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20章 发泄怒火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被杰西卡耻笑一番,陈志远觉得这可是自己今生最大的侮辱啊,心里恨不得把陈老那老家伙拖来剐皮抽筋,不过陈志远一向是一个乐观的人,这种负面情绪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这件事情,杰西卡笑得很开心,一点不注意形象,而这过程中,那对沉甸甸的胸脯可是摇摆得欢乐,陈志远可谓是大饱眼福,顿时心里就消气了,想了想,被一阵笑,却换来这种视觉的享受,似乎还是挺划算的。r

“你心情这么快就平复了?”刚才陈志远还是一脸怒气,但是片刻之间就脸带微笑了,这让杰西卡有些不解。r

“痛苦的时候,往往会发现快乐,只是看你能不能找到而已。”陈志远一脸笑意的说道,他可不敢明说他是看到了杰西卡的胸才没有生气的,那是会死的,陈志远还没傻到那程度。r

“是吗?”杰西卡还是第一次听过这种说法,好奇道:“你找到什么快乐了?”r

“天机不可泄漏。”陈志远一脸神秘的说道。r

随后,陈志远把杰西卡送回家,而他就赶去了泰山酒吧,如今天狼已经成为了上海市的二流帮派,已经是颇具规模,所以陈志远也不能够像以前那般放任,对天狼不管不顾,每天都会去泰山酒吧一下,了解下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r

现在黄胖子对陈志远那是恭恭敬敬,陈志远一到泰山,黄胖子马上就下楼亲自招待,并且把一天的情况报备给陈志远听,这让蛤蟆和猴子两次顿时没有事情做了,因为以前这件事情是他们两人对陈志远说的,而现在,却被黄胖子这家伙给霸占了,心里那个气啊,如果不是看在他的天狼的经济来源,蛤蟆和猴子两人早就拖出去暴打一顿了,敢打扰他们和陈志远在一起的时间,这不是找死是什么。r

“黄哥,泰山如今是发展得越来越好了啊,有没有兴趣再开一间,我入股都成。”昏暗的灯光下,并不能够看清陈志远的神情,这件事情,陈志远两天前就开始计划了,如今上海的场子大多数都是有人家的,陈志远现在除了泰山酒吧,还有一个就是蛤蟆上次谈妥的一家,所以陈志远的经济来源就只有这么两间酒吧,这么微薄的收入对于现在的天狼来说,完全是不够的,所以陈志远就计划着能够黄胖子共同开一间酒吧,这样一来,他每个月就能有更多的收入,能够更好的发展天狼。r

“陈老弟,你这可是开玩笑了,以你现在的势力,想在哪开酒吧不成,怎么可能拉我入伙呢。”黄胖子笑着说道。r

“开场子可不是有势力就行的,最主要的还是钱,就给你直说吧,我现在没钱,就想拉着你入伙。”陈志远直言不讳的说道。r

黄胖子一愣,他还没见过这么直接的人,不过片刻之后,黄胖子就开怀大笑起来,对陈志远说道:“陈老子,够直爽,我明天就去找地儿,马上就开一间,入股就不需要了,我直接给你分些股份。”r

“那可就谢谢黄哥了。”陈志远满意的说道,入股,这都是客套话,陈志远现在是身无分文,哪有钱去入股,还好这个黄胖子懂得做人,不然的话,陈志远可真得去抢银行了。r

“对了,今天有伙儿人来找你。”黄胖子突然说道。r

“什么人?”陈志远一听,马上严肃了起来。r

“一伙儿女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在这里吵嚷着要见你,但是闹了一伙儿就走了,没头没续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黄胖子也有些疑惑,今天泰山刚开门,一伙儿女人就冲了进来,吵嚷着要见陈志远,但是闹了一阵没看到陈志远的身影之后,又莫名其妙的走了。r

陈志远闻言眉头微皱,什么人会来泰山找他?杰西卡不可能吧?那还会是谁,知道他身份的人可不多,而且知道他总部在泰山的就更少了,陈志远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难道是她?r

“黄哥,以后这种事情你就别操心的,让小的们去做就行了。”陈志远对黄胖子说道,心里想着,如果真的是她来找自己,为什么是一伙儿,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r

黄胖子点了点头,这些私事,他确实是不该去管的。r

随后两人到阁楼上喝了一瓶酒,陈志远见今晚泰山平静,没多久时间就离开了。r

一伙儿女人,能够知道陈志远身份并且在泰山酒吧来找他的,除了杰西卡,还有一个人就是杨梓涵,这也是个疯女子,自从她那次跳进黄浦江之后,陈志远就不想跟她打交道了,但是这时心里又有些为她担心,生怕她出了什么事情,本来打算着回美女公寓的,但是心里一直安静不下来,无奈之下,陈志远只好去了杨梓涵的家,上次送她回家过一次,所以陈志远的熟门熟路的就来到了杨梓涵家门口。r

