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55章 初吻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一顿饭在尴尬的气氛中结束,这一切都是因为王兴而起,相信所有人心里都知道,不过都不愿意说出来罢了,陈志远洗过碗筷,到阳台去收自己洗过的衣服,却没想到官羽正站在阳台上,今天因为气氛不对劲,几女吃过饭都早早的回到二楼自己的房间,现在还留在一楼的,就剩下陈志远个官羽了。r

“官姐,你怎么不睡觉?”陈志远不能视而不见啊,只能问了一个毫无营养的话题。r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不近人情?”官羽突然冷不防的对陈志远问道。r

陈志远差点接不住招,他能说什么?说官羽不近人情,这不是自己找死吗?但是说不是,似乎又有是虚伪了,于是陈志远只好避而不答,说道:“是因为王兴的事吗?”r

官羽点了点头,道:“我不想王兴介入我们的生活,因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们各自的身份背景都不简单,如果和王兴继续接触,王兴很可能就会在不久之后丢失那份可贵的憨厚老实,到那时候,王兴便不再是现在的王兴,苏思维也可能会因此感到失望的。”r

陈志远一直也是以为官羽不和王兴接触的原因是身份之间的差距,却没想到官羽在乎的根本不是身份,而是为了苏思维和王兴才这么做的,官羽的话不错,王兴是个老实人,而她们,都有不简单的背景,人因环境而变,王兴也可能因她们而变,到时候不仅仅是王兴改变,苏思维还很可能因为王兴不再是那个憨厚老实的王兴而感到失望,不过官羽的用心良苦,似乎跟本就没人体会到。r

“官姐,不满你说,在你没说之前,我也跟她们是一样的想法,不过我怎么也没想到,你这么做,竟然是为了他们好。”陈志远苦笑着说道,这个世界太大,人们的心机城府太深,陈志远始终只见识了冰山一角,而官羽似乎正在慢慢的将他的冰山一角扩大。r

“其实我也早就想到这种后果了。”官羽深吸了一口气,刚才也只是心里憋着一口气不吐不快,所以才会对陈志远说,现在说了,心里面也舒服了很多,也准备上楼休息了,不过在上楼之前,官羽叮嘱了陈志远让他别把刚才自己说的这番话告诉其他几女。r

看着官羽上楼的背影,陈志远突然有点心疼,这么一个娇小的身影,背负着太多不为人知的苦,被自己姐妹误会,而她什么也不能做,陈志远突然有种想法,将官羽搂在怀里好好疼惜一番,不过这仅仅的瞬间闪过的一个想法,陈志远事后都觉得心惊胆战的,自己怎么会有这么疯狂的想法,在上海,有多少权柄滔天的家伙想把官羽据为己有都没那资格,自己不过是一个大学生,又哪来的那么雄厚的资本。r

一整夜,官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而与此同时,还有一个人也是如此,那就是陈志远,在听过官羽的一番话之后,对陈志远触感颇深,那番话也一直在他脑海里久久回荡,直到凌晨,两人才昏昏沉沉的睡去。r

‘砰砰砰’r

陈志远掩被而睡,敲门声不断,肯定是周月灵那个死丫头。陈志远不是个赖床的人,但是陈志远才刚睡着不久,实在是没有勇气翻出被窝。r

“陈志远,你起不起来,再不起来,老娘要冲进去了。”周月灵在门外惊声叫道。r

陈志远躲在被窝里,听而不闻。r

周月灵在门外气得咬牙切齿,但是表情瞬间又变得阴险起来,嘴角露出浅浅的坏笑,从包里摸出一把钥匙,竟然直接打开了陈志远的房门。这把钥匙,是在陈志远不注意的时候,她去配的,为的就是让陈志远没有睡懒觉的机会,没想到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r

被窝里的陈志远完全不知道现在周月灵已经进到了他的房间,听到门外没有敲门声,陈志远又安详的睡了过去,但是奇怪的是,被窝里面好像突然多了个什么,一直在自己大腿内侧挠痒,陈志远睡衣太浓,不以为意,翻了个身之后继续睡觉。r

周月灵那个气啊,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被陈志远给无视了,这家伙太目中无人了,因为周月灵不知道陈志远很晚才睡,所以只当陈志远是故意装作不知道自己在的,这让周月灵极为不爽。r

“哈。”周月灵直接跳到陈志远的床上,屁股一坐就坐到了陈志远的身上。r

这一痛,陈志远马上惊醒了,翻开盖着头的杯子,周月灵正得意洋洋的看着他,陈志远一发狠,直接翻身将周月灵压在身上,现在的陈志远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处男了,所以翻身将一个女人压在身下,接下来便有了下意识的动作,开始亲吻周月灵。r

