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42章 蛤蟆的轻声感谢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陈志远真的是无话可说了,这小家伙还真是够固执的,还好,这时杰西卡从厨房里面出来,他们两人不得不终止了这一话题。r

“说什么呢?这么害怕我听见?”杰西卡见两人看到自己后马上就闭嘴了,立即质问道。r

“在说姐姐适合什么样的男人。”柳彦博抬起头,一脸灿烂的笑容说道。r

陈志远愣了一下,他居然被这小家伙给摆了一道,说杰西卡适合什么样的男人,这种话题,在杰西卡的心里,绝非是柳彦博能够提及的,所以杰西卡必然是认为陈志远在柳彦博嘴里打听什么,这不免会让杰西卡有所误会的啊。r

“你弟弟跟你开玩笑呢,我们在聊他学习的事情。”说完这番话,杰西卡一副豁然开朗的表情,看得陈志远直想扇自己两耳光,这么一去解释,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今天做的错事还真是够多的啊,一件件的接踵而来。r

陈志远来补习,这完全就是柳彦博的一个阴谋,所以陈志远的专业知识,一个没有派上用场,反而是黑道的事情将得特别的多,柳彦博这小家伙的好奇心可以填不满的,陈志远就差点编故事给他听了,终于到了吃饭的时间,陈志远松了一口气,再这么说下去,陈志远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r

吃饭的时候,柳彦博突然冷不丁的冒了一句:“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感觉真好。”r

就是因为这句话,让陈志远和杰西卡两人脸上都表现出了极度尴尬的表情,这句话意味着什么?陈志远和杰西卡心理面非常的清楚,更加让陈志远惊讶的是,杰西卡竟然没有骂柳彦博,反而是默默的接受了柳彦博那句话,这可真是让陈志远哭笑不得,以前想得到的时候得不到,当你不想要的时候,它又却想自动送上门。r

吃过饭,陈志远原本打算离开杰西卡的家,因为在这个时间段,他都会去泰山看看,避免发生什么紧急的情况,不过柳彦博却死活的拽着陈志远不让他走,而杰西卡也在一旁劝陈志远玩一会儿,无奈之下,陈志远只好放弃了离开的想法,可是三个人在这里,又有什么可做的呢。r

就在这时,柳彦博突然一声不吭的回房间了,客厅里面就剩下了陈志远和杰西卡两人,气氛的尴尬指数再度上升。r

“下次的八进四,你们有信心吗?”沉静了一会儿,杰西卡终于开口了,似乎她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氛围了。r

“陈老今天告诉我,我们的对手是交大,对付交大,我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篮球并不是他们的强项。”陈志远说道。r

杰西卡点了点头,道:“金融历年来的篮球成绩都非常的惨淡,今年好不容易金融出了个陈志远,陈老可是期望非常高的啊。”r

陈志远感叹着点了点头,道:“是啊,陈老可是密切的关注着这件事情的。”r

一想到陈老,陈志远就有些无力,这老家伙看上去一本正经,可是对付陈志远的手段,那是阴险狡诈,甚至有些不要脸啊,经常用各种事件来威胁陈志远。r

“我前两天去过陈婷的家,跟陈老了解了她离开的事情,但是陈老什么都不肯说,可是我又能察觉到他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你有办法从陈老那打探到点风声吗?”杰西卡知道陈志远和陈老的关系非同寻常,而她又很关心现在陈婷的行踪和生活,所以想借用陈志远去了解一下这件事情。r

一说到陈婷,陈志远就不免有些感伤,虽然他不知道陈婷是为什么突然要离开,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肯定和他有关,他也非常想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什么原因,可是妄想从陈老那里打探到些什么,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摇了摇头对杰西卡说道:“陈老不是个老糊涂,要从他嘴里面套出点秘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他想说,没人能够逼他说。”r

杰西卡叹了口气,道:“我在中国可就这么一个好姐妹,我不想她出事,你不能找到她吗?”r

陈志远的身份,杰西卡是亲眼见证过的,虽然他不知道陈志远的地位究竟到了什么地步,但是打听点这些事情,她直觉上告诉她对陈志远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r

“我派人去查过了,但是没有消息,我想陈婷离开的时候,一定是经过乔装打扮的,既然她这样离开,说明她不想任何人找到她,所以她不自己出现的话,估计是没人能够找到她的,毕竟中国不小,没人有能力找遍中国每一个角落。”r

这时,陈志远的电话响了起来,这可是救命之声啊,陈志远赶紧摸出了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陈志远说道:“找谁?”r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道:“你是狗子吗?”r

陈志远知道这是打错电话了,刚想开骂,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说道:“恩,好,你先别急,我马上就来。”r

