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11章 为所欲为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陈志远利用他所有的人脉关系,就连辉爷都搬出来了,终于打听到余凯这个家伙的下落,这个没良心的男人,在祸害杰西卡之后,竟然没有一点悔意,还去了酒吧继续泡妹妹,这也算是让陈志远省事不少,不用到处去找这个家伙。r

在M酒吧内,陈志远得到消息余凯就在这里,不过M酒吧空间特大,光是舞池就有足足三个,其中卡座更是不计其数,这倒是让陈志远有些痛苦了,不过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杰西卡,陈志远就开始一个卡座一个卡座的找了起来,柳彦博并没有见过余凯,所以并不能帮上什么忙,只是默默的跟在陈志远的身后,不过看这小家伙的表情,他似乎不没有一丝不习惯这里的环境。r

找了一圈,陈志远把所有的卡座都找遍了也没有发现余凯的身影,无奈之下,陈志远只好朝包厢的地方走去,不过包厢里更加的灯光昏暗,要想找到一个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可能就会逃过陈志远的双眼,陈志远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这家伙竟然没走进一个包厢,就把大灯打开,把整个包厢照的透亮,当然,这会引起不少的怒骂,不过为了找余凯,陈志远都忍了。r

找了几间包厢都没有发现余凯的踪影,陈志远有点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已经走了,还剩下两个包厢,陈志远也没有抱什么希望,不过就在下一个包厢,陈志远打开大灯的时候,虽然没有发现余凯的身影,但是却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人,陈天生,这家伙可是余凯的好兄弟,既然他都在这里,余凯很可能也就在这里。r

包厢里面大多数都是女人,陈天生这家伙倒是挺幸福的,和这么多美女在一个包厢黑灯瞎火的玩,陈志远打开大灯的时候,不免又是一番怒骂,特别是陈天生那家伙,正摸得兴趣就被扰了兴致,自然是满脸怒气,不过当他看到陈志远的时候,那种怒气顿时就烟消云散,先是一阵疑惑,随后就是笑脸相迎。r

“陈志远,你怎么会在这里?”陈天生从他老爸那里得知,这家伙很可能是个扮猪吃虎的家伙,所以心里上不免对他有些敬意,此时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r

在包厢里面的其他男人不多,不过当他们听到陈志远这三个字的时候,都静静的坐去了一旁,而且身边也没有那么放肆的搂着女人,看样子对陈志远都有些畏惧。r

“陈天生,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你。”陈志远笑着走到陈天生身边,继续说道;“余凯是你的兄弟,你都在这里,你们这里狐朋狗友恐怕不会分离吧,余凯在哪。”r

狐朋狗友,在上海这个圈子,年轻一辈的有谁敢明目张胆的对陈天生说这番话,恐怕除了陈志远之外,就别无他人了吧,不过陈天生听到这番话并没有一点不高兴,对陈志远说道:“不错,我们确实是一起来玩的,不过这家伙刚才都还在这里,想必想在是去泡妞了吧。”r

“陈天生,我就给你明说了吧,今天我是来找余凯麻烦的,如果你要帮他,我没有任何的意见,不过我还是劝你,不要插手这件事情。”r

陈志远说完这番话,包厢里面所有人的变脸了,但是唯独陈天生没有,而正在这时,包厢厕所门被打开,余凯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看样子是醉得不轻,而在厕所门没有关上的瞬间,陈志远看到里面一个女子裸着身子,似乎刚被余凯侵犯过一样,而且那个女子一样是有些神志不清,估计也是被余凯下了药的,一想到这件事情,陈志远就是满脑子的愤怒,这个家伙竟然敢对他的女神下手,可真是活得不耐烦了。r

陈志远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一个助跑,一个飞踢,直接将余凯踢趴下,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不断。r

陈天生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个陈志远和余凯又有瓜葛了,但是见陈志远下手这么重,生怕他的兄弟出了什么事情,赶紧上前阻止道:“陈志远,你先住手,你们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一脚可不轻啊。”r

杰西卡的事情,陈志远不想对别人提起,而且他也认为自己没有必要给陈天生交代,语气毫不客气的说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最好不要插手这件事情。”r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柳彦博慢慢的靠近余凯,当他走到余凯身边的时候,狠狠的一脚朝余凯的脸跺了下去,余凯的鼻孔鲜血顿时喷涌而出,直接被毁了容,由此可见,柳彦博这小家伙这一脚是有多么的用力。r

女人惊吓得叫出了声,而男人则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陈天生整个人也没有回过神来,陈志远则是不敢相信,这小家伙未免也忒恨了点吧,这一脚,足够让余凯破相的啊。r