周月灵本来以为陈志远只是想和自己闹闹而已,但是当她感受到陈志远亲到自己嘴唇的时候,周月灵瞬间脑子一片空白,连反抗的意识都没有,就那么让陈志远疯狂的亲吻着自己。r

“啊。”大概过了半分钟的时间,周月灵突然清醒过来,忍不住一声尖叫。r

周月灵这声尖叫也让陈志远清醒了过来,当他看到周月灵在自己身下一脸惊恐的模样以及脑子里不停的回荡着刚才发生的事情,陈志远也不知所措了。r

“我……。”陈志远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着周月灵一脸歉意。r

“你还不下来?”周月灵愤怒的对陈志远说道。r

“啊,好好好好。”陈志远连滚带爬的下床,但是因为刚才的举动过于激情,陈志远难免的产生变化,而且陈志远只传了一条四角裤,所以反应得更加的明显。r

周月灵当然知道陈志远的那个小帐篷是因何而起,满脸羞的通红,奇怪的是,怒气就只有刚才那么一瞬间,而现在,居然已经怒意全消了。r

周月灵冲出陈志远的房间之后,陈志远赶忙穿上衣服,出房门的时候,看到周月灵坐在沙发上,一脸发呆的模样,陈志远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是如果让他知道现在周月灵是在回味刚才和他亲吻时的感觉,不知道陈志远会怎么想。r

“我们……上学了吧?”陈志远小声的提醒着周月灵,虽然他不知道周月灵在想什么,但是刚才发生的那件事,估计想的也不是什么好事。r

周月灵故作满脸怒意的看着陈志远,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人,不然的话,我不会饶过你的。”r

“恩恩恩恩。”陈志远点头如捣蒜,他听苏思维说过周月灵的感情史,有过很多任的男朋友,但是那些男人就连和周月灵牵手都是一种奢望,这就说明,刚刚自己的举动,很可能是夺走了周月灵的初吻,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陈志远不是傻子,又怎么可能把这件事情到处宣扬呢。r

到了学院之后,周月灵就跟什么事情也没发现一样,一脸笑意的拉着她的姐妹聊天谈地,既然她已经不在乎了,陈志远更加不会去多想,但是要命的来了,陈老居然又找上了陈志远,而且表情还非常凝重,在陈志远的记忆里,他还从来没看过陈老现在的这种表情,难道是陈婷的事情东窗事发?今天陈老来找自己算账了?在去办公室的路上,陈志远心都凉了半截。r

“说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陈老办公室里,陈老面色之中微微带着些愤怒问道。r

完了,看样子是真的什么都知道了,陈志远这下是死无全尸了,也只有以老实博取宽大处理,交代道:“当初是她太主动,不过,我也有错,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和她在一起了。”r

“哼。”陈老一声冷哼,对陈志远说道:“你也知道这是你的错,你说吧,现在你打算怎么办?”r

陈志远满脑子的疑惑,陈老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男方那边知道是自己和陈婷的事情,所以已经退婚了?而陈老是准备让自己接手陈婷的?陈婷是个美女不错,但是也只适合做情妇,做老婆,陈志远可玩不起。r

“我……我不想,不愿意。”陈志远虽然有些迟疑,但是说道不想不愿意的时候,语气坚定。r

“你觉得这样可能吗?你的篮球技术这么好,你退出篮球队,这不是让校队在大学生联赛失去了一个主力,我们金融学院从来没有在大学生联赛上取得过好成绩,我听教练说,今年只要球队有你,加上修杰楷,我们球队是很有希望进入前四强的,你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退出篮球队。”陈老怒火滔天的看着陈志远说道。r

“篮……篮……篮球队?”陈志远不可思议的说道。r

“不然你还想干什么?赶紧给我回到篮球队,规矩照旧,每天放学之后一个小时的集训,由不得你拒绝。”陈老语气坚决的说道,平时除了下棋,陈老还有个爱好就是看球,对于他来说,最大的遗憾就是金融学院从来没有在大学生联赛上取得过好成绩,连出线都没有过几次,昨天他去关心了下学校球队,想看看他们的实力,当教练一脸惋惜的告诉陈老本来今年有一个很好的球员,却因为有些原因而退出了,这很是遗憾,也让学校的球队实力大减,在陈老得知这个人就是陈志远的时候,他就在想,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让陈志远回校队,威逼利诱,任何方式。r

“呵呵呵…呵呵呵。”陈志远一脸干笑,刚才可真是惊心动魄啊,陈志远死的心都有了,现在只是这么一件小时,陈志远还有什么值得犹豫的,说道:“既然陈老发话了,我就回篮球队吧。”r

“恩,这样才是是乖孩子,才有奖学金拿的。”陈老满意点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