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81章 陈三千,蒋一瓢?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他什么都不干,早死了。”蒋琴说道,表情没有一丝哀伤,不过眼神深处却有一丝晦暗。r

“他留下了很多钱?”现在的陈志远,对什么都好奇,而他也一点不对他老爸的死感到伤心,就连他自己也有一丝奇怪。r

“没有。”r

这时,官羽等人出来迎接蒋琴和陈志远,陈志远一见到这种情况,眼睛都直了,对蒋琴说道:“你说的朋友,该不会就是她们吧?”r

蒋琴点了点头,陈志远顿时的兴奋了起来,就如同他第一次住进美女公寓一般,不过这次没有丝毫的忐忑,而是完全的兴奋,陈志远的新生活,从今天开始,正式展开。r

虽然是第二次住进美女公寓,不过对现在的陈志远来说,充满了兴奋和期待,第一次到美女公寓的时候,陈志远就是抱着感恩的心,为美女公寓的五大美女/服务,以此来感谢她们的收留之情,而现在却是不一样了,陈志远心里想的是要怎么才能和这些美女触碰出一些火花,任何一个,无论是谁都可以,因为她们都非常的漂亮,在陈志远的心中,她们都是女神般的存在,当然,如果全部都上的话,陈志远也是来者不拒,完全就是一个花花公子的心态。r

在陈志远没有失忆之前,陈志远一直努力要成为一个花花公子,可是他无论如何都办不到,因为他不忍心去伤害这些女人,而现在,一次失忆,竟然无意间的促成了陈志远一直以来都想要的。r

“周美女,上课啊,穿校服都掩饰不了你动人的身姿啊。”这天,陈志远刚起床出门就看都了正在吃早餐的周月灵,嘴巴里就忍不住一番甜言蜜语。r

虽然陈志远这次才住进来两天时间,但是周月灵已经习惯了他的油嘴滑舌,因为他的马屁可是毫不掩饰的,就算是有很多的人在场,他也能够毫无顾忌的说出这番话,而更加夸张的是,她们几女在一起的时候,陈志远还挨着挨着的夸奖。r

“你那嘴巴,就真的管不好吗?”周月灵无奈的看着陈志远道,如果是以前,周月灵一定会欣然接受,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他的夸张,如同大街上的垃圾,随时可见。r

“我也想管啊,可是一看到你,我就忍不住想说。”陈志远一脸幽怨的看着周月灵道,不得不说,失忆之后的陈志远,变化非常的大,要是以前,陈志远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更加不会做出这般让人蛋疼的表情的。r

周月灵白了一眼陈志远,道:“懒得理你,我上学去。”r

陈志远趁着周月灵路过他身边的时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香水的味道顿时刺激着陈志远的男性荷尔蒙,而且现在又是早晨,身为一个男人,难免会有些反映,陈志远刚想去厕所,二楼上就下来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纱织的睡衣,内内和内衣隐约可见,那若隐若现的性感立即让陈志远停下了脚步。r

下楼来的是苏思维,今天她休假,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不过当她看到陈志远正盯着她流口水的模样,顿时清醒了过来,对着陈志远搔首弄姿,道:“怎么样,姐姐今天美吗?”r

陈志远点头如捣蒜,目光一直聚焦在苏思维的上围处,说道:“美,美极了。”r

“小色狼,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居然是这种品质。”苏思维以前如果是对着陈志远做这种动作的时候,陈志远的第一反应准是马上转过头,哪会像现在这样直愣愣的瞪着她看。r

“我以前是什么品质?”陈志远好奇的问道,虽然说对于以前的事情他也不太想知道,因为他现在完全处于一个幸福的状态当中,每天都有美女相伴,虽然说不能上手,但至少能够饱眼福,至于以前发生过什么,陈志远还真没兴趣去了解,只是现在听苏思维这么一说,陈志远顺口问一下而已。r

