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60章 迷迷糊糊的夜晚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虽然杰西卡的邀约地点是在她家,但是她今晚可谓是盛装出席,当陈志远看到杰西卡的打扮时,都忍不住一阵惊讶,一袭大红色的平口礼服,胸前雄伟呼之欲出,一条鸿沟让陈志远几度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略施粉黛的精致小脸看上去更加的动人,精致雪白的脚踝之下是一双时尚的高跟鞋,这不免让人怀疑杰西卡今晚是要去出席一个宴会,而事实是,杰西卡今晚只是准备在家招待陈志远而已。r

“怎么?我这么穿不好看吗?”见陈志远一直盯着自己,杰西卡对陈志远问道。r

陈志远连连摇头,在官羽还没有成为陈志远的女神之前,陈志远一直把杰西卡视作女神,而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是不差的,杰西卡宛如一个绝世女神一般,气质非凡,对杰西卡说道:“我只是在感概你今晚太漂亮了,不是要在家吃饭吗?你怎么盛装打扮?”r

“在家难道就不能打扮一下吗?”杰西卡反驳道。r

“那倒不是,只是你这样穿着,让我有些惊讶而已。”终于从那鸿沟之中回过神来,陈志远不敢在看那个地方,怕自己又再度深陷其中。r

“饭菜都好了,现在只还差一个炖汤而已,你先到客厅坐一下。”杰西卡说罢之后就去厨房了,很难想象,杰西卡穿着这身衣服竟然还在下厨。r

陈志远感觉有些奇怪,今天柳彦博那小家伙怎么会不在家,对杰西卡问道:“柳彦博去哪了?”r

“去同学家了,明天他们会一起去玩,所以今晚就不回家了。”杰西卡在厨房里对陈志远说道。r

陈志远心中一动,感觉这件事情有些蹊跷啊,杰西卡在电话里可没有提到今天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而且又穿的这么的性感,难道说?陈志远有些小小的兴奋,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如果说今晚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又该如何收场呢?r

陈婷离开上海之后,陈志远已经饥渴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这种氛围之下,不禁让陈志远有些意乱情迷,吃饭的时候,杰西卡还拿出一瓶珍藏的红酒,笑着说是让陈志远这个土包子看看眼界,而实际是怎么回事,这就不得而知了。r

杰西卡之所以是说让陈志远这土包子看看眼界,是因为陈志远有次和杰西卡吃饭的时候闹过一个笑话,而这个笑话就是有关于陈志远的,当时的陈志远喝过酒,但最多也就是啤酒和白干一类的,对于这种高档的红酒,陈志远只是看过,并没有自己品藏,所以第一次喝红酒,陈志远对那种怪怪的味道不适应,险些喷了出来,闹了笑话。r

灰暗的灯光,两人对面而坐,红酒在杯中荡漾,这种氛围,充满了暧昧,一杯接一杯的下肚,两人都没有吃什么菜,一直闲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不知不觉的,一瓶红酒就喝完了,红酒虽然不烈,但是后劲可是足的,对于陈志远这种不擅长喝酒,每次喝酒都必定吐得人仰马翻的人来说,那是足以让他神志不清的,换句话说,现在的陈志远,已经有了7分的醉意。r

一瓶红酒两人分,这对于杰西卡来说,就连解渴都算不上,所以现在杰西卡是清醒得很,只是陈志远已经有些飘飘晃晃了。r

杰西卡走到陈志远的身边,轻声的说道:“你先到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吧。”r

当杰西卡走近陈志远的时候,一股扑鼻而来的香味让陈志远忍不住一把搂住了杰西卡的小蛮腰,杰西卡意外的没有挣扎,而是任由陈志远抱着自己。r

“你今天穿的这么性感,该不会是来勾引我的吧。”陈志远现在脑子已经迷迷糊糊了,直接说出了他的心里话。r

杰西卡把头轻轻的靠在陈志远的肩膀上,而顺势坐在了陈志远的大腿上,轻声道:“如果不这样,你会爱我吗?”r

“你这么漂亮,爱的人多了去了,又怎么会缺我这一个。”陈志远迷迷糊糊的说道。r

“可是他们对我来说,只是一堆苍蝇,而你,才是我认定的人。”杰西卡眼眶犯泪的说道,杰西卡为了陈志远才转校教书,这说明杰西卡一早就对于陈志远有些爱慕之意,当然,当时的杰西卡更多的是好奇,但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姐妹陈婷也和陈志远非常熟悉,而她和陈婷在一起的时候,两人讨论最多的就是关于陈志远的话题,久而久之,一种直观的印象就深入到杰西卡的脑海中,而当时陈志远的各种表现的确是让女生为之疯狂,是女生梦幻中的白马王子,而那时候的陈志远又刻意的对杰西卡示好,让杰西卡稍微有些动心,在到知道了陈志远的另一个身份,而他又为了自己将余家这么大的势力连根拔起,从这时候起,杰西卡就感觉到自己的爱似乎早已经倾注在这个比自己小的男人身上了,而在这时,陈志远又故意疏远她,这种折磨对她来说是痛苦的,眼看着陈志远要退学,以后两人可能就不会再有交集,杰西卡不能放弃最后这一次的机会,即便陈志远最后还是不会跟她在一起,她也愿意为陈志远付出今晚。r

陈志远被杰西卡慢慢搀扶着走近房间,此刻的陈志远已经完全不清醒了,他只知道似乎有人在慢慢解开他的衣服,随后下体传来一阵舒爽的感觉,如同让他莅临仙界一般,如梦似幻,最后一阵累意袭来,陈志远沉沉的睡了下去。r

