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49章 获救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陈志远被护士从手术室推出来,脑袋包的就跟粽子一样,极为滑稽,原本还很担心陈志远的几女都忍不住窃笑起来,看到她们想笑又故意忍住的样子,陈志远无奈的说道:“想笑就笑吧,不笑以后可就没有机会了。”r

几女听到陈志远的话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特别是虞诗宜,笑得几乎人仰马翻的,不过,此刻的陈志远的确是有些让人忍不住笑意,那头上的纱布裹得真的有才。r

“对了,苏思维呢?怎么没见到她?”陈志远一脸疑惑的问道,周月灵出了事,苏思维没理由不出现的。r

“她休假都在家里睡觉,刚才打她电话没人听,估计还在床上呢。”官羽一脸无奈的说道,苏思维也不是个宅女,但是每当休假的时候,她都在家里睡上一天,一般情况下都是吃晚饭的时候才会出现,她们早就习惯了。r

“这不对啊。”陈志远皱着眉头,道:“我走的时候,我给她说过周月灵出事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她还能睡得着吗?”r

经陈志远这么一说,官羽顿时惊觉,刚才只顾着陈志远和周月灵,完全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苏思维根本就不可能在家里睡觉的,但是如果没有睡觉,苏思维怎么又不接电话呢?r

“这就奇怪了,我打了她的电话两次,可都没人接听。”官羽秀眉微皱的说道。r

“糟了。”陈志远几乎要从床上蹦起来。r

“怎么了?”看陈志远的样子,官羽直觉事情似乎有些严重,脸色马上变得严肃起来。r

“我陪她去相亲过一次,去假装她的男朋友,当时那个男人很明显对苏思维有企图,而且我看得出来,他不会那么轻易放弃,苏思维也给我说过那个男人邀约但是被她拒绝,我怕苏思维不接电话是和那个男友有关。”陈志远担心的说道,那个廖涛绝对不是什么好货,如果苏思维真的落在她手上,后果不堪设想。r

“你离开苏思维的时候,你们在哪?”官羽不愧的黑道大姐,没有丝毫的慌张,立马开始询问关键所在。r

“在汤臣一品。”陈志远回答道。r

官羽摸出电话,拨通汤臣一品保安部的电话,本来想让保安部的人去美女公寓看看苏思维不在家,但是却得知苏思维因为生病,被一个男人扶去医院了,这下事情严重了,周月灵才刚获救,苏思维却又遭遇狼手。r

“肯定是那个廖涛。”陈志远听到官羽说苏思维被人接走,斩钉截铁的说道。r

“你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吗?”官羽问道。r

陈志远摇了摇头,道:“廖涛是苏思维的妈妈介绍来的,并不是本地人,我也不知道他住在哪。”r

除了官羽之外,几女都着急起来了,周月灵被绑架至少还有人联系她们让陈志远去,但是苏思维这可不一样,那个男人是对苏思维有心,肯定是不会主动联系她们的,上海这么大,要找出苏思维,如同大海捞针一般。r

“你好好修养,这件事情我去处理。”说罢,官羽就匆匆离开了医院。r

某个人烟稀少的出租房里,苏思维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脱身,但是就在刚要跨出房间门口的那一瞬间,突然头皮传来一种被拉扯的剧痛,随后她便倒在了床上,而廖涛一脸狰狞的看着自己。r

“你想干什么,难道你不想娶我我了?”苏思维一脸怒气的说道。r

“嘿嘿。”廖涛狰狞的笑道:“我知道你想跑出去找你那个男朋友求救,我可不会傻到放了你。”r

“哼,谁说我要去找他了,我和他已经分手了,我刚才已经答应你了,只要一个月时间内你能追到我,我就嫁给你,你现在这么做,难道不怕我反悔吗?”苏思维掩饰住自己的慌张,故作镇定的说道。r

“分手了?我今天可是看着你们在一起的,如果不是他有事情离开,而你又忘记关门,恐怕你根本不会想见到我吧,一个月的时间,追到与否都是你在定论,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廖涛恶狠狠的说道。r

“难道你认为把我关在这里,你就能娶我了吗?”苏思维不屑的说道。r

廖涛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这么简单,不过,只要你是我的人,怀着我的孩子,你就必须要嫁给我了。”r

廖涛说罢,直接扑向苏思维,狂野的将苏思维身上的衣服撕裂开来,今天的苏思维穿着紫色蕾丝边的内衣,显得更外的魅惑动人,看得廖涛愣了神。r

“女神就是女神,不仅身材好,就连皮肤都这么白嫩。”廖涛一脸痴迷的看着苏思维的身体说道。r

尽管苏思维用尽全身力气的挣扎,但是她毕竟只是一个女人,根本无法挣脱廖涛的束缚,眼睁睁的看着廖涛将自己的裤子也脱掉,露出同样是紫色蕾丝边的内裤,现在的苏思维才感到廖涛真正的可怕,他就如同一个恶魔一般,苏思维不愿意就这么将自己的身体给这个可恶的男人。r

