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25章 中毒?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周月灵的情况严重到超乎了陈志远的想象,原本他已经周月灵只是发烧而已,却没想到周月灵直接被推进了抢救室,没过多长时间,官羽等女也急冲冲的赶来,在抢救室外面和陈志远汇合。r

官羽走到陈志远的身边,神情焦急的问道:“你在电话里不是说只是发烧吗?怎么会被送进抢救室了?”r

虽然平日里和周月灵斗嘴不断,但是这并不能影响陈志远和周月灵每日朝夕相处的关系,陈志远也是非常紧张,对官羽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在学校训练,她在旁边等我,我本来以为她睡着了,哪知道我过去怎么样都叫不醒,这才发现她体温很高,本以为是发烧了,但是送到医院,医生看了下什么都没说就送进抢救室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r

官羽等人脸色严肃,随后萧意涵也赶来了,了解了下情况之后,这几个女人都快疯了,特别是苏思维,竟然隐隐有哭意。r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漫长等待,周月灵终于被护士推了出来,一脸苍白毫无血色,带着氧气罩,病态的模样让见者心碎,官羽将主治医生拉到一旁,问道:“医生,我妹妹是怎么回事?”r

“刚送来的时候,你妹妹已经口吐白沫,我怀疑是中毒了,在抢救中,我在你妹妹的胃里发现了大量的氯胺酮,如果送来迟了,恐怕神经组织都会被破坏掉,我刚才已经给她洗过胃了,相信等会儿就会醒过来。”主治医生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经验老道,在看到周月灵的那一刻他便发觉事情不对,所以没有丝毫考虑就将周月灵送去了急救室,不过他没想到,这年纪轻轻的漂亮女孩竟然有吸食K粉的习惯,而且还是这么大量,这简直就是不要命了。r

“氯胺酮?这怎么可能?”周月灵的为人官羽再清楚不过,周月灵虽然平时开玩笑过火,但是并不会去伤害自己的身体,更不会去碰毒品了。r

“氯胺酮也就是现在俗称的K粉,现在很多远吸食这种毒品,虽然短时间内不会对自己身体造成严重的伤害,但是吸食时间过长,会引发很多疾病,更严重的会导致精神分裂,你劝劝你妹妹吧。”医生有点无奈的说道,近些年来,他已经处理过不少吸食氯胺酮过多的病人,而且大多数都是些年轻人,他实在是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都要跟毒品扯上关系。r

“我妹妹从来不会吸食毒品的,而且你说过是大量的氯胺酮,恐怕就算是长期吸食的人也不敢一次性吸食这么多吧。”官羽疑问道。r

医生闻言皱起了眉头,眼前这个漂亮的冷酷女人说得不错,就算是长期吸食也不敢一次性这么大量,这一点的确是有些蹊跷,对官羽说道:“我看这件事情你们得去备个案,我看你妹妹像是个大学生,毒品入侵校园的事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都没引发上级的重视,哎,现在的官啊,拿公粮不干事的太多了。”r

“恩,谢谢医生。”官羽无论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人敢对周月灵下手,回到周月灵的病房,此时周月灵已经醒了过来,几女都在旁关心,官羽将陈志远拉到阳台上,问道:“医生说在灵儿的胃里检测到大量的氯胺酮,也就是K粉,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r

虽然没接触过这些东西,但是电视上见过了,陈志远知道K粉是违禁品,有些惊讶的看着官羽,道:“K粉?这怎么会?周月灵今天一天都和我在一起,吃饭我们也是一起的,没见她吃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r

“你仔细想想,有没什么奇怪的人接近过灵儿,或者是送给灵儿什么吃的。”官羽继续问道,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情很严重,而且对周月灵下手,也就意味着在挑衅她,如果不查处这件事情是谁干的,今后的日子就没法过得安稳了。r

陈志远脑海里的画面如跑马灯般闪过,从早上出门一直到下午篮球集训,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是事情,如果是以前的话,还能说周月灵单独的时候和谁出去过,但是这几天,周月灵为了怕那些女生骚扰陈志远,无时无刻的不跟在陈志远身后,根本就没有单独和谁接触的可能。r

“我能肯定没有,今天周月灵一直和我在一起,就算是吃饭也没分开,不过如果是在厕所里也有人送东西吃的话,我就没办法了。”陈志远肯定的说道。r

官羽横了一眼陈志远,道:“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这件事情可不是偶然,我能肯定是有人背后操作的,但是我想不通,到底是谁和我有仇,居然会报复到灵儿身上。”r

这种事情就不是陈志远能够预知的范围了,他也插不上话,道上的事情,他也就在电影里看过,不清楚里面的门道。r

回到病房,周月灵的精神已经好了很多,和几女闲聊起来,而且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她们都还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这时官羽不得不打断几人了,对周月灵说道:“灵儿,你今天吃了些什么,喝了些什么?”r

