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03章 出位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学院门口的事情陈志远不可能自己出马去解决,所以只好打电话给警方,让警方把这些家伙赶走,而因为这次闹事的带头人周凯被抓了,在没有人鼓舞的情况下,他们也比较容易驱赶,校门口时间总算是停歇了,而陈志远也开始了台面下的操作,利用辉爷给他的人脉,不断的进行废物回收,当然,这些废物就是日货,而回收,陈志远不可能傻到要花钱去买,这些事情,自然是交给那些小弟来做,短短的一天时间内,上海市市面上的日货就少了几乎一半,这让内行人为之震惊,当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干的时候,辉爷突然站出来以赞扬陈志远这次的行动,也就是说,辉爷在变相的承认这件事情是陈志远干的,这下陈志远这三个字可闹热了,联系到上次陈天的事件,陈志远的名声可谓响彻了整个上海市,就连周边城市都开始不断的提起陈志远这个人,而因为陈志远要平复那些民众情绪而引起的反效果也得到了很好的改善,当那些民众知道陈志远其实在私底下打压日货并且得到了很好的效果后,他们对陈志远如同民族英雄一般。r

“老大,没想到辉爷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站出来,看来他对你可不一般啊。”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进行得如此的顺利,特别是在辉爷出面之后,这件事情是更加的顺风顺水,不过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辉爷会亲自出来提点陈志远这三个字,对此,修杰楷可是羡慕不以啊,如果有天他的名字能够从辉爷嘴巴里说出来,不知道他老爸会有什么反映。r

“我也没想到。”抵制这件事情虽然还未完成,但是现在已经没什么让陈志远做了的,因为辉爷一出面,几乎就没陈志远什么事情了,不过陈志远没有一点高兴的感觉,因为辉爷的这个举动,让陈志远深深的怀疑,从一开始,辉爷就不是让要自己帮他,而是利用这次机会,让他以不同的身份出现在上海黑白两道的面前。r

“老大,看你样子,不是很开心啊。”猴子看得出来陈志远似乎有心事,问道。r

陈志远摇了摇头,道:“怎么会不开心呢,这件事情可是值得开心的。”r

几人找了家火锅店,陈志远难得痛快的说自己请客,几人当然是大吃特吃,大喝猛喝,最终导致了几人全部醉摊在马路边,不过悲剧的只有陈志远,蛤蟆和猴子三人,因为修杰楷可是有保镖的人物,在他醉倒之后,就有保镖送他回家了。r

第二天迷迷糊糊的醒来,三人还睡在大街边,但是却看不到修杰楷的身影,陈志远害怕这家伙出事,赶忙给他打了个电话,但是闻讯这小子竟然舒舒服服的躺在大床上睡觉,陈志远恨得咬牙切齿的挂了电话。r

“老大,怎么回事?那家伙在哪?”蛤蟆屁颠屁颠的跟在陈志远身后问道。r

“没义气的家伙现在在家里的大床上睡觉呢。”陈志远不屑的说道。r

“哇靠。”蛤蟆一脸惊讶,道:“昨晚我们可都喝得不少啊,这家伙居然还有本事回家,不错啊。”r

陈志远用脚指头都能想到他是怎么回家的,对蛤蟆说道:“你们可能还不知道修杰楷的身份,他可是修三爷的儿子,身边随时都有保镖的。”r

蛤蟆和猴子两人突然不动了,当陈志远转过头看着这两个家伙的时候,这两人的表情竟然都一样,目光呆滞,陈志远不得不喊道:“怎么了?失魂了?看到美女了?”r

“老大,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啊,又是辉爷,又是修三爷的,我这小心脏可承受不了啊,亏我我一直瞧不起修杰楷那家伙,这可真是闹笑话了啊。”猴子一脸苦笑的说道,对于修杰楷,猴子可一直把他当作文弱书生,从来没有正眼瞧过的,但是现在,竟然从陈志远的口中得知修杰楷是修三爷的儿子,这让他一时半会儿如何能接受得了。r

“修三爷又怎么样,你老大我当初一面面对他的时候,心里也没在怕的,虽然他们名声不错,但是江山人才辈出,以后这天下都是我们的,这些老人家,都是回去颐养天年的角色,怕什么怕。”陈志远真心没怕过这些所谓的老大,对于辉爷,他有的也只是敬畏,而从来没有过惧意。r

