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47章 幕后黑手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当头一棒直接让陈志远硬生生的倒地晕厥过去,眼看着这一幕的周月灵终于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如果不是她,陈志远就绝对不会被那个无耻的家伙偷袭,看着陈志远后脑勺血流如注,周月灵的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掉。r

“小妹妹,你看看这家伙多不中用,还是让哥哥来安慰安慰你吧。”身穿米黄色休闲服的小混混摩拳擦掌的朝周月灵走过去,眼神不自主的在胸部和大腿根部流转,其用意非常明显。r

“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周月灵恶狠狠的说道,她现在已经不关心自己等会儿会受到怎么样的惩罚,脑子里面唯一的想法就是,只要她能够逃过这一劫,一定要让这些家伙不得好死,陈志远挨的两棍,她会亲手奉还。r

“哟,小妹妹,你可别嘴硬,哥哥从小是吓大的。”r

此时没人注意到,浑身是血的陈志远竟然站了起来,那几个小混混都将目光放在了周月灵的身上,似乎在他们脑子里已经出现了周月灵在他们胯下呻吟的场面,但是,陈志远昏厥片刻,并没有倒下,趁着那几个家伙不注意,陈志远随手捡起一根废旧的钢管,那几个还沉浸在意淫之中的小混混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感觉,被陈志远一个个的放倒在地。r

陈志远虽然清醒了过来,但是双眼非常模糊,靠着那模糊的人影,陈志远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钢管挥在那几个家伙身上,平时纵欲过度的几个小混混哪禁得起这种强力的打击,一个个倒地哀嚎不断。r

陈志远迷迷糊糊的走到周月灵身边,将周月灵身上的绳子解开,口齿不清的说道:“你……再不跟我……跟我走,他们不会饶过你的。”r

周月灵被松绑之后,赶紧扶着陈志远,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r

满脸鲜血的陈志远如同恶魔一般的微笑道:“没事,两棍子力气太小,对我来说挠痒痒一样。”r

“砰”r

工厂的大门被打开,官羽一脸愤怒的带着一群人冲了进来,当她看到周月灵完好无损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接到苏思维的电话说周月灵被绑架了,官羽心里担心得要命,走到周月灵的身边,关心道:“你没什么事情吧?”r

周月灵看到了官羽如同看到了自己的生命支柱,泫然欲泣的说道:“官姐,我没事,可是陈志远……。”r

说到底,陈志远并不是美女公寓的人,尽管官羽想将陈志远扶上黑道,但是陈志远的性命永远不会有美女公寓其他人的性命昂贵,在了解过周月灵没事之后,迟来的关心才放在陈志远的身上,说道:“我让人送他去医院,你一起吧。”r

周月灵回头看了看那几个被官羽的人包围着的小混混,转过头眼神坚毅的看着官羽,道:“官姐,我不想走,我想亲自动手。”r

官羽似乎很震惊周月灵的这番话,平时周月灵乖巧伶俐,虽然说话大大咧咧的,但是这种越界的事情只字不提,但是今天,她却对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难道这几个家伙可恨到让周月灵都变了性子。r

“恩。”官羽点了点头,她很维护周月灵等女,但是如果是自己的选择,那就另当别论了。r

让几个手下把陈志远送走之后,周月灵拿着刚才打了陈志远的那根木棍走到几个小混混身边,那几个小混混本来以为周月灵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妹,但是现在看来,这才是真正的社会大姐头啊,那几十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可不是开玩笑的,就光是站在那都让他们压力不小。r

“你刚才不是说要安慰安慰我吗?”周月灵眼神狠毒的看着穿米黄色衣服的那个混混,右手拿着木棍不停的在地上敲出‘咚咚咚’的声音。r

“姑奶奶,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就别跟小的计较了。”就他那身板,要挨上一棍,恐怕就直接进入加护病房了,米黄色衣服的家伙对周月灵不停的求饶道。r

周月灵虽然近段时间来因为和陈志远闹别扭,人变得稍微成熟了一些,但是此刻的周月灵似乎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只见她丝毫不顾那家伙的求情,一棍子重重的打在米黄色家伙的大腿之上。r

木黄色衣服的家伙只感觉大腿顿时一阵剧痛袭来,让他忍不住惊叫出声,这还没玩,周月灵紧接着又在他另一只腿上狠狠的给了一棍,随后,刚才那个打了陈志远的家伙也遭受了同样的待遇,直到周月灵打累了,才气喘吁吁的扔掉木棍。r

