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99章 米贝贝走了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第二天去到学校,陈志远看到杰西卡的时候没有一点不自然,因为在他的脑子里,昨晚车上发生那件事情的时候杰西卡是不清醒的,所以她是完全不可能有记忆的,一点不怕面对杰西卡,而杰西卡也装作一点不知道昨晚的事情,反而还感谢昨天陈志远去帮她当挡箭牌的事情,陈志远这家伙可说的乐在心里。r

“对了,昨晚我记得我们去酒吧了,而且我还和一个人拼酒,但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不记得了?”下课之后,杰西卡突然拉着陈志远问道。r

陈志远的表情有瞬间的呆滞,但是只是一瞬间而已,随即便对杰西卡说道:“你昨晚拼酒拼得太厉害,喝醉了,我送你回家的,然后,也没发生什么事情,把你送回家之后,就有你弟弟照顾你了。”r

“哦,原来是这样。”杰西卡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陈志远一见马上松了口气,但是这时,杰西卡紧接着又问道:“难道就没发生其他什么事情了吗?”r

“没……没有。”陈志远的表情稍显慌张,赶紧说道。r

“那就好。”杰西卡似乎很担心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听陈志远这么一说,放心了不少,但是转身的时候,眼神里带着浓重的狡黠,而且嘴角还有一丝怪异的微笑。r

见杰西卡走了,陈志远这才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刚才那番对话可是惊心动魄啊,陈志远自认为昨晚的事情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也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否者后果是什么,陈志远想象不出来。r

“老大。”每当陈志远惊魂未定的时候,总会有个鬼一样的家伙突然出现在陈志远身边,把他再次吓一跳。r

“你……。”陈志远对于这家伙实在是无奈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他,打骂都不管用啊,咬牙切齿的看着修杰楷,说道:“老子再次警告你,下次距离我五米之外你就得喊我,不然的话,我让你痛不欲生。”r

“呃……。”修杰楷不是很明白陈志远为什么会这么恨自己,但是一想到想要告诉陈志远的消息,马上就来劲了,说道:“老大,告诉你个消息,你一定会非常开心的。”r

“有屁快放。”对于修杰楷,陈志远从来没有客气过,也从来没有把修杰楷当作是富家公子。r

“米贝贝走了。”修杰楷直接说道。r

“走了?”陈志远眉头一皱,说道:“什么意思。”r

“她不在金融学院念书了。”修杰楷见陈志远竟然没有高兴的表情,问道:“老大,你不会是对米贝贝有感情了吧,看你的样子,不高兴啊。”r

“感情倒是没有,不过她才来金融不久,怎么就走了?”陈志远疑惑道。r

修杰楷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早上突然传出来的消息。”修杰楷也很好奇米贝贝走的原因,想打电话去问,但是他又不想去招惹米贝贝,所以只好忍了。r

“走了也好,以后就没有烦恼了。”陈志远听到这个消息,心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起伏,对于米贝贝,陈志远还是非常欣赏的,毕竟她是一个女孩子,为了自己做了那么多事情,这还是需要勇气的,虽然他对米贝贝的行为不是很赞同,但是却不得否认这一点。r

“我以为你听到这个消息会很高兴呢。”修杰楷一脸失望的说道,怎么取悦陈志远,这可是修杰楷每天必须冥想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原因,反正就是想讨好陈志远。r

“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米贝贝人野蛮了一点,公主病严重了一点,不过总体来说,是个不错的女孩,我对她没什么偏见的。”陈志远怕修杰楷误以为自己讨厌米贝贝,所以解释道。r

“老大,你心胸可真宽,我可是受不了她的。”修杰楷一脸佩服的看着陈志远,对于米贝贝,修杰楷心理面除了诅咒还是诅咒。r

“你一个大男人,跟一女人计较什么呢,再说了,别人一个女孩家,让你帮忙跑腿,身为一个男人,你也应该义不容辞的啊。”陈志远教训道。r

修杰楷不想把那些陈年往事翻出来说,只好不反驳了。r

“老大,这个美女老师不错吧,难道你就没点想法?”修杰楷突然猥琐的往陈志远身边一凑,轻声说道。r

陈志远不屑的瞄了一下修杰楷,道:“难道就你这样,还对别人有想法?”r

“嘿嘿。”修杰楷讪讪一笑,道:“我当然是没有那个本事了,不过你不同啊,你可是金融的风云人物,虽然她年纪长了一些,但是人各方面都是优秀的啊。”r

“算了吧,这种天坑,我跳下去,可就爬不起来了。”陈志远不在乎的说道,杰西卡,陈志远是有色心没有色胆,不然的话,昨晚就把杰西卡给叉叉圈圈了,还用得着纠结那么半天么。r

