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50章 淳厚善良的民工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苏思维站在马路边上,心里的担心煎熬着让她心神不定,终于等到了警车,苏思维赶紧为那些警察带路,回到那个出租房,此时那位民工已经躺在血泊之中,警察见状赶紧率先拨打了120呼叫救护车,随后跟着苏思维到了她被绑架的那间屋,廖涛已经趁机溜走,而且属于他的东西一件也没有留下,床上就还剩下苏思维自己的电话。r

“小姐,你先跟我们回去,做一个笔录,然后帮我们做一下疑犯的拼图。”一个中年警察对苏思维说道。r

苏思维点了点头,道:“恩,我能给你们提供一些线索的。”r

坐在警车上,苏思维开机之后不久便接到了官羽打来的电话,将自己的情况以及自己已经脱险告知官羽后,顺便询问了一下周月灵和陈志远的情况,听说周月灵已经脱险,苏思维松了一口气,但是当听到陈志远被打伤刚从手术室出来不久后,苏思维心里顿时着急了起来,如果不是要回警局做笔录,苏思维恨不得马上飞到医院去。r

终于熬过了煎熬的两个小时,做完笔录和拼图,苏思维赶紧朝医院而去,在看到陈志远活生生,并且还有力气开玩笑的时候,苏思维终于放心了。r

“你没事吧?”看到苏思维来了,陈志远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察觉到事情不对的时候,陈志远就知道苏思维的失踪肯定是和廖涛有关系,那时候他就开始有些自责,如果不是自己走得太过匆忙的话,苏思维也不至于会遭遇廖涛的毒手。r

“没什么事,还好有人救了我。”苏思维说道这里,突然表情大变,光顾着担心陈志远,完全忘了问那个民工的情况,苏思维赶紧摸出电话打回了警局,当得知那个民工也在这家医院,并且没有生命危险的事情,苏思维才松了一口气。r

“怎么了?刚才看你表情一下就变了。”虞诗宜走到苏思维身边关心道。r

“刚才是有个民工救了我,不过他也被打伤了,我刚打电话去问了下警局他的情况,听说他也在这家医院,没有什么生命危险。”苏思维对虞诗宜解释道。r

“那你们过去看看他吧,毕竟是别人救了你,何况别人是打工的,医药费肯定有些负担不了的。”陈志远对苏思维说道。r

“恩。”苏思维点了点头,陈志远说这话的意思她明白,而且别人救了她,她付医药费也是应该的,于是和虞诗宜在护士站打听到那个民工的病房之后,两人去楼下买了些水果才去看望民工。r

民工名叫王兴,是四川人,家境贫寒,所以跟着家乡的跟头到上海工地干活,不过为人淳厚善良,乐于助人,在那片工地上口碑极佳,是个不错的人。r

当苏思维和虞诗宜来到王兴病房的时候,王兴已经醒了过来,似乎是同一家医院的包扎手法都一致,民工也因为头部手上所以脑袋被包扎得跟一粽子似的,还好的是,因为有陈志远这个阿三在前,虞诗宜的笑点也高了不少,才没有失礼于人。r

“你没什么事吧?”苏思维走到病床旁,王兴年纪不大,不到三十岁,但是皮肤黝黑,人也显得苍老了一些,此时满脸病态,但是看着苏思维依旧是一脸笑意。r

“我没什么事,我这把贱骨头,受这点小伤死不了的。”王兴一脸憨厚的说道。r

“今天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真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苏思维一脸感激的说道,在廖涛脱光她衣服的时候,她已经放弃了任何的反抗打算,甚至脑子里还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如果不是王兴的出现,苏思维的一生就这么毁了。r

“没什么好谢的,无论是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不会不管的。”王兴是四川人,说着撇脚的普通人,让人感觉有些怪异,四川人中流行着一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四川人说普通话,这句名言可一点不假。r

“不管怎么样,我都应该谢谢你的,你的医药费我会付的,你不用担心,还有误工费,我也会赔偿给你的。”苏思维虽然只是一个护士,但是这仅仅是她的爱好,并不是为了赚钱,家境优越的她根本不会在乎这些小钱,不过她明白,这笔医药费或许就会成为王兴最大的负担,她可不想别人救了自己,还要配上一大笔的医药费。r

王兴一脸尴尬的笑了笑,道:“我也不推辞了,说实话,我们每天日晒雨淋,一天不过一百多块钱,一个月下来,除了生活开支,最多也就剩下一两千存着,这笔医药费对我来说,我确实也有些承担不了,不过误工费就不用了,没干活就拿钱,这钱我拿着也不自在。”r

“不行,你住院这么长的时间,得耽误你不少活儿,误工费你必须拿的,也是你应该拿的。”对于尖酸刻薄的人,苏思维会更加尖酸刻薄,但是对于憨厚老实的人,苏思维也不会去占他们一点便宜。r

