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27章 陈婷留书出走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蛤蟆传来消息,在上海最后一次出现陈婷身影的地方,是浦东国际机场,随后,就没有见到过陈婷回上海,这个女人是去哪里了?如果说是去了成都她未婚夫那,那为什么陈老又会是那样的表情,陈志远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但是他又没有立场去陈婷的家里,最后,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了陈香的身上,希望这个单纯的妮子会把这件事情告诉陈志远。r

自从上次告白失败之后,陈志远和陈香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或许是上天的安排,或许是陈香的刻意避免,当陈志远再次出现在陈香面前的时候,陈香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她本来以为时间可以冲淡她对陈志远的爱,但是直到现在看到陈志远,她才知道,这种爱,是不朽的,并不是时间就能够消除的。r

“你找我什么事?”虽然爱,但是陈香知道陈志远对自己的感觉,所以她并不抱什么奢望,而且陈志远来找她,她也有自知之明,肯定不会是和她有关的事情,而事实也是如此。r

“你姐姐去了什么地方?我今天碰到你爷爷的时候,你爷爷什么也没说,就叹了口气,不会是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吧?”陈志远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就如同顺口提起一般,并不是特别关心这件事情。r

“我姐姐的事,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陈香突然警惕的看着陈志远说道。r

见陈香的反映,陈志远更加能确定是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更加的焦急,但是又不能在脸上表露出来,装作毫无所谓的说道:“的确是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也就是好奇问问而已,毕竟陈老的事情,我这个做学子的,也应该关心一下吧。”r

陈香并不是个复杂的人,所以听陈志远这么说,也没有多想什么,叹了口气,对陈志远说道:“本来我姐姐有一个很好的未婚夫的,而且是军界的人,家里权柄滔天,可是拥有实质兵权的,但是姐姐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留书出走了。”r

“留书出走?”陈志远有点惊讶的看着陈香,都现代了,还在流行留书出走这回事的吗?r

陈香确定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过,对陈志远说道:“姐姐说好像她是喜欢上了另一个男人,并不愿意和她的未婚夫完婚,但是又不想家里因此而受到牵连,所以宁愿自己去承受这一切,这件事情我没有对任何人提起,你可千万别到处说,被我姐的未婚夫知道,那可就完了。”r

陈志远已经没有心思去听陈香后面的话了,当陈香说道陈婷喜欢上另一个人的时候,陈志远就已经无法思考了,另一个人,这个人,除了陈志远,还会是谁呢?陈志远没有想到,这个疯女人竟然为了自己而留书出走。r

“你听到了吗?”见陈志远愣住了什么也不说,陈香不放心离开,怕陈志远到处去说,所以再次对他提醒道。r

被陈香这么一打岔,陈志远总算是清醒了过来,疑惑道:“你说什么?”r

陈香无奈的看了陈志远一眼,道:“我让你别把这件事情和别人说,我姐的未婚夫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派了好多人在找我姐,要是你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了,让我姐的未婚夫知道了,这件事情后果可就严重了。”r

陈志远点了点头,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个军门子弟被女人闪了巴掌,而且还是这么响亮,这可不是小事啊,要是传了出去,付余天还不把陈家给闹得鸡犬不宁,对陈香保证道:“你放心吧,我不是傻子,当然不会说出去了。”r

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是蛤蟆打来的,陈志远马上接通了电话,道:“什么事?”r

“老大,现在道上很多人都在找陈婷,听说是一个叫付余天的家伙这么干的,要不要我们出面?”蛤蟆虽然不知道陈婷是何许人也,但是能够得到陈志远的特殊关心,怎么样都不普通,何况这还是一个女人的名字。r

“不用了,今天你就当没有接过我的电话。”陈志远说罢之后,直接挂掉了电话,这件事情他万万不能插手,否者的话,只会害了陈家,陈志远不想见到这样的后果,而且就天狼现在的实力,也不可能跟付余天对立,否者的话,还不被他一个团给直接剿灭了。r

挂掉电话之后,陈志远刚准备对陈香说点什么,却见身边已经没有人了,陈香一个人默默的走掉了,陈志远见状,也就懒得叫陈香,毕竟两人的关系还是有些微妙的,一旦打破,很可能就连反目成仇了。r

陈婷的事情,陈志远放心不下来,又不能自己插手去做,只好自己默默的留意着道上的消息,不过至今还没有人能够找到陈婷,传说陈婷离开了上海,坐上去北京的飞机,但是付余天北京那边的人又传来消息,说陈婷是去了四川,这消息不断回传,不断变化,没人知道真假。r

