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70章 魏公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修杰楷似乎真的是无路可走了,死皮赖脸的跟在陈志远身旁,陈志远去哪,他就去哪,也不说话,就一直幽怨的表情看着陈志远,如同一个怨妇般,这让陈志远很是无奈,这小子打骂都不走,这可是严重的妨碍了陈志远的生活,而且这样也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现在很流行搞基这两字,而在学院有众多学姐对陈志远示爱,但是都遭到了拒绝,现在这种情况,很容易让人怀疑陈志远的性取向,这可是让陈志远接受不了。r

“最后一次。”陈志远冷淡的说道。r

修杰楷一听,如释重负,说道:“老大,最后一次,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了。”r

放学之后,陈志远先把周月灵送回家,随后又到学院去接修杰楷,一同赶往他女神的家里,在路上,修杰楷对陈志远仔细的描述了下他女神家里的人,对她的爷爷更是连细节都没有放过,陈志远倒是不关心这些,要打别人家孙女的主意又不是他,他只是去见见对方,所以根本轮不到陈志远去担心。r

“对了,说了这么半天,你女神叫什么,你小子还从来没有给我说过啊。”陈志远对修杰楷问道。r

“失误失误,她叫魏静,名字很好听吧。”修杰楷真的是走火入魔了,只是提起别人的名字而已,就是一脸的痴迷状。r

“魏静,名字不错,可我早就说过了,她不适合你。”陈志远好心提醒过修杰楷,不过这小子不撞南墙不回头,陈志远也没有办法,而事实证明,修杰楷确实没有那能力。r

魏静的家在一栋很老的住宅区,不过如果了解情况的人,都会知道,能够住在这里的人,都不一般,因为这里居住着的人大多数是政界商界的佼佼者的养老之地,在这里出入的人,以前可都是上海的名人,虽然现在已经退居幕后,但是死了的骆驼也是有重量的,只要他们肯站出来说声一两句,那能量也是非比寻常的。r

敲响魏静的家门,开门的是魏静,陈志远和修杰楷走到魏静的家里,清一色的红檀木家具,很复古,但是透露着奢华的气息,这些家具,那都是能够列为古董范畴的,魏静家里不过是开街边小餐馆的,陈志远没想到他们居然会这么有钱,看来在小的店,只要是经营有方,那都是要赚大钱的啊。r

“魏静,你爷爷在家吗?这位就是以前帮你解题的人。”修杰楷有些羞愧的说道,他虽然从来没有对魏静说过解题的人是他,但是也从来没有提起过是找人帮忙的。r

上次在餐馆,魏静遇到的难题就是陈志远帮忙解决的,所以她当然不会忘,微笑着对陈志远点了点头,随后才说道:“爷爷在书房,你们坐会吧,等下应该就会出来的。”r

两人坐在沙发上,修杰楷如坐针毡,而陈志远就趁着这点时间好好的打量了一下魏静的家里,客厅角落里坐落着一个书柜,柜子上全是房门了的书籍,这些书籍大多数都和数学方面有关,而且有些书籍还非常的冷门,看样子,魏静对于数学的痴迷超出陈志远想象的很多,也不知道她爷爷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r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书房门终于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头发半白的老人家,老人家抬起头看了陈志远和修杰楷一眼,随后对魏静说道:“乖孙女,给我沏壶茶来了。”r

修杰楷战战兢兢的起身,对老人家说道:“魏爷爷,他就是帮你孙女解题的人。”r

陈志远见状,马上站起身来,说道:“魏爷爷你好,我叫陈志远。”r

陈志远?当修杰楷口中所谓的魏爷爷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丝光芒,修杰楷和陈志远都是雏,自然不知道他们眼前这个魏爷爷是什么身份,他就是陈老口中所谓的魏公,那个菲尔兹的得主,而前两天让陈志远几乎憋出内伤的题就是他出的,那时候在陈老的办公室,魏公很想见见陈志远,但是陈老那小子的老头不答应,没想到,陈志远居然会自动送上门。r

“小伙子觉得自己的数学很行吗?居然帮别人用这种方式追女朋友。”魏公不屑的看着陈志远说道。r

“是的。”陈志远的回答可是石破惊天啊,让修杰楷和魏公都愣住了,两人看着陈志远的眼神震惊得无以复加,修杰楷更加没有想到,陈志远居然这么不谦虚。r

“哈哈哈哈。”魏公突然大笑起来,道:“好小子,真有你的。”r

修杰楷被魏公这么一笑弄得莫名其妙,而陈志远倒是不觉得什么,以他的立场,他觉得自己说的话并没有什么可惊讶的,面对的魏爷爷,是修杰楷想要追的女孩的爷爷,不管他一分钱的事情,俗话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次来魏静的家是修杰楷死缠烂打的结果,陈志远并非自愿,所以说什么做什么,都任由陈志远高兴,而且陈志远还有个想法,把双方的关系搞得越姜越好,让修杰楷知难而退,否者的话,修杰楷真的得栽在魏静的手里。r