猴子和蛤蟆闻言苦笑不止,这话估计也就只有陈志远敢说吧,换了其他人,早就被乱刀砍死在大街了。r

这时,陈志远的电话响了起来,是辉爷来电的,陈志远接通电话之后,辉爷让他去别墅,陈志远应了一声便挂掉了电话。r

转头看着这两个家伙,带不带他们去呢?看样子他们对辉爷那是崇拜得很,而且现在也是他的小弟了,有这种机会带去见见世面,也是不该放过的,不过万一辉爷不高兴又怎么办?r

纠结了半天,陈志远最后还是决定把他们带去见辉爷,毕竟蛤蟆和猴子帮了他不少的忙,他没敢把蛤蟆和猴子当作小弟看待,大家都是兄弟,互相照顾而已。r

“去辉爷的家,敢去吗?”陈志远对两人问道。r

两人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蛤蟆率先说道:“老大,去。”r

猴子也看着陈志远点了点头。r

“恩,那好。”陈志远说完之后,马上又接了一句话,差点没让蛤蟆和猴子摔死在大街上,道:“这样的话,等会儿打车的钱可算你们的。”r

对此,猴子和蛤蟆是一脸苦笑,陈志远这老大当得未免也太寒酸了一些吧,身上随时都摸不出半毛钱来。r

“什么眼神什么眼神,老子的钱还不是被你们昨晚喝光了,草。”陈志远一脸怒意的看着蛤蟆和猴子两人,这两家伙刚才的表情竟然露出些不屑,这可让陈志远无法接受啊。r

来到辉爷的别墅外,蛤蟆和猴子两人都有些踌躇不安,现在该轮到陈志远得意了,这里他可是常客了,熟悉得很,没有丝毫的紧张,看着两人说道:“瞧你们那点出息。”r

对此,蛤蟆和猴子只有一脸无奈,辉爷,对于他们来说,那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能看上一眼都是幸运了,更别说来辉爷的家,这可是荣耀啊,值得他们吹嘘好长时间了,进到辉爷的别墅,陈志远被辉爷招呼着坐在沙发上,而蛤蟆和猴子只能在一旁站着,没办法,三娘这种人物都只有站岗的份,哪能轮到他们来做。r

“这件事情办得不错啊,什么时候找个时间庆祝一下?”辉爷为陈志远倒了杯红酒,满脸笑意的说道。r

因为觉得辉爷对自己不诚实,所以陈志远也没有表现出平时的那种尊敬,对辉爷说道:“这次的事情,恐怕不是让我帮忙这么简单吧?”r

陈志远说这番话的时候,猴子和蛤蟆明显的感觉到三娘眉宇之间露出一股杀气,不禁都为陈志远捏了一把冷汗。r

对于陈志远的质问,辉爷并不介意,笑了笑解释道:“我要说不是,你肯定不会相信,实话告诉你吧,我和官羽早就联合好了,要供你出位。”r

“为什么?”陈志远疑惑的问道。r

“因为你的老爸,陈三千。”辉爷面色凝重的说道。r

陈三千,蛤蟆和猴子虽然不属于那个时代的人,但是两人都有混黑的经历,自然是知道陈三千这个人,当他们听到陈三千的时候身形一颤,几乎是快要被吓尿了,陈三千啊,这可是黑道史诗级的人物,没想到居然的陈志远的老爸。r

陈志远可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个老爸,蒋琴也从来没有给他说过,说道:“辉爷,我可不认识这个叫陈三千的人。”r

“你不认识不要紧,因为你出生的时候,陈三千就落马了,蒋琴当年是北京的红色子弟,为了你老爸,宁愿隐居山野,这么多年了,她没告诉你,肯定是有她的理由,但是在上次你回老家的时候,蒋琴把你的身份告诉了官羽,我想她可能已经打算让你知道一些事实了。”以前辉爷只是觉得陈志远和陈三千很像,两人有很多的共同点,但是当他从官羽的口中得知陈志远竟然就是陈三千的儿子,他可是实实在在的震惊了一番。r

见辉爷连他老妈的名字都说出来了,陈志远有些相信辉爷所说的话,但是几乎快二十年了,陈志远从来没有听说过他老爸的事情,此刻让他接受一个黑道老爸,还是让他有些困难。r

“就算是这样又如何呢?”陈志远问道。r

“如何?陈三千当年以一人之力踏足长江三峡之地,并且打出威名,难道你就愿意一辈子龟缩山野吗?”辉爷转过头,目光直视着陈志远问道。r

“不管我要如何,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吧,你们这么帮我,有什么目的?”陈志远丝毫不让,目光同样直视着辉爷,那股执拗被辉爷逼了出来。r

“目的,我老了,就想看看你们这年轻一辈的能在江湖上闹出什么风雨,如果说目的的话,可能就是想在临终前看一场好戏了。”辉爷此话不假,他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也没到要利用陈志远去做什么事情的地步,纯粹是想看看陈志远有多大的能量,能在江湖上掀起多大的波涛。r

“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陈志远放下酒杯,径直朝门口走去。r

“陈三千在江湖上树立了很多的仇家,你现在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的身份,不然的话,你会很危险的。”辉爷叫住陈志远提醒道。r

陈志远是个是非分明的人,转过头感激的看着辉爷,道:“谢谢你的提醒。”r

“这两个家伙需要我帮你解决吗?”辉爷直言不讳的说道,很明显,他是怕蛤蟆和猴子两人泄露消息而要干掉他们。r

蛤蟆和猴子一听可是把心提到了嗓子,此刻陈志远一句话可就能决定他们的生死。r

“他们是我兄弟。”陈志远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