周月灵虽然不明白官羽为什么要这么问,但是大姐头的话,要毫无质疑的回答,道:“今天上午从家里拿了瓶纯净水去学校喝,中午和陈志远一起吃的饭,其他的就没什么了。”r

这就奇怪了,没喝什么奇怪的东西,难道那氯胺酮就无缘无缘直接飞到周月灵的胃里了?r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在等陈志远集训的时候,他们一个队员给我拿了一瓶水,我喝了之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醒过来就发现躺在意医院了,不过,这水本来是给陈志远的。”周月灵突然想起,在篮球场的时候,一个队员给她拿了一瓶水,当时她也正好口渴,于是就喝了一口。r

“本来是给陈志远的?怎么回事?”官羽问道。r

“他把水拿给我,然后说让我交给陈志远,我当时也觉得奇怪,为什么水要让我给陈志远,不过我口渴了,也没多想,就自己喝了。”周月灵当时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并没有多想什么。r

“看来他们要害的人不是你,而是我啊。”陈志远眼神中透露着让人不解阴狠。r

“你还记得那个球员长什么样吗?”官羽继续问道。r

“以前没见过他,可能是大一新生吧。”周月灵说道。r

“大一新生?”陈志远疑惑的说道:“在队里,除了我是大一,其他的都是大二和大三的啊。”r

“看来那个球员也是校外的人,既然他们的目标是陈志远,我想我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干的了。”官羽面带怒意的说道。r

官羽知道,陈志远当然也知道了,最近要想找陈志远的麻烦,恐怕就是那次群雄聚会的时候,陈志远曾经顶撞过的黄叔,没想到他的报复来得这么快,而且这么阴狠。r

“官姐,这件事情是我惹出来的,我想自己去解决。”陈志远目光坚毅的说道,虽然去紫金山是官羽带他去的,但是顶撞黄叔是他做的,而且他的报复还迁怒到了周月灵身上,险些害了周月灵,所以这件事情,他想自己去解决。r

“你有那能力吗?”官羽有些不屑的说道,她欣赏陈志远的敢作敢当,但是却为陈志远的不自量力感到不屑。r

陈志远点了点头,道:“我虽然没钱没势,但是我还有条命吧,再说了,这件事情如果牵扯到你们,恐怕会惹来更多的麻烦,而我,出了事我还可以回老家的。”r

官羽点了点头,道:“你小心点。”r

陈志远离开医院之后,几女脸上都带着担心的表情,虽然她们不知道陈志远要去干什么,但是听他刚才的语气,似乎是要去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周月灵实在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官姐,陈志远他干什么去了?”r

“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他去履行他身为男人的义务去了。”官羽不想跟她们解释得太多,黑道的事情,她在美女公寓一直都是避讳不谈,为的就是不想把几女牵扯到黑道之中去。r

离开医院,陈志远如同无头苍蝇般在街头乱窜,他不知道黄叔身在何方,更加不知道黄叔有没有回去浙江,而他的能力仅限于到处碰运气,看上天能不能给他这个机遇,让他碰到黄叔,不过直到天黑,这运气也没有出现,陈志远做了一个决定,改变了他一生的决定,就是去找辉爷,从辉爷那知道黄叔的下落。r

平时爱钱如命,把双腿当作交通工具的陈志远第一次自己付钱打车,来到辉爷的别墅,按响门铃,没过多长时间,一个大妈就来给陈志远开门了。r

“你找谁?”大妈说话有着浓重的乡音,看来是辉爷家请的佣人。r

“我找辉爷。”陈志远一脸恭谦的说道,人分三等,但是陈志远并不觉得自己比眼前这个佣人大妈身份高。r

“进来吧。”别墅客厅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此声音的主人正是辉爷,他在客厅里看着电视。r

“辉爷。”陈志远走到辉爷的身后,尊敬的喊道。r

“小兄弟,你我不用这么客气,坐吧,有什么事情坐下说。”辉爷一脸笑意的看着陈志远,他是真心喜欢眼前这个小伙子。r

“辉爷,我想来找你打听点事,希望你不要介意。”陈志远语气柔和的说道,虽然他觉得辉爷平易近人,但是独自面对辉爷的时候,辉爷那种气场还是让他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有些紧张。r

“直说吧,年轻人,痛快点。”辉爷大手一挥,豪放的说道。r

“我想知道黄叔的下落。”陈志远眼神一变,说到黄叔,他就有股无法抑制的怒意,他的脾气就是这样,不管你怎么伤害他,打骂他,他都可以做到无动于衷,但是千万别伤害他身边的人,否者他是会跟你拼命的,还记得在山坳的日子,就因为春天放田水这点小事,别人和他妈吵了起来,那人给了他妈一耳光,他硬是提着菜刀将那个大人追了三个山头,而那时候,陈志远才十二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