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26章 改变一生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在陈志远的世界中,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家人和朋友,所以他自己受伤害并不重要,但是一旦家人朋友的生命受到威胁,他就愿意豁出一切,甚至是自己的性命,也正是这种性格,才促使陈志远有了剑走偏锋的想法,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快速的成为人上人,才能衣锦还乡,才能让以前瞧不起他,打骂他,甚至侮辱他家人的邻里不再狂妄。r

“想知道黄叔的下落,这很简单,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辉爷看着陈志远说道。r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什么事情陈志远都会答应,所以毫不犹豫的说道:“什么事情?”r

“至于是什么事情,我还没想到,但是如果今后我有用得着你的地方,你就必须帮我一次,你看行不?”辉爷问道。r

“行。”陈志远依旧是不加考虑的回答道。r

“黄叔就住在紫金山,听说还会逗留两天,我很好奇,他还没来找你,你找他干什么?”那次在紫金山,陈志远得罪了黄叔,这是长江三角黑道众人皆知的事情,而所有人也都很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黄叔必定会报复陈志远,但是辉爷想不通,陈志远在这种时候找黄叔干什么?难道是赔礼道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陈志远今后也就被辉爷踢出了他的名单之外。r

“也不怕实话给辉爷说,今天黄叔让人拿着一瓶装了大量氯胺酮的水给我,可没想到被我朋友喝了,她现在刚从急救室出来,这件事情我想恐怕也还没完,不想再让自己的朋友受到伤害,肯定就得由自己出现解决这件事情,但是我势单力薄的,想要在偌大的上海找到黄叔,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所以才会来麻烦辉爷。”陈志远全盘托出,对于辉爷,他认为没什么好隐瞒的,就算自己不说,只要辉爷想知道,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r

“解决?你也知道你势单力薄,能怎么解决?”辉爷饶有兴趣的看着陈志远道。r

“我在上海无亲无故,也不怕有什么牵连,大不了干一票我就跑路。”陈志远无奈的说道。r

“呵呵。”辉爷一阵干笑,他能看得出来,其实陈志远是有些害怕的,如果在这种时候帮帮陈志远,想必他会对自己感激不尽,但是辉爷更想知道,陈志远究竟有多大的能力,所以并不打算插手这件事情,而是准备坐山观虎。r

“辉爷,那我就先走了,今天的事情,以后有机会再谢谢你。”r

离开辉爷的别墅,陈志远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招了一辆出租车找紫金山赶去,他并没有发现,在他身后,一直有一辆黑色越野跟着他。r

辉爷只是告诉陈志远黄叔住在紫金山,而没说几楼几房,所以陈志远只能够守株待兔,潜伏在酒店门口的绿化带中,也不知道上天真的是眷顾陈志远还是怎么的,没过多长时间,陈志远就看到黄叔领着几个人走了出来,见他们上车之后,陈志远便又招了一辆出租车,跟在他们后面,今天一天打车次数,恐怕能当陈志远前十几年的所有了,不过今天陈志远倒是没心疼钱,现在的钱对他来说,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有用,或许冥币对他来说更加实在?r

在一家夜店,黄叔的车停了下来,而黄叔下车之后,陈志远就看到两个身材妙曼的女人一左一右拥在黄叔身边,看来这家伙今晚准备淫乱一番啊,走近夜店,里面群魔乱舞的场面吓了陈志远一跳,他以前从没来过这种地方,没想到里面的场景就是这样的,那一个个身躯随着音乐,也不知道扭的是什么姿态,黄叔一行人上了二楼,估计是去包厢了,这让陈志远有些为难起来,如果在大厅,陈志远还有下手的机会,但是在包厢,陈志远是机会可是为零了。r

灵机一动的陈志远拉过一个服务员,谎称自己是私家侦探,来帮女方拍男方的照片,但是男方现在进入了包厢,他没了机会,就此借口,两百块钱想租借服务员的衣服,服务员见有钱收,也能偷会儿懒,也就没多想,和陈志远到厕所交换了双方的衣服。r

还真别说,陈志远的样子穿上了服务员的衣服,还真就是一个服务员了,端着盘子,架势老练,毫无破绽,这都还要归功于陈志远以前的打工经历。r

来到二楼,这里一共有五个包厢,陈志远假扮服务生去里面打扫卫生,确认了黄叔的所在包厢之后,等到下次打扫卫生的时间,陈志远将一把水果刀藏在腋下,再次进入黄叔的包厢。r