美女公寓,陈志远每当看到官羽的时候,就会想到官羽那让人血脉膨胀的身材,最近陈志远简直就不敢看官羽了,因为一看到官羽,脑海里必定会出现那天的场景,而当这场景一出现,陈志远就必定得微微的弓着腰才敢在美女公寓行走,否者下面那个帐篷,可是会出卖了他的人格的。r

“陈志远,最近你们集训怎么样了?”周月灵对陈志远问道。r

“其实并不关心的话,不用这么勉强的。”陈志远说道,周月灵问这番话的时候,还是捡着指甲,而且口气平淡,并不是多真正的关心这件事情,陈志远也直接,丝毫不给周月灵留面子,直接点破。r

“你……。”周月灵放下指甲刀,一脸愤怒的看着陈志远,道:“你也太不知好歹了吧。”r

陈志远对周月灵做了个鬼脸,道:“我说的是实话。”r

这时,虞诗宜插嘴了,对陈志远说道:“说说吧,我也想知道你们什么情况,我可是已经打算好了,要去看你比赛的。”r

“那些队员最近干劲十足,也不知道教练用什么给他们洗脑了,最近练得很拼,如果继续这种状态下去的话,要夺冠,不是一件难事。”陈志远对虞诗宜说道,他今天去集训的时候也有些惊讶,那些家伙就跟不要命似的在操场跑,现在一个个的体力都比以前好了很多倍,在场上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的活跃,就如同陈志远所说,持续这种状态,金融想要拿冠军,不是一件难事。r

“但是这拿冠军的前提,是得有你出场吧?”虞诗宜一脸笑意的看着陈志远说道,她虽然不是金融的学生,但是经常听起周月灵说,对于金融的篮球队,了解也不少,知道金融的实力,这种临时抱佛脚,哪怕是没日没夜的练,没有陈志远,也不可能拿下冠军的。r

陈志远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道:“虽然他们最近练得很厉害,但是我不出场,的确是与冠军无缘。”r

“啧啧啧啧。”听到这话,一旁的周月灵不安分了,对陈志远挖苦道:“还真以为这地球没有你就不转了?”r

陈志远撇过头看了一眼周月灵,道:“不会不转,但是我也不会妨碍它转的。”r

周月灵蹭一下的跳了起来,指着陈志远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r

“没什么意思啊,你可别多想,别有坑你就往下面跳。”要比话术,周月灵拿是陈志远的对手,斗嘴这回事,周月灵也只能靠蛮横,要真是说实力,她可是差之千里啊。r

周月灵心里那个郁闷啊,以前还能威逼着陈志远就范认错,但是现在陈志远是越来越嚣张了,再加上有官羽当他的后盾,在美女公寓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周月灵打定主意要好好整下陈志远,不然的话,心头的这口气可难消啊。r

这时,苏思维回来了,周月灵马上就冲到苏思维身边窃窃私语,陈志远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这妮子又是在说自己的坏话,果不其然,当周月灵说完了之后,苏思维的眼神马上就变了,走到陈志远的身边,道:“小帅哥,敢不敢和姐姐到床上去分个高下?”r

陈志远知道苏思维是要找碴的,但是没想到第一句话就如同一个重磅炸弹,简直快把陈志远炸得灰飞烟灭了,虞诗宜也是,刚喝下的一口水差点给喷了出来。r

陈志远知道苏思维是要来硬招了,这这种硬度,的确是他承受不了的,直接无视了苏思维说的话,朝厨房走去。r

“小样儿,害怕了?害怕了就老实点,非得逼姐姐出杀手锏。”苏思维一脸得意的看着陈志远说道。r

陈志远对女人是狠不起来的,特别是美女公寓的女人,因为她们可是陈志远这辈子最重要的贵人,所以陈志远得礼让,不能真跟她们一般见识啊,厨房这片小天地,是陈志远唯一能够为所欲为的地方,是他的地盘,从厨房看出去,周月灵还在苏思维的耳边嚼舌根,陈志远对此是非常的无奈,这时,只见苏思维又朝厨房走来了,陈志远一种莫名的危机感顿时袭来。r

“你想干什么?”还没等到苏思维先开口,陈志远就警惕的问道。r

“姐姐的饥渴了。”苏思维一脸媚意的看着陈志远说道,还顺手把胸前的衣领拉低了一些,小小的秀了一下沟。r

陈志远从橱柜中拿出一个碗,直接对着水龙头接了一碗水,递给苏思维,道:“来自天山的清泉,治疗各种饥渴。”r

听陈志远说完这番话,苏思维呆立当场,而刚才准备好的调戏陈志远的话,已经忘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