按响门铃,没一会儿时间杨梓涵就把门打开,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睡眼惺忪,看样子刚是在睡觉,杨梓涵一见门外站着的人是陈志远,顿时来了精神,以陈志远都无法抗拒的速度,直接扑到陈志远的怀里,这可是把陈志远吓得不轻。r

“喂喂喂,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是打算QJ良家少男吧。”陈志远故作惊恐的说道。r

杨梓涵松开陈志远,一脸得意的说道:“看来我的办法还真是有效啊,你这么快就来找我了。”r

“什么办法?”陈志远疑惑的看着杨梓涵说道。r

“那群女人啊。”杨梓涵把陈志远领进家门,得意的对陈志远说道。r

“她们是你故意找来的?”陈志远恨恨的说道。r

“嘿嘿。”杨梓涵点了点头,道:“不用这种办法,你又怎么会现身呢,这几天泰山关门,我到处都找不到你,无奈之下,只好这样了。”r

“你疯了吧,你这么做是想干什么?”陈志远一脸无语的说道,她没想到这竟然是杨梓涵自导的戏码。r

杨梓涵很认真的想了想,对陈志远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不过就是想看看你,不看到你,我做什么都没劲。”r

“老子走了。”陈志远摆了摆手,马上站起身来。r

杨梓涵见状,顿时急了,好不容易才把陈志远弄来,她可不能够让陈志远就这么轻松的走人,马上从后面熊抱着陈志远,双手锁扣,搂得紧紧的。r

“你到底想干什么?”陈志远无奈的说道,说实话,在陈志远眼里,杨梓涵是个可怜的人,那晚陈志远把她救起来之后,之所以会头也不回的离开,那是因为杨梓涵那挂着泪珠的一脸笑意让他心碎,这种女人,似乎注定了一身的悲情,就连笑着,也要泪水为之陪衬。r

“不要走,行吗?”杨梓涵祈求道,她对陈志远,有种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说爱,还谈不上,但是见不到他的时候,却又慌神,心里急切,只有陈志远在她身边的时候,她才会有安全感。r

“大小姐,我可不是闲人,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浪费。”陈志远无奈的说道。r

“难道,就连睡觉的时间你都不愿意花在我身上吗。”杨梓涵的声音带着点哭泣,搂着陈志远的双手也越来越紧。r

一个女人的力量,怎么能够比得上男人,陈志远瞬间就挣脱了杨梓涵,转过身看着杨梓涵,第一次用这么重的口气对一个女人说道:“你难道就不能不犯贱吗?”r

杨梓涵脸上的表情平静,但是眼角的泪水却不停滑落,对陈志远说道:“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一个在你身上犯贱的机会吗?”r

陈志远真想一巴掌把杨梓涵给打清醒了,但是就在这时,杨梓涵突然脱下她的睡衣,赤/裸的站在陈志远面前,道:“难道你就不能做一个身为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吗?”r

陈志远咬了咬牙,心一狠,道:“既然你要这么做,那老子就成全你。”r

陈志远粗鲁的将杨梓涵抱到房间,直接扔在床上,一个饿虎扑食,直接将杨梓涵压倒,吸允着杨梓涵双唇,手中大力的在玉兔之中蹂躏,丝毫不顾杨梓涵口中发出的因疼痛而产生的呻吟声,陈志远胸膛之中有股怒火,一股又杨梓涵带来的怒火,他要发泄,他要在这个女人身上好好发泄,陈志远什么都不顾,直接强硬的进入杨梓涵的身体之中,一次次猛烈的撞击着,在他心里,现在就一个想法,他要让这个自己犯贱的女人知道,他是一个有脾气的人。r

杨梓涵虽然因为疼痛而眼角带泪,但是却依旧不停的迎合着陈志远的所有动作,直接陈志远一泻千里。r

“爽了吧。”在杨梓涵的床头柜上,摆着一包女士烟,估计是她平时郁闷的时候抽的,陈志远拿出一只点燃,他从来没有觉得,烟是一个好东西,但是这时,却感觉到烟正在慢慢缓解他的愤怒,让他平静下来。r

杨梓涵趴在陈志远的胸膛上,道:“你知道吗?第一次你来我家的时候,你什么都没留下就走了,这让我对你产生了很大的好奇,所以随后的几天,我一直在那条街上等着你,直到你的出现,我知道我并不爱你,可是我却想你拥有我,占有我,我要把我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你面前。”r

“老子发觉你是个心里变态的人。”陈志远不屑的说道,陈婷固然够疯狂,但是心里还不至于扭曲,而杨梓涵,这完全是心里问题了,谁TM不爱别人又要把身体给别人的,恐怕除了杨梓涵之外,找不到第二个了吧。r

“我愿意。”杨梓涵突然变得俏皮起来,嘴角带着丝丝的微笑。r

“你爱怎么怎么,我要走了。”陈志远起身穿衣,杨梓涵也没有阻拦,直到陈志远离开杨梓涵的家,她也没有起床,只是稍微的挪了挪身子,睡在了陈志远原来躺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