“找一个最爱的深爱的想爱的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一个多情的痴情的绝情的无情的人,来给我伤痕。”r

陈志远进入包厢,黄叔正在唱着的单身情歌也进入了高潮的部分,那嗓音,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受得了这种毒害,陈志远在收拾桌面的时候不经意的靠近黄叔,就在曲毕的那一瞬间,陈志远面目狰狞的拿出水果刀,直接朝黄叔那油腻的肚腩捅去,一刀还不够,红到一出便又在进去,连插了三刀之后,陈志远感觉自己已经快不行了,手脚发抖得厉害,而黄叔那惊恐的眼神望着他如同死神一般,陈志远扔下刀,碰碰撞撞的跑出包厢,因为包厢里面灯光灰暗,很多人都喝了酒,直到陈志远已经跑出夜店的时候,黄叔的那些小弟才发现自己的老大被人砍了,叫嚷着冲出夜店,而此时陈志远已经坐在回美女公寓的出租车上了。r

在出租车上,陈志远满身都是刀捅黄叔而溅起的鲜血,为了不让出租车司机发现,陈志远坐在后排,尽量蜷缩着身子,脑子里一片空白,白天的时候,他已经想过并且反复掩饰过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但是当真正白刀进红刀出的时候,他才感觉到,真实的触感是那么的可怕。r

“小伙子,风吹得冷就把窗户关上吧。”司机发现后座的陈志远不停的发抖,以为是夜深的凉风让这小伙子有些发寒,所以好心提醒道。r

“是……是…是。”陈志远不住的点头说道,这段路程,陈志远如同是踏在黄泉路上一般,充满了让人惊恐的元素,好不容易,车终于停到了汤臣一品,陈志远付钱下车之后,在绿化带将染有鲜血的衣服脱掉拿在手下,故作镇定的走过保安室,似乎一切都已经安定下来了,陈志远这才飞速的朝美女公寓而去。r

终于回到自己的小窝,陈志远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一些,喘着粗气,以前在电影里看别人刀战看得痛快,甚至以为自己也达到了免疫的状态,但是没想到,自己却害怕成了这样,自嘲的笑了笑,看来剑走偏锋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要做到辉爷那样,更是难如登天。r

“咚咚咚。”r

“谁?”敲门声想起,陈志远条件反射的站起身来,警惕的看着房门。r

“是我。”r

官羽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以前这个时间官羽几女应该都睡觉了,看来她今天是刻意的等着自己。r

当官羽看到满身是血的陈志远时,眼神闪过一丝异样,对陈志远说道:“成功了?”r

陈志远松了一口气,瘫软在墙边,说道:“算是吧。”r

“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明天照常去上课,一般道上的事情都不会让警察知道的,所以你可以放心,你不会有坐牢的危险,但是如果让黄叔知道这件事情是你干的,恐怕你的小命就难保了。”官羽对陈志远警告道,今天陈志远离开医院,官羽也曾想过陈志远要做什么,但是想到陈志远的身份以及经历,又觉得有些不可能,而现在看到陈志远,官羽虽然隐藏着,但是有不能否者的惊讶和对陈志远的另眼相看。r

“我有官姐保护,怎么会小命难保呢。”看来美女的威力是无穷的,刚才还紧张得要命的陈志远,现在看到身穿性感睡衣的官羽竟然连开玩笑的心思都有了。r

“小屁孩学大人玩刀,你也不看看你的实力,如果不是你今天运气好,恐怕明天我就会去认领尸体了。”官羽翻着白眼对陈志远说道。r

“嘿嘿。”陈志远傻傻一笑,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你可不能否认我的实力。”r

以前的陈志远哪敢无下限的和官羽开玩笑,看来今天的刺激让陈志远胆子大了不少啊,而官羽也不介意陈志远这样说话,叮嘱道:“明天你就得更加小心了,黄叔既然要在学校搞你,学校里面肯定就会有他的眼线,你要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千万不能露出破绽。”r

“恩,知道了,谢谢官姐关心。”陈志远嬉皮笑脸的说道。r

官羽上楼后,陈志远到洗澡间将一身的血腥冲刷掉,几乎将一瓶沐浴露用光陈志远才罢休,用黑色的垃圾袋将染有鲜血的衣服装好,这才又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想要睡着,已经是不怎么可能的事情了,所以李逸飞便刻意的去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他要让自己慢慢接受这件事,要让自己的心智强大起来,只有这样,他今后才能有取代辉爷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