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39章 有夫之妇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陈志远这辈子就没见过自个儿这么犯贱的女人,如果不如她的心愿,陈志远倒是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了,所以陈志远忍痛花了一百五十块钱,开了间房,又与陈婷大战了上百回合,但是在陈志远还没休息好的时候,他那部双卡双待的超大音量响了起来,陈志远也没什么品味可言,而对于歌曲也没有太大的要求,铃声也从来不设置,一首凤凰传奇的神曲月亮之上响彻整个房间。r

听到这个铃声,陈婷没因由的大笑起来,裸着身子也不害臊,在床上滚来滚去。r

‘啪’陈志远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扇在陈婷的翘臀之上,语气不善的说道:“小声点,爷要接电话了。”r

拿起电话,是周月灵那变了性格的妮子打来的,这让陈志远有些奇怪,平日里她是从来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啊。r

“喂。”r

陈志远刚说了一个字,电话那头就噼里啪啦的传来了一连串的骂声,把陈志远骂得三魂不见了七魄,在周月灵终于消停下来的时候,陈志远疑惑的问道:“你打个电话,就为了来骂我一顿?”r

“陈志远,你这个死家伙,现在已经放学很长时间了,你人呢?没在篮球场集训,跑什么地方去了?今天是不打算接姑奶奶回家了?”电话那头的周月灵气愤几乎快语无伦次,从放学开始,周月灵就到处找陈志远,不过想了想,陈志远应该去参加集训去了,所以周月灵就拉着几个学校的好姐妹聊天,直到一个多小时,陈志远的集训也快结束了,她才到篮球场,可到篮球场的时候,陈志远竟然没有人影,而打听之下,周月灵才知道陈志远今天根本就没有参加集训,更让她气愤的是,停车场的车也不见了踪影,所以才会这么愤怒的给陈志远打了一通电话。r

今天遇上陈婷这个浪得不可遏止的女人,陈志远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职责,竟然把周月灵一个人仍在学院,陈志远在电话里赶紧说道:“我不过是出来买点东西,马上就回学校接你。”r

陈志远挂掉电话,以迅雷之势穿好衣服,对床上依旧慵懒的陈婷说道:“骚女人,老子现在有点事,先闪了。”r

陈志远走了之后,陈婷依旧躺在被窝里不想起床,似乎她很享受和陈志远在一起的时光,脸上满溢着幸福,想起刚才陈志远对自己粗暴的样子,陈婷愈发自己对陈志远不可自拔,甚至连她自己都有些惊讶,在面对陈志远那些粗暴动作的时候,她不会反抗,竟然还会装样子的配合。r

“陈志远,我吃定你了。”陈婷撅着嘴晃着粉拳说道,不过随即神色又暗淡了下来,似乎在担心什么。r

离开小旅店之后,陈志远风风火火的赶回校园,还有一大段的距离,陈志远就看到一个似乎浑身冒着炙热火炎的女人站在那里,双目喷火的样子,额头上似乎还写着‘老娘很生气’这五个大字。r

今天是陈志远自己的错,也怨不了别人,周月灵要杀要刮,陈志远也毫无怨念,走到周月灵身边,陈志远赔礼道:“我出去买了些东西,花了些时间,不好意思。”r

周月灵看都没看陈志远一眼,直接坐上后座,虽然一言不发,但是双眼之中的怒火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r

陈志远知道今天这事情严重了,在他的印象中,周月灵好像还从来没有坐过后座,今天明显是要跟陈志远拉开一段距离。r

“知道我为什么要做后座吗?”周月灵一脸严肃的对陈志远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道。r

陈志远不解的问道:“为什么?”r

“以前,我把你当作朋友,所以我坐在副驾驶,而现在,你只是我的司机。”周月灵毫不客气的说道。r

车上的座位,坐得很讲究,但是这一般都是政府大员才会讲究的事情,陈志远不会懂,此时听周月灵这么说,陈志远似乎学到了一些新的知识,不过对于周月灵说的话,陈志远并没有觉得不妥,他一直不认为他能够做美女公寓任何一个人的朋友,他没那身份地位,所以不敢高攀。r

“呵呵。”陈志远的表情并没有一丝苦涩,对周月灵说道:“我一直都把自己的身份摆在佣人和司机上的。”r

两人一路无话的回到美女公寓,今天美女公寓的餐桌气氛十分诡异,平时周月灵这丫头总是吵吵闹闹,但是今天极其的安静,没了周月灵的配合,苏思维一个人闹着也没劲,一顿饭就在安静的氛围中结束。r