“没什么,吃过饭了吗?”陈志远以前的事情,蒋琴已经交代过了,最好是不要告诉陈志远,所以苏思维马上就打住了这个话题。r

“还没,刚想去上厕所,就被你吸引了。”陈志远说罢,马上朝厕所奔去。r

“这家伙,说话越来越没有顾虑了。”苏思维无奈的说道,随后便是一脸笑意。r

苏思维起床之后,几女也相继起来了,不过她们都要去上班,穿着正装,陈志远从厕所出来的时候,不免又是一番花言巧语,弄得几女甚是无语,直到蒋琴露面之后,糖衣炮弹才停止轰炸。r

“怎么不说了?我可是很喜欢听呢。”苏思维挑着眉对陈志远说道。r

“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吃饭吃饭。”陈志远一本正经的说道,就如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这可是直接显露了陈志远这家伙无耻的本质。r

“哎。”苏思维叹了口气,道:“没想到失忆居然可以让一个人发生这么大的改变啊。”r

“妈,饿了吧,这豆浆油条是我刚买回来的,趁热吃。”陈志远对蒋琴说道。r

这时,苏思维忍不住打击道:“你买的吗?我怎么看到是周月灵提回来的?”r

陈志远一脸尴尬,只有蒋琴在场的时候,陈志远才会不这么肆无忌惮,否者的话,定会和苏思维打情骂俏一番,不过他也不能落了下风,对苏思维说道:“我昨晚就交代周月灵了,能吃到豆浆油条,也算是有我一份的。”r

官羽无奈一笑,而虞诗宜和萧意涵则是互看了一眼,这陈志远的变化可真是天差地别啊。r

吃过早饭之后,几女都相继去上班了,家里就剩下陈志远,苏思维和蒋琴三人,蒋琴提议今天出去溜达溜达,她来上海这么长的时间,还从来没有出去玩过,陈志远对此自然是没有意见,而苏思维除了购物,一般是不会上街的,陪蒋琴去玩,对她来说,肯定是一件无聊的事情,不过苏思维也是欣然答应,因为她喜欢陈志远,也就意味着,蒋琴今后很可能就是她妈妈,当然是需要去讨好的。r

几人准备一番之后就出门了,蒋琴想先去东方明珠看看,毕竟东方明珠是上海的标志性建筑,陈志远没有反对,开车就朝东方明珠而去,可当陈志远上了东方明珠之后顿时就后悔了,那脚下的透明玻璃让他清晰的看到自己站在万丈高空之上,恐惧感让他双腿不停的颤抖,额头冷汗直冒。r

曾经苏思维她们和陈志远来过这里吃饭,所以知道陈志远有恐高症,此刻见陈志远这模样,估计就是恐高症犯了,不过苏思维没有一点准备同情的样子,反而是落井下石的说道:“看来有些人变了很多,唯独着恐高症没有变啊。”r

听到苏思维的话,陈志远立马笔挺着身子,道:“谁有恐高症?”r

“没有?没有那就继续逛一会儿吧。”苏思维说道。r

陈志远心里苦笑,他现在可是已经害怕到了极点,背脊已经汗透了,如果自己不逞强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下去了,这该死的嘴巴,都到这种时候了,还不服输。r

这时,蒋琴走到玻璃边缘,俯视着脚下的上海,自言自语的说道:“如此巅峰的景观,已经好多年没有看到了。”r

“阿姨,只要你愿意,每天都可以来的。”苏思维不知怎么的,觉得蒋琴语气之中有一丝感伤,心想她估计是想起了以前的往事,自从知道了陈志远是陈三千的儿子之后,苏思维可不会认为蒋琴只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深山女人,而且她也跟官羽那打听过,虽然官羽说得很含糊,不过苏思维知道蒋琴背后的家族可是非同寻常的。r

