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72章 猎人学院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修三爷突然发怒,陈志远顿时之间不知所措,从修三爷的口气中,陈志远可以感受到他的狂妄,看他的样子,似乎只要是修杰楷喜欢的,想要的,他就会在背后不遗余力的帮助修杰楷得到,可是修杰楷喜欢的并不是一个物品,不是说想得到就能够得到的,而且魏静的家底似乎也是不简单的。r

“叔叔,你别急,年轻人的男欢女爱,这都要双方同意那才行,我看你的样子似乎是很想帮修杰楷,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女方不愿意跟修杰楷在一起,哪怕是你威胁她,你真的认为修杰楷能够开心吗?”陈志远劝说道,他并不怕修三爷迁怒于他,还是那句老话,修杰楷和魏静根本不合适,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r

“你个小屁孩懂什么,女人,只要生米煮成熟饭,她不认也只有认。”修三爷不屑的说道。r

陈志远不屑一笑,道:“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的话,你尽管可以试试,不过我要提醒你,你这样做,修杰楷很大可能的会不高兴,我怕到时候他不禁没有拥有那个女孩,还让你们父子关系破裂,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r

‘砰’r

突然,房门被大力的撞开,从外面冲进来一群孔武有力的壮汉,个个凶神恶煞,随后,进来一个在上海让日本人闻风丧胆的人物,辉爷。r

陈志远不知道辉爷为什么会来这里,而修三爷似乎也是同样如此,两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辉爷。r

“修老三,我收到消息,听说你绑了我一个兄弟,我特地来看看他。”辉爷没有看陈志远,而是直接走到沙发旁边,稳稳的坐下,翘着二郎腿对修三爷说道。r

修三爷明显是非常的顾忌辉爷,说道:“辉爷你这是说哪话,你的兄弟我怎么敢动,我不过是请了我儿子的同学来聊聊家常遍了。”r

“聊家常?”辉爷冷笑道:“聊家常需要这么多保镖在这吗?”r

在上海,修三爷势力很强,但是再强,也不可能强过辉爷,而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叫陈志远的小子竟然跟辉爷有关系,这突然让他想到了上次他缺席的群雄大会,听说在那次大会上辉爷结实了一个年轻人,而且还请去家中做客,莫非就是这小子?r

“辉爷,你不是不知道,我最近烦事缠身,自然会在身边多带些人。”修三爷笑着说道。r

“我在来之前已经了解过事情了,以前我就给你说过,年轻人的生活,不需要我们这辈人插手,你总是不听,现在道上都知道你的儿子都不想认你这个爹了,你居然还不知悔改。”辉爷无奈的说道。r

“辉爷说得是,但是我这个当爹的,也不能看着自己儿子受委屈不出面啊。”对于这种劝告,已经不知道多少人对修三爷说过了,当下修三爷会听进去,但是一旦看到修杰楷在外憋屈了,他就会忍不住出面解决,如同辉爷所说,在修杰楷知道修三爷暗中干了不少事情之后,这两父子的关系的确日渐疏远。r

“宠孩子,那是在十八岁之前,十八岁之后,孩子们就成年了,他们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方式去过自己的生活,别怪我不警告你,你再这么下去,不仅仅是你儿子不认你,你会抖出更大的篓子的。”辉爷虽然无大事不出门,但是对于上海各个老大的情况都了如指掌,修三爷为了帮他儿子出头,已经惹得怨言四起,如果不是他压着,恐怕那些人早就找修三爷算账了。r

“知道了。”修三爷点了点头说道。r

“人我带走了。”辉爷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说道。r

陈志远跟着辉爷离开景秀花园,坐上辉爷的车,陈志远很好奇为什么辉爷会知道这件事情,问道:“辉爷,你怎么知道我在景秀花园?”r

“今天你去的那个酒吧是我的场子,我听说你被人带走了,便让人跟踪你,没想到又是修老三为了他儿子搞出来的事情。”辉爷无奈的说道。r

“谢谢辉爷。”陈志远充满真诚的说道。r

“不用谢我,我早就把你当兄弟,你的事情,我自然是要管,对了,听说最近你们在找一个叫廖涛的人?”r

辉爷突然提起廖涛,这让陈志远有些疑惑,官羽在道上已经发出了通缉令,辉爷听过廖涛不足以为奇,但是让他问出口,这件事情就不简单了。r

“辉爷,你知道他在哪?”陈志远问道。r

“我的确是知道一个叫廖涛的家伙,最近才来上海没多久,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辉爷做事都极为警惕,对于他自己的势力,他都非常的了解,下面的那些小弟虽然不会一一去了解,但是他们的背景资料他大概都会去看一遍,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任何一些细节辉爷都不会放过,所以他直到今天还能稳稳的站住长江三角的老大地位,对于这个廖涛,是他的组织新进的成员,现在在一家KTV帮手,他也是前些天才知道的。r