“魏爷爷,不知道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情。”陈志远问道。r

“没多大个事,我就是不服这小子拿着别人的成果来追我的孙女。”魏公其实只是打算让魏静知道真想,顺便吓吓修杰楷,好让他知难而退,他根本就没有预料到修杰楷真的会把陈志远找来。r

修杰楷汗颜得说不出一句话来,陈志远心中叹气的看了一眼修杰楷,对魏公说道:“我也劝过我这个兄弟了,不过他不听而已,看样子,魏爷爷似乎也不看好他们两人吧。”r

“既然你这么爽快,我就不瞒你了,跟你说的一样,我确实很不看好他们,而且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更加不会让魏静和这臭小子交往。”魏公在数学的成就是上海无人能及的,数学,是追求真理,追求真实答案的科目,所以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弄虚作假的人,这件事情被他识破之后,魏公就已经决定了要断绝魏静和修杰楷的关系。r

陈志远点了点头,这也是他想要的后果,而他这么做并非是不帮修杰楷,而是因为修杰楷和魏静真的不合适,就算是勉强在一起,两人也不可能长久,与其是分手的结果,倒不如不开始,也免得修杰楷伤得那么重,这一点也证明,陈志远真的是把修杰楷当作朋友看待,才会这么处处为他着想。r

“那我们就先这走了。”陈志远拉着修杰楷站起身来。r

“快吃饭了,吃了饭再走吧。”魏公挽留道。r

想在魏公家吃饭的人,那可是多不胜数,但是真正有资格坐在魏公家的餐桌上的,偌大个上海还真找不出几个人来,这是陈志远的幸运,不过陈志远可不这么认为,对魏公说道:“不用了,我们都还得赶回家的。”r

离开魏静的家,修杰楷就如同丢了三魂一般双眼无神,失魂落魄的样子看得陈志远阵阵蛋疼。r

“我早就劝过你了,可是你不听,别说我不够朋友,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你好,如果你要怪我的话,我也没什么好说的。”陈志远对修杰楷说道。r

修杰楷攀着陈志远的肩膀,道:“好兄弟,我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怪你呢,这段时间,你能帮的已经帮了,不过这种结果来得太快,我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而已,陪我喝一杯吧,我想醉过之后,我就会忘记的。”r

酒入愁肠愁更愁啊,不过陈志远可不是那些2B文青,道:“在喝酒之前,你是不是得请我吃一顿?”r

“当然。”修杰楷爽快的说道。r

陈志远打了个电话回美女公寓,告诉她们今晚会晚点回家,让她们自备晚餐,在遭到周月灵和苏思维一阵不满之后,陈志远和修杰楷两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吃饭,便去了酒吧,喝酒,当然是得酒吧这种地方才有那气氛,而且还有猎艳的机会,这对于现在的修杰楷来说,是最适合的地方。r

时间还有些早,酒吧刚开门,客人并不多,来来往往的大多都是酒吧的服务生,陈志远和修杰楷两人在吧台一杯接一杯,陈志远的酒量不算好,修杰楷更是糟的一塌糊涂,酒吧正开始上客,修杰楷就已经喝得七荤八素的,走路摇摇晃晃,还好陈志远保持着几分清醒。r

酒吧是个奇怪的地方,在昏暗的灯光下,在酒精的刺激下,似乎里面的女人个个都是天姿国色,陈志远不过是环绕一周,就发现了很多让人燃起欲望的脸蛋和火辣的身材,肾上腺素激增,陈志远把修杰楷背到卡座之后,便走上了舞池,群魔乱舞虽然不入眼,但是其中的快乐只有当事人能够懂,各种揩油毫不手软,一个目标自动送入怀中,陈志远也不退却,直接搂着那位美女便上下其手。r

“帅哥,一晚300快,很便宜的哦。”只听那位美女在陈志远耳边轻声说道,这让已经陶醉的陈志远马上清醒了过来,他还以为自己遇到艳遇了,没想到居然碰上鸡,晦气啊,陈志远赶紧放开那位美女,回到卡座里。r

“哇靠。”走到卡座,只见修杰楷和一个女人搂着激吻得火热,这家伙醉成这副模样了还能先手夺人,陈志远真是拜服啊,虽然看不清女人的长相,但是穿着火爆,身材火辣,应该是不错的货色,陈志远也就不打扰他们两人继续激情了,走出卡座,难得这么放肆一次,陈志远当然不会收敛,继续寻找自己的目标。r

在吧台,陈志远发现了一个单身的女人,手持高脚杯,似乎在喝酒解闷,这可是最容易上手的猎物,陈志远走到她身边,要了一杯酒之后,善意了看了一眼那个单身女人,随后便故作不关心的喝着酒,这种低劣的猎艳手段,恐怕也只有陈志远会用,不过那个女人似乎并不在乎,和陈志远闲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