陈志远在厨房里善后,苏思维神神秘秘的走到陈志远的背后,对陈志远说道:“喂,你今天惹灵儿妹妹生气了?”r

陈志远摇了摇头,道:“只是把有些东西说明白了。”r

“什么东西?”苏思维好奇道。r

今天发生的事情错在自己,而周月灵那样做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陈志远不愿再提,说道:“没什么事,看你的电视吧,别打扰我干活。”r

“哼,不说拉到,我问别人去。”苏思维哼声道。r

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并没有让陈志远的心里起疙瘩,虽然近段时间来他和美女公寓的人相处已经融洽的很多,时不时的还能开开玩笑,但是对于身份地位,陈志远一直保持着很清晰的界限,他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更加明白寄人篱下应该有什么样的态度。r

洗涮完碗筷之后,陈志远也懒得去客厅看电视,免得把气氛搞的更僵,索性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照例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日记本拿出来,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一记录,包括和副校长的下棋,还有和陈婷的干柴烈火,以及周月灵的思想教育。记好一切之后,陈志远拿出副校长给的那张试卷,开始认真的写写画画,这些试题都是陈志远以前没有见过的,甚至有些东西要大二大三才能学习到,所以对于陈志远来说还是有一定的难度,有些试题他很想去看看资料,不过想起自己答应了副校长,陈志远索性就把自己不会的直接留白,整张试卷一共30道题,陈志远很有把握的做了23道,有两道正误很难拿捏,剩下五题直接留白,陈志远一共花了一个小时零十分钟的时间,接下来就一道题一道题的开始检查起来,不过重点都在正误无法确定的两道题上,又花去了半个小时,陈志远总算是圆满成功了。r

收好试卷,陈志远静静的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和陈婷的再遇,和副校长的一局棋,和周月灵的火花,这三件事情似乎都值得陈志远放在心上,陈婷那个浪女人绝对不是那么好打发的,有第一次第二次,那么第三次第四次肯定会接踵而来,他必须要想个万全之策,将这件事情隐瞒到底,不然的话,这件事情被副校长知道了,陈志远也就命不久矣了。而和副校长的那局棋,陈志远知道这不是结束,以后那老家伙肯定还会找自己的,老人都有不服输的性格,何况这个老人身份地位都不一般。至于周月灵,陈志远以后得留心对待,今天她的那番车座教育让陈志远受益匪浅,而陈志远一直不了解美女公寓除了官羽之外,其他几人的身份背景,直觉告诉他,周月灵并不是简简单单的野蛮女孩。r

就这么想着想着,陈志远的电话突然响了,是短信,陈志远拿起手机一看,是陈婷那个浪女人。r

“小老公,人家今天好爽啊,到现在都还不想走呢。”r

“煞笔女人,你现在还在房间里?”陈志远惊讶的回道。r

“小老公,这里残留着你的气息,我好喜欢这里,回家可就什么都没有了。”r

“我靠,那你就在那躺一辈子吧,爷没空让你消遣。”陈志远愤怒的按着手机键盘回到。r

“小老公啊,你真这么绝情,连陪我聊会儿天都不愿意吗?人家今天可都被你弄疼了,你也不知道怜惜一下。”r

“草,别小老公小老公的叫,爷听着别扭,难不成你还有大老公。”陈志远无奈的回到,这个称呼他不是很喜欢,特别是前面那个小字。r

“小老公真聪明,奴家可是一年前就定下了婚约的。”r

“我靠,你TM别玩我了行不。”陈志远有些惊恐的回到。r

“我玩你干什么,奴家是真的一年前就有婚约了。”r

“滚吧,以后别出现在爷的面前,和你老公好好过日子。”陈志远没想到陈婷竟然都有婚约在身了,这说明他在一个有妇之夫玩偷情,这让陈志远有些不敢接受了,这要是被她男人知道了,那还得了?更别说她还有一个副校长爷爷了,到时候就算陈志远有两颗头都不够死啊。r

“小老公,你怕了?嘿嘿,你放心吧,那个窝囊的男人现在没在上海,我们可以尽情的玩。“r

“尽情你妹啊,老子还不想英年早逝,赶紧滚吧,有多远滚多远,再说,老子一个捡废品卖的也养不起你,好了,爷关机了,你赶紧回家,洗洗睡吧,等着和你男人步入魂婚姻殿堂。”陈志远回完这个消息,就直接关了自己的手机,他现在是心惊肉跳啊,没注意就给玩了一个少妇,而且这少妇跟他的前途有着直接的关系,这一不小心就引火****了,这种高危险高智商的游戏,陈志远自认为自己没那资本去玩。r

电话那头,陈婷果然还待在旅店的房间里,肚子饿的咕噜咕噜的叫也不愿意离开,光着身子躺在床上,给陈志远发过一个信息之后久久没有回应,陈婷这才依依不舍的起床穿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