直接挂掉电话,陈志远对杰西卡说道:“我有点急事,得先离开了。”r

杰西卡眼神中流露着不舍,对陈志远说道:“有事就先去忙吧。”r

陈志远下楼,开车,杰西卡在楼上阳台,目送着陈志远的车在转角消失,她才又回到房间。r

在车上,陈志远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又是刚才那个家伙,陈志远本想挂掉电话,但是转念一想,如果没有他的话,自己还不能脱身,说个谢谢总不为过吧,只是陈志远一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的男人就说道:“你去哪?我问你是不是狗子啊。”r

“朋友,我不是狗子,你打错电话了,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陈志远说完之后再次直接挂掉了电话,估计电话那头的人此时正在纳闷吧。r

泰山酒吧,今晚的生意依旧火爆,陈志远接手泰山这么长时间,就从来没有看过这里冷场过,每晚都必定是人满为患,这还得对亏了那些漂亮的学生,如果没有她们的话,泰山哪可能会有这么火爆的生意。r

“今晚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吧?”在阁楼之上,陈志远对蛤蟆和猴子两人问道。r

蛤蟆笑了笑,说道:“你看这里的客人都玩得这么开心,哪会出什么事情。”r

陈志远点了点头,继续问道:“老鹰那边什么情况了,怎么我没看到他。”r

猴子在一旁无奈一笑,道:“这家伙最近在偷窥四楼的主妇,听说是个极有味道的成熟女人,现在恐怕不知道躲在哪里行赏别人吧。”r

陈志远也是无奈一笑,这家伙手段的确是厉害,但是也太无耻了一点,开着玩笑说道:“老鹰这种人可不能得罪啊,否者的话,什么事情都得被他给抖出来,蛤蟆,你可得注意了,否者让所有兄弟都知道你早泄,你可就丢脸了。”r

蛤蟆先是一愣,随即马上活了,嚷嚷着道:“老大,我蛤蟆可是金枪不倒,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r

猴子和蛤蟆两人是互损惯了的,此刻陈志远千载难逢的说蛤蟆不是,猴子当然不会放过这么个落尽下士的机会,说道:“老大,你这句话可是到处了蛤蟆兄的心声啊,我最近可是注意到蛤蟆正在找医院呢。”r

“猴子,你Y的再给我胡说八道,我劈了你。”被陈志远说,蛤蟆可以笑着接受,但是被猴子这么说,蛤蟆可是忍不了的,当场就暴跳如雷了。r

听到猴子的话,陈志远并没有笑,反而是一脸认真的转过头看着蛤蟆,问道:“你找医院干什么?”r

蛤蟆最近的确是在找医院,而这件事情也是猴子无心的情况下知道的,所以并没有多想,但是陈志远这么一问,他也觉得事有蹊跷。r

蛤蟆变得支支吾吾的,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r

“什么时候这么娘们儿了,连句话都不敢说?”陈志远直觉到蛤蟆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出于对兄弟之间的关心,陈志远肯定是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的。r

“我。”蛤蟆叹了口气,道:“我爸最近检查出了胃癌,医生说要切除掉大半个胃,我想找一家好点的医院。”r

“靠。”陈志远可是难得爆粗的一个人,对蛤蟆说道:“这么大个事情都不告诉兄弟,你还拿我们当兄弟吗?钱够了没?”r

“正在找亲戚凑。”蛤蟆低着头说道。r

“凑你妹啊凑,大概需要多少钱?”陈志远问道。r

“医生说手术加术后的修养,估计十万快钱绝对不会多。”蛤蟆轻声的说道,由于泰山酒吧的音响声音,以至于都快听不见蛤蟆的声音了。r

“明天跟猴子去提十万,不够再给我说。”陈志远说道。r

“老大,这不行,我每个月已经拿了很多钱了,那些钱都是兄弟们的,我怎么能要。”蛤蟆一脸急切的说道。r

陈志远拿着一瓶矿泉水,直接扔向DJ台,对DJ做了一个暂停了手势,泰山酒吧的音乐马上停了下来,那些客人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r

“天狼的兄弟,现在蛤蟆有事,需要十万块,你们觉得我能不给他吗?他说这些钱是兄弟们的,他不能要,你们觉得呢?”陈志远站在阁楼之上,大声的问道。r

这里的客人大多数都是知道天狼的,甚至有些还是因为那次李逸飞力保客人的事件而慕名而来,所以当陈志远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得到了热烈的回想,天狼的兄弟也都异口同声的答应,陈志远这才示意DJ继续音乐。r

“怎么样,兄弟们都答应了,你怎么看?”陈志远头也不回的对蛤蟆说道。r

蛤蟆虽然平时好色,但是绝对是一个汉子,而此刻的他,竟然眼眶泛着泪水,似乎是怕被别人看到,所以将头埋得更低了,轻声对陈志远说了声:“谢谢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