“真的不用了,我伤得也不算重,休息几天就行了,哪还需要什么误工费。”王兴推脱道。r

苏思维不再和王兴讨论这个问题,给不给这是她说了才算了,对王兴问道:“你家里人知道你出事了吗?需要通知他们吗?”r

“不不不。”王兴闻言连连摆手,道:“不用告诉他们,我这点小伤,不需要她们在来担心的。”r

“恩,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r

离开王兴的病房,虞诗宜感叹道:“现在这个社会,还有这么老实的人,你说是他傻呢?还是他傻呢?”r

苏思维瞪了一眼虞诗宜,道:“你可别乱说,虽然社会这趟浑水很脏,但是总有那么一些善良的人存在的。”r

“哟哟哟,我是苏大小姐,该不会是别人救了你一次,你就要以身相许了吧。”虞诗宜带着醋意的说道。r

“以身相许到不至于,但是报答一下也是应该的,既然他不要我的误工费,我就在上海帮他找个稳定的工作,这样,也算是感谢他。”苏思维若有所思的说道。r

虞诗宜看苏思维那样子,一脸警惕的说道:“你可别打我的注意,我的公司现在已经不招人了。”r

“切。”苏思维不屑的看着虞诗宜,道:“就你那公司,你招人我还不愿意介绍呢。”r

两人吵吵闹闹的回到陈志远的病房,此时周月灵正在喂陈志远喝粥,两人如同小夫妻一般,虞诗宜见状,不禁打趣道:“你们两结婚这么长时间了,还从来没看过这么柔情蜜意的画面呢。”r

陈志远和周月灵同时瞪了一眼虞诗宜,极有默契,这让虞诗宜又抓到了话说,道:“小两口默契真好,就连瞪人也是一起的,看那神情,还真是有夫妻脸啊。”r

不知道为什么,苏思维在一旁看到这个场景,心里竟然隐隐有些醋意,不过她可没想过自己会对陈志远这家伙吃醋,只把这种感觉当作是绑架的后遗症。r

“好了,别开他们玩笑了,都走吧,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让陈志远好好休息吧。”官羽对众人说道。r

女王发话,还有谁敢不从,不过苏思维今天休假,周月灵因为绑架的事情,也不去学校了,所以即使官羽等人走了,病房里面也还剩下三个人,而且三个人留下的气氛让人感觉格外的诡异,似乎……似乎就是两位恋人被第三者插足一般。r

“苏姐姐,那个廖涛这么变态,你给阿姨说过了没?”周月灵也不知道这种尴尬的气氛是从何而来,只好率先说话,打破这种僵局。r

“恩。”苏思维点了点头,道:“那天和陈志远去见了他之后,我就打了电话回家了,让我妈妈小心这个家伙。”r

“警察把他抓了吗?”周月灵好奇的问道。r

苏思维摇了摇头,道:“没有,警察来的时候,他已经跑了。”r

“你和他在一起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对你说了些什么?”躺在病床上的陈志远问道。r

“他一直说要和我结婚,还打过我,最后如果不是王兴救了我,我恐怕已经被他非礼了。”这件事情似乎并没有给苏思维留下太多的阴影,苏思维是个乐观的人,相信这件事情也只是她生活中的一丝波澜,很快就会平复的。r

“王兴就是救你那个民工吧,等我伤好了,我可得去看看他,现在见义勇为的人可不多了。”陈志远感叹道。r

“是啊。”苏思维点了点头,附和道。r

“不过,你最近还得小心了,廖涛那个家伙既然这么痴迷你,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陈志远对苏思维提醒道。r

“你放心吧,我已经在警局做了他的拼图,他已经被警方通缉了,恐怕是不敢再出现的了。”苏思维无所谓的说道,警方出现,这是苏思维放宽心的最大因素。r

陈志远摇了摇头,道:“指望这些警察,你就没救了,他们一般都是在事情发生之后才会出现的,可事情一旦发生,就挽回不了了,你可别这么放心,而且廖涛这个家伙心里有些变态,我想他是不可能这么容易放弃的,就算是被警方通缉,凭借他对你的痴迷程度,很有可能顶风作案的。”r

苏思维想了想,陈志远说的话确实是有道理,警察是侦破事情还行,但是要指望他们去预防一件犯罪的发生,这还真靠不住,道:“我知道了,这段事情我会小心一些的。”r

“你还是让官姐给你找两个保镖吧,不然的话,你这段事情请假算了,就呆在美女公寓。”陈志远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说道。r

“这怎么行,难道一天不抓住廖涛,我就一天在美女公寓,我可是会疯掉的。”r

两人你来我往,你一句我一句,就想是情侣之间在商讨事情一般,在一旁的周月灵看到这种情况,心里竟然有些微微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