第二天陈志远醒来的时候感觉脑袋阵阵疼痛,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过当他看到自己躺着的地方,在回想一下昨晚的事情之后,昏昏沉沉的脑袋顿时间清醒了过来,还好的是,他衣服穿着完整,而身旁也没有任何的人。r

走出杰西卡的房间,此刻杰西卡正在厨房里做早餐,陈志远想不起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不敢乱说话,直到杰西卡转过头看到陈志远之后,对陈志远说道:“醒了,睡得还好吗?”r

“还不错,床挺软的。”陈志远有些尴尬的说道。r

“你倒是好,我睡沙发可是硬的啊。”杰西卡一脸埋怨的看着陈志远说道。r

听杰西卡这么一说,陈志远顿时放心了,看样子昨晚并没有发生什么让陈志远后悔的事情啊,还好还好,不过有些奇怪,杰西卡端着早餐朝陈志远走来的时候,脚的律动很不自然。r

“你怎么了?脚受伤了吗?”陈志远对杰西卡问道。r

“今早起来的时候以为自己还睡床呢,一下沙发就踢到了旁边的柜子。”杰西卡一脸委屈的说道。r

见杰西卡这么说,陈志远也就没有多想什么了,毕竟人的习惯是很难改掉的,而且在沙发的旁边的确是有一个柜子,按照她以前的起床习惯,踢到柜子也是正常的事情,吃过早餐之后,陈志远就离开了杰西卡的家,而这时,在家中的杰西卡一个人茫然的坐在沙发上,此刻柳彦博竟然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一语不发的走到杰西卡的身边,钻到杰西卡的怀中。r

“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柳彦博对杰西卡问道。r

杰西卡眼泛泪光,对柳彦博说道:“如果不这么做,姐姐很有可能会后悔的。”r

柳彦博抬起头,直视着杰西卡问道:“难道这么做了你就不会后悔了吗?”r

杰西卡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不会。”r

离开杰西卡的家之后,陈志远直奔泰山酒吧,他的身上还残留着杰西卡床上的香味,所以一回到泰山酒吧,蛤蟆和猴子两人就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陈志远。r

陈志远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对两人说道:“你这两个家伙脑子里别给我装些污秽的思想,我可什么都没有做。”r

蛤蟆和猴子两人忍不住脸上泛笑,异口同声的说道:“没做,没做。”r

见两个家伙的表情明显是不相信,陈志远也懒得跟他们解释,免得越描越黑了,对两人问道:“有什么事情发生没?”r

说到正事,蛤蟆和猴子两人也严肃了起来,蛤蟆对陈志远说道:“阎王的每个场子昨晚都被骚扰了一下,他现在可是气得大发雷霆啊,他的不少手下都被殃及了,更甚的有一个被他打得半残,而且黄寅这家伙办事干净利落,没有留下半点的蛛丝马迹。”r

陈志远满意的点了点头,黄寅的手段的确是值得称赞的,天狼有了黄寅,这就如同如虎添翼啊,对蛤蟆继续问道:“有听到风声说阎王打算怎么做吗?”r

“道上的人都在传,说阎王已经放话,如果谁能够找到坏他场子的人,直接给十万的奖赏。”蛤蟆说道。r

“十万。”陈志远不屑的说道:“区区十万块钱,也就能拉动一些不入流的人物而已。”r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还有待观察。”蛤蟆说道。r

“让黄寅休息一晚上,今晚不要有任何的动作,狗逼急了也是要跳墙的,阎王这家伙,可不是那么好惹的。”陈志远说道。r

蛤蟆点了点头,不过随即又皱起了眉头,对陈志远问道:“老大,这么做并不能够让阎王有损失,还要继续做下去吗?”r

“当然要。”陈志远一脸神秘的说道。r

蛤蟆和猴子两人互看了一眼,都不知道陈志远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但是陈志远不说,他们也就没问,老大安排的事情,他们只管去做就行了,问多了,反而是触碰禁忌。r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够忍多长的时间。”陈志远默默的说道,眼神之中散发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意。r

当天晚上,阎王在自己所有的场子派了更多的兄弟驻守,但是这晚却平静得异常,直到半夜十二点都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专门为了这件事情等到十二点的阎王为此再度大发雷霆。r

“你们这群废物。”在青峰会所中,阎王一脸怒意,直接掀翻了他面前的紫檀木茶几,这张价值几十万的东西就这么报废了。r

站在阎王身旁有十来个人,这些人都是阎王的部下,其中有几个都是阎王入狱之前的兄弟,现在被阎王招了回来继续帮阎王做事,他们的能力,是惊人的,但是对于这次的事件,竟然没有一个人提出了有效的办法,这让阎王很是恼怒。r

“老大,在上海市,有人敢跟您对着干的,我想除了官羽,辉爷,骷髅,还有最近崛起的天狼,没有人敢有这种胆量了。”在阎王身旁的一个年轻人对阎王说道,这家伙外号长发,是阎王最新提拨的人,为人和阎王一样心狠手辣,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会被阎王看重。r

阎王稍微平静了一些,点了点头,道:“官羽这丫头现在是不敢乱来的,辉爷退位了,他是个重信誉的人,不会再插手江湖的事情,至于骷髅,这家伙行为怪异,到是有些可能,而你说的天狼,虽然他崛起的速度很快,而且那个天狼的老大也的确有些气魄,但是我相信,他还不敢到我的头上动土。”r

听阎王这么一说,长发马上明白了阎王的意思,说道:“我们就先从骷髅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