“辉爷,你能带我去看看吗?”不管是不是那个廖涛,陈志远都觉得不能放过任何的一丝机会,廖涛一日不除,美女公寓就一日得不到安宁。r

“行啊,我们顺便喝两杯。”r

辉爷旗下KTV,酒吧,洗浴中心,多不胜数,但是他却能一一的记下自己店铺的名字和街道,甚至是门牌号,这是辉爷可怕的其中一点,不过这一点几乎没什么人知道。r

来到这家名为旗胜的KTV,陈志远率先就看到照片上的LED闪烁这几个大字,‘日本人与狗不得入内’,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拒绝日本人,恐怕偌大个上海,就只有辉爷一人,佩服不用说了,从认识辉爷,知道辉爷的事迹之后,陈志远就对辉爷佩服得五体投地。r

KTV经理看到辉爷的时候,马上迎了上来,战战兢兢,辉爷平时是从来不来这些场子的,就算月结,也是由别人来收,恭敬的喊了一声:“辉爷。”r

辉爷点了点头,道:“这里是不是有个服务生叫廖涛的?”r

“恩。”经理回答道。r

“让他出来见我。”辉爷边走边说,走到最近的一个包厢,也不管有没有人就直接进去,恰巧的时候,里面的人正唱得嗨,对于这个不速之客,那些客人明显充满了不满,但是经理在他们耳边轻语了一番之后,一群人马上离开了包厢。r

经理让三个服务生把包厢瞬间打扫得干干净净之后,走出了包厢,估计是去找廖涛了,没过多长时间,经理又一个人回来了,对辉爷说道:“辉爷,廖涛今天休假没来上班。”r

“知道他住什么地方吗?”辉爷问道。r

“他没在员工宿舍住,不过其他的同事应该知道,我找点人来问问。”经理又走了出去,心中满腹疑惑,辉爷这么大阵仗的找一个小弟,而且还亲自前来,廖涛这家伙是做了什么事情,引起辉爷这么大的重视。r

经过几次询问之后,这里所有的员工都不知道廖涛住什么地方,甚至连廖涛的电话都没人有,经理无奈,只能够如实汇报。r

“看来就是他了,只有他才做得这么谨慎。”陈志远肯定的说道,一个人要不是心虚,恐怕不会连同事之间的电话号码都不留吧,毕竟同事之间的感情的需要联络的,在外上班,搞孤立可不是一件好事。r

辉爷点了点头,道:“我会让人帮着找的,你放心吧。”r

“谢谢辉爷了。”陈志远感激的说道,如果这事有辉爷插手,就事半功倍了。r

“不说谢,我们两兄弟很久没喝酒了,今晚喝个痛快。”辉爷豪爽的说道,随后让经理直接提了两打啤酒来,连杯子都省了,直接和陈志远吹瓶。r

辉爷平时是不怎么喝酒的,但是酒量可是惊人,而陈志远弱鸡一个,不到三个回合就已经躺下了,满嘴胡言乱语,也听不清到底是在说些什么。r

辉爷见陈志远趴下了,叫来经理,说道:“今晚给我这兄弟安排两个女人,好生服侍。”r

随后,陈志远由经理搀扶着出去,当两人离开包厢的时候,辉爷身旁的三娘问道:“哥,你怎么会这小子这么好?”r

虽然三娘是辉爷的手下,但是他是第一批跟着辉爷打天下的,辉爷一直把他当作兄弟,两人之间无话不谈,而这么多年来,三娘还从来没看过辉爷对谁这么好,这么照顾,所以心里有些疑问也是难免的。r

“难道你不觉得这小子很像一个人?”辉爷似乎话中有话。r

“你是说……。”r

三娘话还没说完,辉爷就打断道:“那个人的名字不用提了,不过他们之间的确有很多的共同点,上海已经安稳太长时间了,整个中国似乎已经没有热潮可言了,要让中国热闹起来,就只能靠着这批年轻人的魄力,这小子连持枪霸子的女人都敢上,我还真想看看,如果他今后有势力了,究竟会有怎么样的一番作为。”r

三娘猥琐一笑,他们都知道陈志远和陈婷之间的事情,的确就如同辉爷所说,陈志远连成都军区大院的未婚妻都敢上,要是让他有朝一日得势,这天下,说不准得有多热闹呢。r

“可是,陈志远这身板,恐怕没那能耐吧。”三娘担心的说道,在社会上混,没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和好的身上,那就是找死,而陈志远正属于找死的范畴。r

“猎人学院。”r

三娘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惊恐,嘴皮不住的发颤,这四个字如同梦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