“老大,你可是我心目中的老大啊,难道你还怕一个女人不成。”修杰楷满脸失望的看着陈志远说道,他很希望陈志远和杰西卡两人能发展点什么,有点想要看好戏的心态。r

“女人如虎,难道你没听说过。”女人,这绝对不是一个可以小看的物种,陈志远最近在网络上看到一句笑话,是这么说的,‘女人,每月流血不止,但却不死,这真尼玛是逆天的存在啊。’虽然这话说得有些夸张,但陈志远觉得并非是没有道理的,女人,很多时候,都是得罪不起的,因为她们一旦生气,会引发你想象不到的后果。r

一天的课程下来,陈志远算是很轻松的,因为他只对理科方面感兴趣,所以其他的课程他一般都在放空的状态,接着周月灵,精神饱满的开着车回到美女公寓。r

周月灵累得直接趴在沙发上,而陈志远在房间里上了会儿网,就开始做饭了。r

七点过的时候,几位大美女都回来了,今天似乎是劳累日一般,个个都进门就找了个地方就躺下,看样子都累的不行。r

“你们这是怎么了?参战去了?最近没出抗日活动啊。”陈志远开着玩笑说道。r

虞诗宜摆了摆手,道:“哎,最近和岛国的事情你难道不知道,为了一个岛,都快闹翻天了,最近在组织抵制货物的事情。”r

“还真跟岛国有关?”陈志远一听马上来了兴趣,最近两国关系日益僵化,陈志远也在随时关注着这件事情,毕竟他也是一个中国人。r

“上海的很多公司都在联合抵制日货,并且我们还得协助政府平息那些闹事的家伙。”萧意涵也参与其中,对陈志远说道。r

“最近新闻上常常爆料,现在那些日产车可都不敢开出们了,真够悲剧的。”陈志远感叹着说道,幸好美女公寓没有岛国出产的车,不然的话,估计也会遇难的。r

“是够惨的,真不知道这些砸车的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竟然会做出这么愚蠢的行为。”虞诗宜有些气愤的说道。r

对于虞诗宜的态度,陈志远有些不解,难道虞诗宜不认同抵制日货吗?那她为什么又要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问道:“怎么这么说?”r

虞诗宜不屑一笑,道:“砸车,砸的车全是国人自己花血汗钱买的,损失的是自己的国人,跟岛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而且他们不觉得这种窝里斗很可笑吗?他们还当真认为这种行为就能让岛国人民感到威胁?可事实呢?岛国人民看到这种行为的时候,在干什么?在偷笑,因为这些车辆需要修复,而修复的原料还是从岛国进口的,这对于他们来说,又是一笔收入,既能看戏,又能赚钱,你说他们还会气愤吗?”r

听虞诗宜这么一说,陈志远恍然大悟啊,他以前感觉这种行为那是非常的热血,搞得他也忍不住想要参加,但是听虞诗宜这么一说,再联想到当岛国人民看到这种报道时的偷笑,陈志远就有些恶寒啊,幸好他自己没去参加这种行为。r

“但是不这么做,又能怎么抵制日货呢?”陈志远好奇道。r

“政府出面,否者的话,根本不可能。”萧意涵斩钉截铁的说道,现在的国民团结意识根本就不强烈,如果不是政府强制执行的话,要完全的抵制日货,这根本就是无法实现的事情。r

“这估计不可能吧,如果政府出面,这件事情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对于政事,陈志远了解得不多,但是他也知道,这件事情如果是由政府出面的话,会引起大多的轩然大波。r

这时,官羽回来了,听到几人讨论的话题,笑了笑,说道:“这件事情轮不到我们管了。”r

“为什么?”萧意涵疑惑的看着官羽,同时美女公寓的所有人都转过头把官羽看着。r

“这件事情已经有人出面了,只要他出面,一切都会变得很简单。”官羽一脸神秘的说道。r

“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不会真的是政府吧?”萧意涵一脸不相信的说道。r

“辉爷。”官羽有意无意的看了看陈志远。r

辉爷,上海只要有点世面的人都知道,辉爷是最痛恨日本人的,如果他要出面管这件事情,那可就不简单了,而且效果可能把政府出面还要来得好,只是他要用什么方式来做这件事情?用他那种铁血手段,这应该不可能吧。r

这么凑巧,陈志远的电话响了,而来电显示竟然就是辉爷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