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38章 难缠的女人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周月灵的安静一度让陈志远认为她今天是吃错药了,或许药力过渡之后,周月灵就会恢复过来,但是一整天的时间下来,哪怕是那些女生接近陈志远,周月灵也没有任何的反映,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这让陈志远真心的不敢相信她周月灵。r

一整天的课程结束,陈志远正打算去参加篮球集训,这时候陈志远的班导师却让陈志远去下副校长的办公室,听说是副校长找他有事,而且那班导师的神情诡异,这让陈志远有些担心,怀着忐忑的心情,陈志远走到了副校长办公室的门口。r

听里面传来的声音,好像不止是副校长一个人在里面,而且里面还有一个女生的声音,这个女生的声音更加是让陈志远感觉有些熟悉,但是又想不起在哪听过,不过当陈志远敲门进去副校长办公室后,看到那个声音的主人,陈志远惊讶得目瞪口呆。r

副校长此时正在和一位老师下着围棋,而在副校长的旁边坐着一个女人,亲昵的挽着副校长的肩膀,而那个女人竟然就是昨晚和陈志远干柴烈火的陈婷。r

“致远,来来来,会不会下围棋。”见陈志远来了,副校长一脸温馨笑意的看着陈志远道。r

陈志远对于围棋并不陌生,在以前小的时候,他的爷爷就经常教他下围棋,不过当时家里情况条件差,棋盘就只是在地上画的格子,而棋子是陈志远到小河里面捡的小石子。直到陈天去世,陈志远和妈妈在收拾陈天遗物的时候,陈志远才发现原来爷爷一直珍藏着一副上好的围棋。r

陈志远棋艺怎么样,他自己也不清楚,因为他最多的对手就是他的爷爷,偶然在有电脑的情况下,陈志远会去奕城玩两局,一般情况下六七段都不是他的对手,至于八九段陈志远没有去挑战过,因为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如何,也就不想去找虐,不过在六七段的比赛里,陈志远是个常胜将军,一直保持着零负的状态。r

虽然对于围棋略懂,不过在这些老家伙面前,陈志远可不敢放肆,以前跟陈天下,陈志远经常被厮杀的惨不忍睹,所以从心底就对这些老手有些敬畏,摇着头道:“我不行,会一点,不能跟你们比。”r

“小伙子不要这么谦虚,能够得到陈老的器重,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来,你陪陈老玩玩。”那位老师估计是被虐的已经力不从心了,赶紧从座位上起来给陈志远让座。r

陈志远一脸为难的看了看副校长,见副校长点了点头,陈志远只好无奈的坐下。r

副校长让陈志远选棋子,陈志远非常顺手的拿起黑子棋盒,在以前陈天每次都会让陈志远自己选,而陈志远都是无一例外的选了黑色,此时也是如此,不过他没注意到,当他手拿黑色棋子的时候,副校长的眼神有些微的变化。r

“让子还是让先,你选。”副校长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对陈志远说道。r

以前和陈天对弈,明知道自己会输得很惨,但是陈志远从未让陈天让过自己,所以这次也不例外,对副校长说道:“不用了,你是长辈,你先吧。”r

副校长当仁不让,落子神速,出于礼貌,副校长的棋子落在了自己棋盘的右下方,而陈志远直接杀入中盘,副校长脸色微变,也不客气,落子在陈志远黑棋右侧,还未布局,这盘棋便已经进入了厮杀,陈志远强攻不断,而副校长老神在在以招拆招,十多分钟的时间棋入收官,但是此时陈志远不再鲁莽厮杀,落子处处羚羊挂角天马行空,整局棋变得扑簌迷离,副校长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陈志远刚开始他还能牵制住,但是现在竟然有种反被牵制的感觉,而刚才让陈志远的那位老师也是眉头深锁,这盘棋局看似有些无理取闹,可总给人一种暗藏杀机的感觉,中盘厮杀慢慢转移到副校长最先落子的位置,就在几人都看不清局势的时候,陈志远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落子中盘,竟然直接屠了副校长的大龙。r

副校长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盯着棋盘久久不能回神,而那位老师也同样如此,眼露震惊。r

“好你个陈志远,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好一会儿的时间,副校长终于回过神来,看着陈志远大笑道。r

刚才副校长的沉寂让陈志远冷汗直冒,他本以为这不服输的老头要生气,现在好了,看到副校长的一脸笑意,陈志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r

“副校长,您今天找我什么事情?”陈志远一脸尊敬的看着副校长道,虽然赢了一局棋,但是陈志远可不认为自己就能在副校长的办公室目中无人,毕竟这老头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更加不简单且让陈志远震惊的就是挽着副校长手的陈婷了,昨晚两人才发生了关系,没想到今天就会见面,而且还是在副校长的办公室里。r

