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16章 想报仇吗?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回学院,这对陈志远来说,是一件挺痛苦的事情,这并非不是陈志远不爱学习,而是怕被叫去陈老的办公室,这么多天没出现在陈老的课堂了,不知道会对陈志远有多少的怨气,不过陈志远也明白一个道理,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他始终有一天是会回去的,所以陈志远只好硬着头皮去上课,看了下课程表,今天第一堂课竟然就是陈老的,陈志远顿时一脸悲剧,没想到惩罚这么快就要降临到他头上,但是让他意外的是,陈老下课之后,被没有抓着陈志远训话,而是直接离开了课室,这倒是让陈志远有些摸不着头脑。r

“奇了怪了。”陈志远一向是坐在周月灵身边的,虽然很多天没来学院,但是他的位置还是没人敢霸占,此刻周月灵一脸疑惑的自言自语说道。r

陈志远撇过头看着周月灵,问道:“奇怪什么?”r

周月灵仔细的把陈志远从头到脚的看了一便,秀眉微皱的对陈志远说道:“陈老今天竟然没有找你麻烦,难道是你隐身了,他看不见你?”r

陈志远直接送给周月灵一个白眼,道:“我要是有那技术,我还念书干嘛。”r

是啊,要是陈志远有隐身的技术,这辈子还会缺什么,钱?女人?能够隐身了,谁还会在乎这些东西,好多的人名币和女神拿不下来,他倒是希望如此啊,不过可惜的是,做做梦还行,但是要实现,他陈志远不是个傻子,还不会傻到去相信这些事情。r

“难道说,陈老对你这个尖子生放弃了?”周月灵一脸震惊的看着陈志远,陈老对陈志远的好,那可是整个金融学院的师生都有目共睹的事情,更多的传言说陈志远是陈老的关门弟子,但是现在,陈老却对陈志远漠不关心。r

陈志远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我倒是无所谓,放弃与否,这对我来说,并不重要。”r

“切。”周月灵嗤之以鼻的看着陈志远,道:“你知道陈老历年来的关门弟子如今在社会的成就吗?如果你知道的话,肯定会为此惋惜的。”r

陈老的关门弟子,陈志远有幸见过其中一个,而在听过这些事迹之后,陈志远也去特意的了解了一番陈老的教学生涯,知道被他认可的学生,如今在各行各种都大放异彩,甚至在上海教育界流传着‘只要是陈老认可的人,必定会飞黄腾达’这样的话,可见陈老在教育界的地位是如此的高,不过陈志远并没有周月灵所说的惋惜。他从来没想过子承父业这句话,因为从小他就不知道他有爸爸,而现在,误打误撞的,他走进了陈三千以前的圈子,既然陈三千在中国黑道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那么陈志远就要做的比他更好,更出色。r

“你说什么都好,反正我是不那么想。”陈志远无奈的说道,周月灵这个女人,老是爱用自己的思维去判定别人的想法,陈志远早就习惯了。r

“你要干什么?你又要走了?”见陈志远在收拾东西,一副开走的样子,周月灵赶紧问道。r

陈志远摇了摇头,道:“下课了,去上个厕所都不行吗?”r

陈志远没注意到刚才周月灵紧张的模样,走出课室之后,陈志远还真是有点尿急了,朝厕所而去。r

陈志远刚踏进厕所,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夹杂着不少怒骂,看样子又是哪位同学在里面受苦了,对于这种事情,陈志远已经司空见惯了,以前他本来以为这些事情都只会在初中和高中发生,因为大学生的年纪比较成熟,应该是不会做这种傻事,但是当他真正上了大学,他才知道,这种同学之间的纷争,在大学也是时常发生的,陈志远在这个厕所遇到恐怕已经不下五次了。r

“同学,现在厕所不予开放的。”r

陈志远才踏了两步,马上就被一个人给拦了下来,以前虽然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是还从来没有不让人上厕所的道理,陈志远说道:“同学,这厕所可不是你家开的。”r

拦着陈志远的同学身材微胖,一脸的恶人奸相,见陈志远这家伙这么不识趣,有些微怒道:“同学,你可别在这里找事,否者有你好受的。”r

这么霸道的人,竟然不让人上厕所,陈志远还真的没有遇过,前列腺膨胀啊,想要马上得到释放啊,陈志远也有点来气了,道:“滚开。”r

“哟呵。”听到陈志远的骂声,身材微胖的家伙一脸不屑的看着陈志远,道:“这可是你自找的。”r

说完这句话,一个肥硕的拳头就朝着陈志远的脸打来,陈志远可不是吃素的,当下便一脚踢在他的小腹之上,估计这家伙也没有想到陈志远竟然敢对他动手,一个重心不稳,直接重重的摔在地上,发出嗷嗷的痛苦惨叫。r

