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73章 惊天一问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陈志远迷迷糊糊的醒来,不知身在何方,当他看到身边躺在两个女人的时候,吓得马上蹦下了床,他的最后记忆,还停留在和辉爷拼酒的时候,什么时候来到这里,什么时候身边又躺了两个女人,他完全不知道,下意识的摸了摸胯下,看来昨晚酒后乱性了,但是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一点记忆都没有呢?陈志远有点遗憾啊。r

这时,两个女人也睡眼朦胧的醒了过来,坐在床上一语不发,这让陈志远觉得一阵尴尬。r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陈志远问道。r

“辉爷安排的。”其中一个一头黑亮长发的妹子说道,看样子年纪不大,长相很好,属于美女级别的,肌肤雪白,这让一大早起来的陈志远又充满了欲望,更加刺激的是,妹子半掩酥胸。r

“不好意思,昨晚喝多了。”陈志远尴尬的说道。r

“没什么,我们先去洗澡了。”两位美女似乎很害羞,一直不敢正视陈志远,一人裹着一张床单就朝浴室走去。r

当两人离开床的时候,陈志远震惊的发现床上的两处落红,这……陈志远难以置信啊,难道说她们两人都是第一次?而自己爆发的一次性上了两个处?辉爷这安排未免也太让人惊喜了吧,虽然陈志远一直不介意对方以前的关系,但是每个男人心底终究还是希望自己的另一半的第一次是自己的,陈志远也不例外。r

等两人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身上依旧是一丝不挂,看她们的样子,羞怯已经好了很多,陈志远也不觉得愧疚,既然她们是辉爷安排的,那么应该是知道事情会发展到什么地步的,对两人说道:“你们和辉爷是什么关系?”r

“不能说。”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r

“额……这样啊,那算了吧,饿了吗?我请吃早餐。”陈志远对她们不熟悉,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所以气氛僵住了,陈志远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r

两人摇了摇头,道:“我们的任务已经完了,该走了。”r

说罢,两人穿好衣服便直接离开了房间,留下陈志远愣愣的发呆?任务?她们只把这件事情当作是一个任务吗?这让陈志远更加好奇她们和辉爷的关系了。r

本来在她们洗澡的过程中,陈志远还幻想着能够再来一次,毕竟昨晚陈志远什么都记不起来了,遗憾啊,不过两人走了,陈志远也只好悻悻离去,时间尚早,陈志远回到美女公寓的时候,众美女们刚好起床洗簌,看到一夜未归的陈志远,苏思维和周月灵两人马上拉着陈志远开始盘问起来。r

对于两人的盘问,陈志远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如果把昨晚的事情告诉她们了,那还不得闹翻了天,还有可能会被直接赶出美女公寓,陈志远可没傻到什么都要老实交代,只好随便说了几句敷衍了事。r

“随便找点借口就想打发我们,你还真是想得好呢。”苏思维明显不打算放过陈志远,拉着陈志远继续逼问道:“老实交代,不然的话,今晚你就别想进门了。”r

“好了好了。”官羽此刻出来救火,道:“你们不用这么问他,而他呢,也不是去干什么龌蹉的事情,昨晚辉爷给我打过电话,说你和他喝醉了,他安排你在外面住了一晚。”r

陈志远汗颜啊,有没有龌蹉,也就他自己和辉爷知道,不过他没想到辉爷还会特意给官羽打电话告诉自己的消息,看来辉爷对自己非常的重视啊。r

“官姐,还好有你作证。”陈志远笑着说道。r

“哼。”苏思维和周月灵两人同时一声冷哼,算是放过了陈志远。r

陈志远以为已经完事了,谁知道陈志远刚踏进自己房间的时候,官羽也同时走了进来,并且把门关上。r

“官姐,有事吗?”陈志远看着官羽疑惑道。r

“昨晚你怎么和辉爷在一起?”官羽好奇道。r

官羽问了,于是陈志远只好把昨天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官羽,当然,除了晚上双飞的事情,官羽听后,眼神异样的看着陈志远,道:“辉爷近些年来除了那些日本人,很少管道上的事情,这次竟然为了你亲自去查廖涛的事情,你小子倒是能耐不错啊。”r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辉爷似乎很看重我。”陈志远也非常奇怪这一点,要说钱,陈志远绝对没有,要说武力,陈志远还敌不过三娘一只手,陈志远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取之处能够得到辉爷的重视。r