见周月灵发泄够了,官羽知道这件事情绝非是这几个小混混干得出来的,因为就算他们是看重了周月灵的美色,也没必要叫陈志远来这里吧,对几个小混混问道;“说吧,是谁让你这么干的?”r

“大姐头,你知道道上的规矩,如果我说了,以后可就没得混了啊。”米黄色衣服的家伙一脸哭相的看着官羽,这个女人好像很熟悉,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r

“如果你不说,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没得混了,生或死,你自己选。”官羽目光如炬的看着米黄色衣服的家伙,这件事情如果不问清楚,不揪出幕后黑手,这类似的事件以后肯定还会在发生,官羽可不想美女公寓的几位好姐妹再受到什么伤害。r

“我想起来了,你是官羽?”米黄色衣服的家伙突然一脸惊恐的看着官羽说道。r

官羽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道:“既然知道,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我的手段,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r

“官姐,我说我说,这件事情是光爷让我们办的,不过是为谁办事,我也不清楚,你知道我们这种最低线的混混,是没办法知道这些事情的。”米黄色衣服的家伙虽然没上位,但是在上海的黑道也混了不短的时间,知道官羽的为人,此刻认出来官羽,哪还敢藏着掖着的。r

“光爷?呵呵。“官羽一阵冷笑的摸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道:“光爷,你最近可威风了啊,居然连我的人都敢碰,你的小弟在我手上,我现在在华泾东湾村,我劝你最好还是来一趟。”r

电话那头的光爷听得心惊胆战,他这段时间已经是非常收敛了,怎么会碰到这条竹叶青的人,虽然知道去会有危险,但是官羽的召唤,他不去,明天也就不用在上海出现了,赶忙备车,朝华泾东湾村而去。r

“看来你们那个光爷还是蛮听我的话的嘛。”官羽冷笑着说道。r

“是是是。”米黄色衣服的家伙点头如捣蒜,光爷真名叫刘光,也就是他们这些小弟才叫光爷,至于官羽这种层面的人,叫他小光都是给面子的了。r

马不停蹄的赶到华泾东湾村,刘光岁数不大,也就二十五六,小平头,花衬衫,一双蓝白拖,看来时间仓促,连换衣服的时间都都没敢去浪费。r

刘光走到官羽的面前,点头哈腰的说道:“官姐,这是……?”r

今天刘光确实是让这群小弟来办点事情,因为有人给钱让他们帮忙教训下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子,这两个都是学生,他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很简单的,但是没想到居然把官羽给拉出台面了。r

“你今天绑架的人是谁,你知道吗?”官羽看也不看刘光的说道。r

“这个,我只是知道他们的名字,不过他们都是在校大学生,这跟官姐有什么关系?”刘光一脸疑惑的说道。r

“既然你不知道,那就我来告诉你吧,女生叫周月灵,是我妹妹,而男生叫陈志远,是辉爷器重的人,上次紫金山黑道聚会,相信辉爷是怎么对待陈志远的,你应该听说过吧。而且陈志远也是我表弟,你说说看,这跟我是什么关系?”r

听完官羽这番话,刘光额头冷汗直流,虽然上次紫金山聚会他没资格进去,不过里面的事迹听说不少,的确是有一个跟着官羽去的年轻人得到了辉爷的赏识,而且传言辉爷还把那个小子请到自己别墅吃饭,刘光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得罪这个小子,而且那个女人还是官羽的妹妹,这次的事情可闹大了。r

“官姐,这……,我原本是不打算接这一单,但是对方给过我资料,说这两个只是普通的大学生而已,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是官姐你认识的人,要是知道,就算再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碰官姐的人啊。”刘光一脸懊悔的说道,官羽一句话,他就直接在上海消失,他在上海没钱没势没地位,没什么可值得留恋的,但是这一消失,恐怕就是丢了性命啊,他可不想英年早逝。r

“对方是什么人?”官羽脸色冰冷的问道,既然还有雇主,官羽就必须得把那人给挖出来。r

“这个……。”刘光一脸为难的说道。r

“如果你不想说,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去查,但是你也应该为你今天做的事情付出代价。”官羽对旁边的黑衣大汉使了使眼色,几个大汉瞬间就把刘光给包围了起来。r

“官姐官姐,我说,我说。”一般做这种事情,都不得透露雇主的信息,这是黑道帮忙平事的职业操守,不过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候,刘光哪还顾得上什么职业操守,道:“对方是上海市交警大队队长的女儿,听说是你的妹妹在学校得罪了她的女儿,所以他才会找我来帮他教训教训你妹妹。”r

“交警大队?”官羽一声冷哼,道:“看来这次交警队又得清理清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