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83章 见陈老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辉爷并没有对陈志远解释他的身份,因为以陈志远目前的状态还不适合知道这些,而且辉爷也不想告诉陈志远他以前的事情,只能对陈志远敷衍了事,还好的是陈志远并没有追问,辉爷也不用找那么多托词来说服陈志远。r

离开美女公寓之后,陈志远上了辉爷的车,他有些好奇辉爷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对辉爷问道:“我们去哪?”r

“去一个你以前很熟悉的地方。”辉爷一脸神秘的看着陈志远说道。r

陈志远现在是没了记忆,对于辉爷说的熟悉的地方,陈志远可是没有一点印象,而且他对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也一点不好奇,陈志远突然对辉爷问道:“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r

辉爷笑了笑,道:“真的想知道吗?”r

陈志远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r

“你以前可是一个风云人物,在学院里,没有谁不认识你,而且还有很多学姐学妹都非常的喜欢你。”辉爷对陈志远说道。r

陈志远并没有一点惊讶,而是表现得非常的淡定,点了点头,道:“没有出乎我的意料。”r

“你这家伙。”辉爷本来以为陈志远还会惊讶一番,却没想到陈志远是直接承认了这件事情,而且还表现得非常淡定的模样,要是放在以前,以陈志远的谦虚个性,定然会有一番推脱的,不过现在也好,比起以前的陈志远,辉爷更加欣赏现在的他,年轻人,就是要有一点傲气。r

“我以前在什么学校读书?”陈志远虽然表面上表现淡定,但是内心可是激动得不行啊,一听到学姐学妹,陈志远的心里就忍不住开始兴奋,就想要到以前的学校去看看,看看他的人气是否依然。r

“金融学院。”辉爷说道。r

“和周月灵是一所学校?”陈志远惊讶的看着辉爷道,他和是每天都和周月灵住在一起的,却从来没有听她们提起过这件事情。r

辉爷点了点头,道:“我今天带你去的地方就是那。”r

辉爷无缘无故带自己去以前的学院,那可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对辉爷问道:“你怎么会突然要带我去以前的学校?”r

“因为有个人想见你,他嘱咐我这么做的。”辉爷说道。r

陈志远听到这话就更加好奇的,是什么人想要见他?而且辉爷的身份不凡,还能够委托辉爷亲自来做这件事情。r

到了金融学院之后,陈志远一下车,立马就引起了骚动,虽然说陈志远已经离校一年多的时间,但是这一年多并不能够让陈志远的威风事迹就此泯灭,除了那些新生之外,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陈志远身上,他可是上一届大学生联赛的黑马球员,如果不是突然中枪的话,金融学院就能够拿到一个冠军奖杯,而且枪击事件这得多大的影响,就算是他们想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r

“看来记得我的人还是挺多的嘛。”陈志远自喜道。r

“你不知道你以前在这里干过什么,如果知道的话,就不惊讶了。”辉爷对陈志远说道,说实话,陈志远在学院做的事情辉爷并没有刻意的去了解过,不过就只是那些流传的消息就足以让人印象深刻了。r

这时,一个家伙飞速的朝陈志远奔跑而来,陈志远见状连退两步,只见那个家伙跑到陈志远面前,还来不及喘口气就对陈志远喊道:“老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r

“老大?”陈志远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那个家伙,道:“我以前还在学院里建帮派吗?”r

辉爷心里一惊,这时,陈志远眼前那个人对陈志远说道:“你是篮球队的队长我,我们都这么喊你。”r

“那你又是谁?”陈志远问道。r

“修杰楷。”不错,眼前这个家伙就是修杰楷,不过他对陈志远不认识自己丝毫不惊讶,因为他从修老三的口中得知现在的陈志远已经失忆,虽然说感觉有些遗憾,不过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活下来,这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了。r

“名字不错,可人长得有点别扭啊。”陈志远一脸嫌恶的说道。r

“呃……。”修杰楷顿时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说陈志远以前也打击过他的长相,可还从来没有严重到用别扭两个字来形容啊。r

“好了,你们叙旧的事情就等会儿再说,我先带他去见陈老。”辉爷对修杰楷说道。r

修杰楷点了点头,道:“老大,那等会儿见了,我在球场等你。”r

“陈老是谁?”修杰楷走了之后,辉爷领着陈志远朝陈老的办公室走去,陈志远有些好奇这个叫陈老的家伙是什么人,对辉爷问道。r

“他以前是这里的副校长。”辉爷对陈志远说道。r

“什么意思?难道已经转正了?”陈志远好奇道。r

辉爷苦笑摇了摇头,因为陈婷的事情牵累了陈家所有人,陈老也因此而提早退休,不过他不希望离开学院,于是在学院里当起了清洁工,这一点还是让辉爷颇为佩服的,对陈志远说道:“他现在只是一个清洁工而已。”r

“清洁工?”陈志远惊讶地看着辉爷,副校长和清洁工怎么也联系不起来吧,怎么会从副校长转到清洁工,对辉爷问道:“好好的副校长不干,怎么会变成清洁工了?难道他被下了?”r

“这件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如果你实在想知道的话,等会儿当面问他就行了。”辉爷对陈志远说道。r