“不管怎么样,都是一件好事,至少你有一个无人能及的靠山。”官羽笑着说道。r

“希望是吧。”陈志远一脸苦笑的回到。r

搭着周月灵去学院,刚到门口,陈志远就看到修杰楷那家伙对自己招手,陈志远懒得理他,直接无视的开车去停车场,修杰楷就这么在后面追啊,喊啊,直到停车场才停下来喘息。r

“老大,你没看见我吗?”修杰楷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r

“哦,现在看见了,你怎么在这?”陈志远故作惊讶的说道。r

“呃……老大,你就别玩我了行不。”修杰楷知道陈志远这是生气了,昨天的事情的确是他不对,所以他才这么早的就在校门口等着陈志远,准备赔罪。r

“玩你?我可不敢,你那些保镖不得废我手足。”陈志远不屑的说道。r

“你都知道了?”修杰楷不是故意隐瞒这些事情,不过他觉得这些事情没什么好说的,也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而且他根本就不喜欢那些保镖整天跟着他。r

“应该说我总算是知道了。”陈志远也不是生气,只是有些不满而已。r

“哎,老大,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有些事情,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修杰楷苦笑着说道。r

昨天和修三爷谈话和辉爷的话中,陈志远知道修杰楷和他老爸的关系不好,所以也就不故意玩他了,问道:“找我什么事?”r

“嘿嘿,老大,我已经想通了,我决定不追魏静了,所以特地来感谢你。”修杰楷似乎是真的放下了,笑得灿烂。r

“知道自己没那能力就好,不过感谢就免了,我今天事情还多,不跟你费时间。”陈志远说道。r

“恩,下次吧,下次我好好的请你大餐一顿。”修杰楷昨晚回家抱着马桶吐了一晚上,在那过程中他也想清楚了,魏静是要出国留学的人,是要拿高学位的,而他,只想在篮球的舞台上耀眼,两人的目标不同,根深蒂固的信念也不同,就算是能够侥幸在一起,也不可能长久,想通了这一切的修杰楷如释重负,也终于彻底的放弃了追求魏静的想法,而之所以他会这么快的放弃,完全是因为陈志远,所以才会这么大早的想把这消息告诉陈志远。r

“恩。”陈志远点了点头,随后两人就分道扬镳。r

陈志远之所以会这么急,因为今天有一堂课他非常的感兴趣,是讲解女生生理期的,这种课一般都只有女生会去听,但是陈志远却堂而皇之的坐在了课室之中,那些女生眼神怪异,就连教课老师也同是如此,但是教学是不分男女的,任何人都有权利坐在这里,老师也只好默认了陈志远的存在,但是整堂课,因为有陈志远的存在,那些女生几乎都不敢发问,这搞得老师一个人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甚至到后面都无话可讲,而离下课都还有十多分钟的时间。r

陈志远见老师停顿下来,问道:“老师,怎么不继续了?”r

教课老师被这么一问,满脸尴尬,如果不是陈志远在场,那些女生踊跃发问,一堂课下来根本就不可能有空白的时间,但是这个罪魁祸首却浑然不知。r

“这位同学,你还有什么地方不明白吗?”教课老师对陈志远问道。r

陈志远眉头微皱,道:“到谈不上不明白,不过有一点,我没想通。”r

“什么地方,说出来让老师为你解答。”教课老师松了一口气,就借用这个问题,拖延掉剩下的时间,应该是没问题的吧。r

“女性在生理期如果有性行为,会有什么坏处呢?我今天来一直想了解这一点,但是老师你始终没讲到这里。”陈志远一语石破惊天,教课老师呆立当场,所有女同学惊讶得目瞪口呆,整个课室顿时鸦雀无声。r

“这位同学,生理期发生性行为,那会很容易的让女方感染病菌,产生各种妇科炎症。”教课老师对陈志远解释道,她脑子里现在还在嗡嗡的响,她想不明白,这位同学问这个问题的出发点是什么。r

“哦,那这么说,就是不行了?”陈志远继续问道。r

“为了女方好,这是不行的。”教课老师肯定道。r

这下劲爆的来了,陈志远这家伙竟然叹了口气,满脸失望的摇了摇头,整个课室的人几乎崩溃了,在陈志远摇头的那一瞬间,她们都感受到陈志远是在遗憾什么。r

老师此时很想爆发出一句‘同学,难道一个礼拜你也忍不住吗?’但是考虑到自己的身份,老师只好忍了。r

陈志远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这一问,居然在短短的半天时间内传遍了整个金融学院,陈志远又被推上了刀口浪尖,每人口中都在讨论着有关李逸飞的话题,其中不乏一些色狼,变态的词汇用在陈志远身上,这下陈志远当真是欲哭无泪了,他本来只是一点点的好奇而已,没想到这一问,竟然引发了蝴蝶效应,这下在金融学院难做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