陈志远尿急得慌,赶紧先冲到厕所里面去,找了一个小便池就解开了裤裆,此刻才有空去观察周围,一个弱小的家伙,估计是一年级的新生,正被一群人围着,看他鼻青脸肿的样子,挨得不轻啊,不过陈志远可没有泛滥的同情心,准备尿完就闪人。r

陈志远不想找麻烦,但是麻烦却自来,那个被陈志远踢的家伙缓过痛之后,冲进厕所,对他的那些兄弟把陈志远的‘恶行’叙述了一番,那群人马上把目光全部调转到陈志远身上,慢慢朝陈志远走来。r

陈志远老神在在的尿完之后,洗了个手,说道:“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想参与,我只是进来尿尿而已。”r

“不想参与?”一个明显有着领头气质的家伙走到陈志远的面前,说道:“可是你打了我兄弟,这事情你打算就这么算了?”r

“他拦着我尿尿,这是他自讨苦吃。”陈志远并不觉得自己理亏,理直气壮的说道。r

“好小子,脾气不错,哎,等等,看样子你挺面熟的啊。”带头的家伙突然觉得陈志远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r

“我是新生,你怎么可能见过我,对了,我还得上课,没事的话,我就闪人了。”陈志远说道。r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带头家伙一句话,一群人直接把陈志远给堵住了。r

陈志远并不想在学校里闹事,对那个家伙说道:“你想怎么样?”r

“怎么样,让我兄弟踢一脚,顺便你从他胯下爬过去,再说句对不起,我就让你走。”带头的家伙一脸邪笑的说道。r

随着他这句话一出,他的那些兄弟都得意的笑了起来,看得出来,他们对于这类的羞辱,是很满足的。r

“没问题。”陈志远直爽的说道。r

这个回答,可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不过领头的家伙也是说话算数的,对那个被陈志远踢的家伙说道:“赵胖,现在可看你的了。”r

叫赵胖的家伙嘴角牵起一丝笑意,对陈志远说道:“你可得小心了,以后生不出儿子,可别怪老子。”r

赵胖就是一身子虚的胖子,看起来个头大,但是却没有什么力气,但是陈志远可能就这么接受这个过分的条件吗?他现在可是一个帮派的老大,见赵胖的脚朝自己胯下而去,陈志远后起一脚,却率先踢中了赵胖的大腿,这一脚,陈志远可没有收敛,赵胖顿时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眼泪都快掉下来了。r

“我干,好小子,你有种,老子今天让你趴着出去。”领头的家伙顿时怒了,在金融学院,他可是鼎鼎有名的‘大哥’,现在小弟这么被欺负,他自然是不会放过陈志远。r

但就在这时,刚才那个被他们围殴的一年级新生突然喊道:“陈志远。”r

厕所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水滴的声音变得比任何时候更加清晰,陈志远,这三个字,可是影响了整个金融学院,而且还不远远是如此而已,与之校外社会有接触的人,更加知道陈志远的能量,而此刻这群家伙,想必是非常的了解陈志远,个个都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r

领头人疑惑的看着陈志远,道:“你是陈志远?”r

“怎么?一个名字就把你们吓怕了吗?”陈志远不屑的说道。r

领头人咽了下口水,他虽然是金融学院的学生,但是他可不只是在学院里面拉帮结派而已,在社会上也是跟了一个三流的大哥,否者的话,他哪有实力在金融学院建立自己的势力,而他最近经常听他的那个大哥提起陈志远的事情,可以说,近期发生有关于几起陈志远的事情,他都知道,而他的老大也一再的警告如果在学院里碰到了陈志远,千万别和陈志远起冲突,所以,他现在有些害怕,害怕得让他想尿尿。r

“滚。”陈志远厉声道。r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字眼,让刚才那群气焰嚣张的家伙全部灰溜溜的走了,留下了陈志远和那个挨打的一年级新生。r

“我叫吴放,一年级的新生。”吴放走到陈志远身边,一脸激动的说道,陈志远在篮球场上击败师大,他可是亲临现场,对于陈志远在球场上的王者气息,他仰慕已久,可以说在他心里,已经把陈志远当作偶像一般对待,他无时不刻不再期待着能在金融学院和陈志远相遇,不过最近听说陈志远已经没有来学院了,这让他多多少少有些失望,但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他的偶像,而他的偶像还同时救了他一命。r

“陈志远,同样是大一新生。”陈志远也懒得问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他也知道他在金融学院是何等的风骚,多一些陌生人认识他,这都不是个事。r

“今天谢谢你。”吴放似乎有些胆怯,不敢直视陈志远。r

陈志远看得出来,吴放是个老实人,也因为他的老实,所以才会被那帮人欺负,陈志远现在脑子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他想测试一下,老实人究竟有没有变坏的一天,会不会如同王兴那般,十年如一日。r

“想报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