蒋琴摇了摇头,笑道:“这样的地方,一生来过一次就没有遗憾了,多来,不过是徒增伤悲而已。r

这时,蒋琴才发现陈志远脸色苍白,赶紧走到陈志远身边,问道:“你怎么回事?”r

“妈,我恐高症。”陈志远终于不再嘴硬了,因为他实在是撑不下去了,继续在这上面,他迟早是要崩溃的。r

蒋琴闻言,马上拉着陈志远走进了电梯,陈志远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苦笑着说道:“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好啊。”r

“以前你在山上翻腾,爬树取鸟窝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你有恐高症。”蒋琴无奈的看着陈志远道,蒋琴还记得,陈志远那年小四的时候,一天她去找陈志远吃午饭,这家伙就在十来米高的树上取鸟窝,差点下不来,那一次可是把蒋琴吓得不轻,而陈志远平安下来之后,却抱着一窝鸟蛋傻笑,第二天早上,蒋琴起床就吃到了陈志远煮熟的蛋,蒋琴还清晰的记得,那时候她感冒了,而怕浪费钱,所以一直拖着没有去看医生,导致身体有些虚弱。r

离开东方明珠之后,蒋琴又去了很多地方,不过那些地方都是名不经转,根本就不值得大老远的跑去看的地方,比如说有一个已经荒废的酒吧,一个路边小摊,蒋琴似乎并非是在感受上海的繁华,而是在回忆往事。r

“阿姨,这些地方,都和你有过一段故事吧?”在去了七八个地方之后,苏思维终于忍不住对蒋琴问道。r

蒋琴并没有否认,点了点头对苏思维说道:“这些地方,我和陈三千已经来过,虽然时过境迁,有很多地方都不存在了,不过依稀还能看到我们当年的影子。”r

“陈三千就是我老爸吧。”陈志远在一旁听到马上就接话了,道:“怎么是三千,如果是三万,三十万,三百万那就更好了。”r

苏思维无奈的看着陈志远,说道:“哪有人用自己爸爸名字开玩笑的,你这家伙。”r

“嘿嘿。”陈志远无谓一笑,道:“你都知道是开玩笑,说过了就算了,也没人要当真的。”r

“其实你老爸以前并不叫陈三千,他是因为我改了这个名字。”蒋琴对陈志远说道。r

听到这话,苏思维又来了兴趣,对蒋琴问道:“阿姨,快说说吧,这是为什么?”r

蒋琴的表情有些难为情,道:“这些陈年旧事了,说出来也没什么意思。”r

“你就说吧,你看苏思维那样,你不说的话,她今天肯定会睡不好觉的。”陈志远在一旁符合道,其实他也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因。r

“弱水三千,因为遇见了我,所以他改名三千。”虽然说蒋琴这番话说得有些模糊,但是陈志远和苏思维两人顿时就明白了。r

苏思维陷入一片浪费的氛围当中,而陈志远一番话,顿时让苏思维抽离,道:“我老爸不会还让你改名叫蒋一瓢吧?”r

苏思维瞪着陈志远,道:“你这家伙难道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r

这时,蒋琴却一脸尴尬的说道:“你老爸的确这样说过,不过被我拒绝了。”r

陈志远听罢,哈哈大笑起来,他这老爸,也未免太有意思了吧,而苏思维也忍不住‘噗哧’一声,尽管她很想忍住,可是这实在是太好笑了。r

这个让蒋琴尴尬的话题自然是没有继续下去,随后,蒋琴又去了一些地方,而每去一个地方,都会给苏思维讲述她和陈三千那里发生的事情,至于陈志远,一看到美女就上去自我介绍,自然是不会听到这些事情了。r

一整天的时间下来,他们一共去了二十多个地方,而苏思维竟然奇迹的没有丝毫累的感觉,这完全是归功于蒋琴和陈三千之间的故事太让人着迷了,每去下一个地方的过程中,苏思维都非常期待接下来会听到什么样的故事,这如同传奇一般的爱情,让苏思维深深的陷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