时候,脸色大变,在抵日的那段时间,他曾经歇业过很长时间,怕的就是辉爷这个幕后黑手,但是他没想到,辉爷竟然会亲自到他的酒吧来,其目的,显而易见。r

“辉爷,你怎么会想到来我这个地盘,走,进去,我们兄弟两喝两杯。”老板走到辉爷身边,热情的说道。r

“听说这里可不招待国人,我可不敢进去。”辉爷看了看陈志远,刚才让陈志远先上来,就是想看看陈志远的表现,而陈志远果然也没让他失望。r

“这话说的,辉爷来了,怎么能不让进呢,我这里只是不让那些低等身份卑微的人进,像辉爷这种大人物,我可是求之不得。”老板明知道来者不善,但还是尽量的想要把事情最小化,可是他不知道,这番话足以让辉爷有理由操掉他的场子。r

“低等?卑微?看来还得请教请教你,什么叫做低等人,什么又叫做身份卑微?”辉爷一脸笑意,并看不出来有异常之处。r

看来这个老板对于察言观色不是很在行,还当真以为辉爷是在请教他,兴致勃勃的对辉爷解释道:“我这是个高级场所,来的人都是社会上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像这种毛头小子就身份卑微,所以就不能进去。”r

“高级场所,但是我看你这里面的客人,他们也不见得有身份有地位啊。”辉爷望着酒吧里面,那些日本人一个个新奇的看着外面发生的事情。r

“他们都是日本人嘛,外国友人,身份自然就高上一层了。”老板笑着说道。r

陈志远那个不屑啊,外国友人?这个老板还不知道死神正在朝他招手,而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他越来越接近死神。r

“原来是这样,我懂了,可你又知不知道,他是我的兄弟,我刻意让他来等我的,但是你二话不说把我兄弟打成这样,你说这件事情我要如何处理呢?”辉爷指着陈志远说道,台面下的事情,辉爷绝对不会多费唇舌,直接就是一番拳脚的较量,但是这里不同,这件酒吧颇有名声,如果贸然动手,恐怕也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才会让陈志远挑事,一方面考验考验陈志远,另一方面就是借机闹事。r

“这……。”老板这下呆住了,不过同时也有些庆幸,还好刚才没做得太过火,否者的话,后果根本就无法弥补了,道:“这是我的错,我给这位小兄弟赔礼道歉,站在这里说话也不是个事,我们先进去吧。”r

辉爷点了点头,朝里面走去,布置日本简洁风,装修得挺雅致,可是却不是给人来的地方,有些可惜了,陈志远跟在辉爷身后,那些个日本人像是在动物园看猩猩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们,这让陈志远非常不爽。r

“看你妹啊,傻蛋。”陈志远对那个对自己指手画脚的日本人骂道。r

虽然日本人听不懂陈志远的话,但是看陈志远的表情也知道说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当下怒气腾升,甩开身旁抱着的漂亮妹妹朝陈志远走去,不过他还没接近陈志远,就被辉爷的保镖一脚踢飞出去,正中下怀,躺在地上呻吟不断。r

见这情况,老板咽了下口水,今天这件事情恐怕不好收场了,他只期望那些日本人不要太激进,别都出来帮忙,不然的话,这店也就算是开到头了,不过想象跟现实是有一定的差距的,一个日本人被打,其他的日本人全都站起身来,看着陈志远这伙人面目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