“放开我,你这个禽兽。”苏思维大叫道。r

“挣扎吧,你越是挣扎,我就越有快感,我就是要在挣扎中制服你,让你成为我的女人,让你为我怀孕。”廖涛一脸邪恶的说道。r

苏思维终于崩溃了,忍不住哭了起来,两行泪水如同珍珠般滑落,梨花带雨的样子让人心碎,不过看在廖涛眼里,这却是另一种异样的快感,他感觉到自己已经快要征服自己的女神了,就差临门一脚,女神就会终身属于他,脱掉自己的衣服,早已安奈不住的他压在了苏思维的身上。r

苏思维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不敢想象即将要发生的事情,这时的脑子里,竟然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和陈志远在一起的片段,如人生中的最后跑马灯一般在脑海中闪过。r

感受到廖涛慢慢脱掉自己的内衣,苏思维无力的闭上双眼,眼泪由眼角滑落。r

“砰。”r

就在这时,门被人一脚踢开,从外面冲进来一个拿着铁锹的民工,民工看着床上发生的事情,一脸的愤怒,说道:“放开他。”r

廖涛没想到在这种时候竟然还有人要来打扰自己,表情极度邪恶的转过头看着民工,道:“不想死就滚。”r

对方只有一个人,民工平时工作劳累,练出不小的力气,而且又有武器在手,根本不怕廖涛的恐吓,看了看床上的女子,虽然上面已经被脱光了,还好下面穿着一条内裤,看来这个色狼还没有得逞,自己没有来迟。r

“哼,你这种欺负女人的家伙,真是丢我们男人的脸啊,你现在离开,我可以放过你,但是你现在不走,等会儿可就没有机会了,我都报警了,相信警察马上就会过来的。”民工根本就没有电话,说报警只是想吓吓廖涛而已,而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今天打工路过下面那条巷子的时候,隐约听到楼上传来呼救的声音,但是当他驻足仔细听的时候,那声音又没有了,当时他是认为自己听错了,所以也不以为意,直到工地上上工的时候,他才觉得无论那个声音是否属实,他都应该来看看,所以才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出现。r

“报警,我把你杀了,然后离开这里,用不了多长时间,到时候警察来了,我早就跑了。”廖涛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做足了功夫,但是他不能露出害怕的样子,否者的话,他的女神就要离他而去,他接受不了。r

“杀我,你可没那本事。”民工平时要工钱示威的事情做的不少,但是真正动手还没有过,手上的铁锹也不可能真正的打在廖涛的手上,继续这么对峙下去,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对床上的苏思维说道:“妹妹,穿好衣服走我这来,马上警察就会来收拾这个禽兽。”r

苏思维刚才已经完全失神,直到民工来的时候,她有了获救的机会,这才清醒过来,听到民工这么说,赶紧穿好自己的衣服,不过她刚站起来,就被廖涛一把抓住了。r

“想走?没我的同意,你哪都不能去。”廖涛恶狠狠的看着苏思维说道。r

“别怕他,过来,我已经听到警报的声音了,警察马上就会上来的。”民工不止是在给苏思维壮胆,也是在给自己壮胆,廖涛邪恶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善类,所以民工也有些害怕,毕竟他只是在工地上干活的人。r

苏思维甩开廖涛的手,走到民工的身后,民工掩护着苏思维,慢慢朝门外退去,一边对廖涛说道:“你别过来,我这铁锹可没长眼,在这种情况下大伤你,我可是不犯法的。”r

苏思维刚才挣脱廖涛手的时候,廖涛因为在听警报的声音,所以才不注意让苏思维给跑了,而现在他已经能够确定外面根本就没什么警报的声音,对民工说道:“你不是说警察已经来了吗?他们怎么还不上来,何况,你连手机都没有,要怎么报警。”r

谎言被廖涛揭穿,民工一下子慌了神,对苏思维说道:“妹妹,你先跑,赶快。”r

苏思维闻言,转身就跑,什么都顾不上,只想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廖涛,不过就在楼梯口转角的时候,苏思维看到一样和自己在跑的民工竟然被廖涛扔的砖头砸到,倒地不起,苏思维想返回去救他,但是以她的能力,回去之后根本不可能再跑掉,只好先自己冲出去,希望那个民工能坚持到自己报警,让警察来抓那个变态。r

终于跑到大街上,苏思维松了一口气,身上没钱没电话,苏思维只好找了一个年轻小伙儿接电话报警,估计那年轻小伙儿看苏思维长得漂亮,所以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把电话给了苏思维。r

苏思维打了报警电话之后,一直在原地等着警察,她现在不能离开,她的救命恩人还生死未卜,她必须要和警察一起去看看那个民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