陈老一家被付余天一家可是整得够惨的,如果不是陈老以前的学生在上海还有些势力,他们一家早就被赶出上海了,而现在陈老之所以还能有这一份工作,全是他的学生黄天浩亲力相助才有的结果。r

到了杂物室的时候,陈志远远远的看到一个面容苍老的老人,佝偻着身子正在整理杂物,头发几乎已经白掉了一般,如果陈志远还有记忆的话,肯定会惊讶是什么事情让陈老有如此大的变化。r

“陈老,人我给你带来了。”辉爷走到陈老身边,语气中带着尊敬之意说道。r

陈老背对着两人,听到身后有人这样说的时候,身子一怔,慢慢的转过身,看到陈志远的时候,露出一脸慈祥的微笑,道:“终于出院了,怎么,不记得我了吧。”r

陈志远从陈老的双眼之中看到了一份莫名的溺爱,而当他听陈老这么说的时候,心里产生了一丝愧疚感,这个老人对自己肯定很好,但是现在自己却已经忘了他的存在,一脸惭愧的对陈老说道:“不记得了。”r

陈老哈哈大笑,道:“不记得没关系,反正以后的事情还多,今天让你来,就是想看看你这一年的变化,还不错嘛,人变白了不少。”r

陈志远一脸尴尬,道:“在医院躺了一年,不见天日,想不白也难啊。”r

“的确,这一年,可是发生了太多事情啊。”陈老一脸感叹的说道。r

这时,陈志远发现辉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不过他并没有多想,对陈老问道:“以前的事情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而我也不想知道,你今天找我来,是想告诉我以前的事情吗?”r

陈老摇了摇头,道:“以前的事情你会慢慢知道的,不过不会是今天,我找你来,只是想看看你而已。”r

“看我?”陈志远有些错愕的看着陈老道。r

“你以前是我非常看重的学生,我从来没有看过有谁比你的数学天赋高,一年时间了,想看看你变了没有。”陈老说罢,从破旧的抽屉中拿出一张试卷交到陈志远手上。r

陈志远顿时有些傻眼,这个老人,找自己来只是为了一张测试试卷吗?这太……陈志远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不过他并没有拒绝,接过试卷和笔就开始认真的做起来,这些试题看起来都非常的复杂,甚至一眼晃过的时候让陈志远有种头疼的感觉,可是陈志远这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开始解题起来,而且还感觉非常的顺手,一张试卷,没到半个小时就完成了。r

陈老满意的接过试卷,随后开始检查起来,很难想像,一个作为清洁工的老人,正在为一个大学生改考卷,不过如果知道他以前的身份话,就不会有一点意外了。r

没过多长时间,陈老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陈志远道:“虽然过了一年的时间,但是你却一点没有退步,不错不错,不愧是我看重的人。”r

陈志远顿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在失忆之后的这段时间,他可是从来没有表现过腼腆的样子,而现在,陈老的一席话竟然让陈志远有些脸红。r

“陈老,虽然我已经忘记你了,不过我听辉爷说你以前是这里的副校长,为什么现在会沦为清洁工呢?”陈志远对陈老问道。r

这时,陈老的脸色有些难看,迟疑了一会儿,对陈志远说道:“你以后会知道这件事情的。”r

“为什么得等到以后?”以前的陈志远,可是非常记恨陈老的,因为陈老曾经使用了各种手段来威胁陈志远,不过现在陈志远没这种想法了,对于他来说,站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老人,而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遭遇,让陈志远非常的好奇。r

“现在还不到时候让你知道。”陈老淡淡的说道,如果非要说陈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和陈志远是脱不了干系的,陈婷喜欢上陈志远,因为陈志远而离开上海陈老是早就知道的,而且他也知道陈志远和陈婷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对这件事情愤怒不已,不过慢慢的,陈老也就接受了这件事情,而且在他心中,陈志远的确是要比付余天优秀得太多。r

陈志远见陈老这么说,他也不在追问,而这时,陈志远远远的看到周月灵朝这边走了过来,就听陈老说道:“你朋友来了,以后可要记住来看看我这个老人家。”r

陈志远不知怎么的有一种莫名的感伤,或许是想到陈老以前跟现在天壤之别的身份,对陈老说道:“你放心吧,我会经常来看你的。”r

这时,周月灵已经走到了陈志远的身边,先是恭敬的喊了一声陈老,随后对陈志远说道:“你怎么会来这里?”r

“我来我母校看看难道也不行?”陈志远说道。r

周月灵已经习惯了陈志远和她抬杠,丝毫不在意,对陈志远说道:“不是不可以,只是你怎么会知道的?”r

“好了,别在我这清静之地斗嘴。”陈老瞪眼对两人说道。r

周月灵吐了吐舌头,拉着陈志远就开走,虽然陈老现在的身份和以前有天壤之别,但是在金融学院里,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都对陈老保持着以前的那种尊敬,一般说来,没人敢和陈老顶嘴的。r

“你这么害怕陈老吗?”陈志远被周月灵拖着走后,疑惑的说道。r

“当然了,在金融学院,有谁敢不尊敬陈老的。”周月灵轻声的说道,似乎生怕别人听到她说的话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