“你个小屁孩。”陈天生回过神来,见自己的兄弟痛苦得在地上翻滚,而他又没有看到柳彦博是和陈志远一起进来的,所以脑子里并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是想在柳彦博身上为他的兄弟报仇,一脚就朝着柳彦博踹了过去,陈志远见状,侧身一个肘击,将陈天生打翻在地。r

“陈志远,你今天到底想干什么?”陈天生捂着胸口,这一击,差点让他窒息,他不明白,陈志远这家伙无缘无故的来踢了余凯一脚,而现在又为了这个小孩打了自己,这其中究竟是什么原因。r

“彦博,这件事情让我来处理,好吗?”陈志远走到柳彦博身边轻声说道,他不希望这么一个小孩子就使用血腥的暴力,无论他怎么不喜欢柳彦博,但是说到底,柳彦博还是杰西卡的弟弟,他不想让杰西卡的弟弟受到什么伤害和心里阴影。r

柳彦博对于陈志远从来都是不屑的,此时竟然乖巧的点了点头,站到陈志远的身后,陈志远心里惊讶,不过还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对陈天生说道:“现在明白我为什么打你了?”r

陈天生那个恨啊,在陈志远没有出现之前,他的脾气一直都是上海出了名的火爆,而且还是一个有名的恶人,但是自从陈志远出现了之后,他的脾气就开始无限的收敛,他本以为这辈子都将和陈志远再无瓜葛,哪知道现在,余凯又得罪了这个人,他不得不又卷进了他们的是非当中,他此刻很想翻身起来和陈志远翻脸,但是想到他老爸对他的那番警告,他就忍了,说到底,这家伙也只是个靠家室再撑的公子哥,没有了家庭的后援,他什么也不是。r

余凯现在被打了一通,基本上已经清醒过来,看到陈志远的时候,他也想到了陈志远是为什么来找他,不过他想不明白,陈志远为什么会这么怕陈志远。r

“余凯,我本来以为你会收敛的,但是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做出这种引火****的事情,既然这样,你可就别怪我了。”陈志远对余凯说道,随后,又是狠狠的一脚踏在余凯的胸口上,余凯只觉得心里一阵翻江倒海,痛苦不堪,随后就感觉到陈志远拖着自己的双腿朝包厢外面走去。r

“陈天生,救我,这家伙是个疯子。”以余凯的这种酒色过度的身子骨,根本不可能是陈志远的对手,所以情急之下,只好对陈天生求救。r

陈天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插手得好,虽然这样很损面子,但是为了面子,失去其他的东西,他还是认为不值的。r

等到李逸飞拖着余凯走出包厢之后,陈天生的其余几个兄弟才敢说话,其中一个叫刚子的人走到陈天生的身边,问道:“天生,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物,你可是一向都无法无天的人啊。”r

陈天生叹了口气,道:“这就叫做人外有人,你们或许不知道,我老爸可是警告过我几次不要招惹这个家伙。”r

刚子一听,马上来了兴趣,对陈天生问道:“难道他还有什么强大的背景?”r

“背景是什么,我不清楚,但是我老爸给我说过,这家伙是在扮猪吃虎,可以透露一点给你,他可是经常出入辉爷别墅的家伙。”r

刚才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在上海,有辉爷撑腰的人,那还不是为所欲为,难怪这个陈志远敢这么嚣张,就连陈天生这种傲慢的家伙在他面前也只有忍气吞声的份。r

陈志远拖着余凯直接走到了大街上,在酒吧的时候,虽然现在的情况混乱,但是看到陈志远的冷酷表情之后,都不由自主的让开一条路,于是就形成了这么一个诡异的情况,一个人拖着一个人,身后还跟着一个神情冷峻的小孩。r

走出酒吧,陈志远直接叫了一辆车,司机看到这种情况,本来是不愿意停车的,但是哪知道一个小孩突然窜了出来,直接挡在他的面前,逼得他不得不停车。r

“泰山酒吧。”陈志远对司机说道。r

司机刚开了一段路,陈志远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辉爷打来的。r

“辉爷。”陈志远恭敬的喊道。r

“你的事我知道了,余凯这家伙家里虽然挺有钱的,不过这件事情你放心的做,出了任何后果,我都给你撑腰。”r

“谢谢辉爷。”陈志远挂掉电话,看到余凯一脸害怕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邪笑,既然辉爷要为这件事情出面,那陈志远就更加可以肆无忌惮了,他要让这小子知道,得罪他身边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