“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副校长走到办公桌旁,拿起一张试卷,对陈志远说道:“这是我最近几天出的试题,你拿回去做一下,记住不准翻阅任何的资料,把这张试卷当作是一次测试。”r

陈志远上前接过试卷,先是认真的看了一遍,随后对副校长说道:“知道了,明天早上就可以交卷。”r

拿着试卷陈志远就离开了副校长的办公室,这时,陈婷对副校长说道:“爷爷,这学生跟你什么关系,你要特殊对待?”r

爷爷?副校长竟然是陈婷的爷爷,恐怕陈志远要是知道了得吓破胆。副校长一脸慈祥的看着陈婷,说道:“这个学生可不一样,我的每堂课他都会在,而且爷爷经常故意出些难题来刁难他,但是从来没有一次成功,他对数学的天赋极高,你知道爷爷的脾气,对数学好的学生,爷爷就会忍不住想要培养一下,所以我不想看着这么一个好学生从我眼皮下溜走。”r

“他有没有这么好,竟然值得你通宵为他出试题。”陈婷噘着嘴巴说道。r

“有的。”副校长一脸严肃的说道。r

陈婷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说道:“爷爷,我先出去了。”r

“哎,你不是说今天是来陪爷爷的吗?”副校长的话说完,陈婷已经冲出了办公室,一脸苦笑的副校长又坐会下棋的位置,眼神专注的盯在棋盘之上。r

“陈志远。”r

陈志远拿着试题专心的看着,还没走多远就听到后面有人叫自己,转过头就看到陈婷飞快的朝自己冲来,陈志远感觉这女人有些不安好心,警惕的问道:“你想干什么?”r

陈婷看陈志远对自己提防的态度,不满的说道:“怎么,你还怕我吃了你?”r

昨晚两人已经说好了,分道扬镳之后彼此之间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今天她居然会出现在副校长的办公室,这让陈志远有些疑惑,问道:“你怎么会在副校长的办公室?你到底想干什么?”r

陈婷昂着头,对陈志远的说道:“孙女来看看爷爷难道不行吗?”r

“孙女?副校长是你爷爷?”陈志远一脸惊恐的看着陈婷,这女人竟然是副校长的孙女,而他等于就是把副校长的孙女给搞了,这让副校长知道了那还得了,陈志远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怎么不早说?”r

“为什么要早说,我们ONS,跟我爷爷有什么关系?”陈婷皱着眉头说道。r

“当然有关系了,这件事情要是被你爷爷知道,我恐怕会被立即退学吧,我可不想因为你坏了大好前途。”陈志远恨恨的说道。r

“你放心吧,我爷爷不会知道的,不过……。”陈婷故作天真的看着陈志远说道。r

“你到底想干什么?”r

“我想清楚了,我们不能只是ONS的关系那么简单。”r

“你可别反悔,我们昨晚都说好了。”r

“我就是反悔了,怎么办嘛,你太厉害了,人家以后会很想的。”陈婷一脸委屈的看着陈志远说道。r

“滚蛋吧你。”陈志远可不想惹祸上身,他现在已经后悔了,怎么还敢跟这女人发生关系。r

“那好吧,我滚回爷爷那了,但是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可能是会乱说话的。”陈婷表情黯然,转身就走。r

陈志远被陈婷这番话说得心惊肉跳的,哪还能放他走,赶紧拉着她,道:“说吧,你究竟想干什么?”r

“你比太多男人厉害了,人家就是舍不得嘛。”r

“妈的,我还真是瞎眼了,没看出你这么强烈的荡妇潜力。”陈志远咬牙切齿的说道。r

“荡妇吗?”陈婷毫不在乎的看着陈志远,道:“我喜欢这个名字。”r

陈志远无话可说了,这个女人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难缠了,ONS不是问题,但是想想陈婷的爷爷,就算是两人赤/裸相对,陈志远也很难有那方面的欲望,但是又想不到好的理由来拒绝这个女人,陈志远也只好流氓了起来,说道:“****不打紧,可爷爷钱包空啊,开一次房难道不要钱?大爷我是拣矿泉水瓶子卖钱的,一毛钱一个,开一次房一百八,那得是一千八百个瓶子,我有那么容易吗?”r

“没关系,你捡够一次,我们做一次不就行了。”陈婷此时当真就如同一个淫.娃.荡.妇,不管陈志远说什么,她都不拒绝。r

“草,摊上你,算大爷运气不好,正巧老子昨天捡够了一千八百个瓶子,陪爷玩玩去吧。”陈志远恶狠狠的说道。r

“好吖好吖。”陈婷拍手叫好,一脸兴奋的模样跟在陈志远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