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69章 陈志远的狠辣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华山别墅,这里是阎王的家,能够来这里的人,都是阎王的亲信,这里可说是重兵把守,就连门卫和清洁工都是阎王安排的,可说是行动的监视器,一旦有什么情况不对,消息马上就会传到阎王的耳朵里,在这种严密的布防之下,难怪老鹰也会被抓了现行。r

陈志远开车来到这里的时候,门上已经有几个黑衣大汉在等候,虽然说陈志远不认识他们,不过一看那架势,陈志远就知道这是阎王安排的。r

几个黑衣大汉走到陈志远的身边,上上下下把陈志远仔细的搜了一便,见没有什么武器之后才带着陈志远朝别墅区走去,一路上,陈志远看到了不少阎王的兄弟,看来这整个别墅区都是阎王的人啊,这家伙也真是够下本钱的,这么一个别墅区全部买下来,可是得花不少钱啊,不过陈志远并不知道,以阎王的地位,使些手段买到这些别墅,并不需要抬高的价钱。r

来到阎王的家,陈志远看到老鹰已经被打得不省人事的躺在客厅之中,不过陈志远并没有因此而动容,老神在在的走到阎王旁边,坐在沙发上,对阎王说道:“你想怎么处理这件事情?”r

阎王喝酒红酒,抽着雪茄,一副休闲姿态,瞥了一眼陈志远,道:“敢打我阎王主意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你和骷髅联手,让我损失惨重,这笔账我都还没有和你算,你竟然还安排人到我这里来想要监听我,你未免太不厚道了一些啊。”r

陈志远斜靠在沙发上,一点没有畏惧阎王的意思,说道:“你最近做了什么事情,难道还需要我说明吗?我天狼的兄弟不断的遭到袭击,难道你敢说这件事情不是你干的?”r

阎王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情,不过这件事情,绝对与我无关。”r

“哼。”陈志远一阵冷笑,道:“废话少说,我今天要带老鹰走。”r

“啧啧啧啧。”阎王不屑的看着陈志远,道:“这里是我的地盘,还轮不到你来说这种话吧。”r

陈志远也没有要妥协的意思,他可不能看着老鹰因为天狼而死在阎王的手上,道:“开条件吧。”r

“哈哈哈哈。”阎王放声大笑起来,说道:“我看你就是一个爽快人,我也不和你绕圈子了,你这个人,虽然不值得人相信,不过我这次也只能这么选择,我要你帮我对付骷髅,只要你答应我,马上就可以带老鹰离开。”r

“我不值得人相信,但是我这个人还是明白义气二字的,这件事情,办不到。”陈志远始终会有一天和骷髅对立,但不是现在这个时候,更加不可能和阎王联手。r

“你只有这个选择,否者的话,你今天和老鹰都没命走出这里。”阎王对陈志远威胁道。r

陈志远无所谓的耸耸肩,道:“我敢单枪匹马的来,自然是有安排的,你可以试试。”r

陈志远站起身,径直走到老鹰的身旁,将老鹰搀扶起来,慢慢的朝门外走去。r

“老大。”见此情况,一个阎王的手下走到阎王身边,双眼之中竟是愤怒。r

阎王也是恨得咬牙切齿,但是陈志远刚才那番话,让他有所畏惧,现在他的实力并不是以前的全盛时期,容不得他目中无人的乱来,如果陈志远真的在暗中有所安排,那他今天冲动很可能就会带来某些他无法承受的后果,谁知道骷髅是不是又在暗中盯着他,找机会给他致命的一击,他现在能做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志远和老鹰走出他的房门。r

陈志远现在背脊冷汗直冒,他哪来的什么安排,黄寅被派去了黄景小区,而蛤蟆和猴子两人也去关注那边的事态,天狼根本就没有人手让陈志远利用,他说那番话,只是想威慑一下阎王而已,这可是搏命的啊,万一阎王不吃这套,他和老鹰都可能丧命于此,万幸的是,阎王真的害怕了,看来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这胆子也是会越来越小的,如果是以前的阎王,陈志远断然不可能这么安然无恙的走出阎王的房门的。r

快速的离开阎王的别墅,陈志远将老鹰扶上车之后,用最快的速度开车而去,心跳没有丝毫的减速啊。r

这时,老鹰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看见陈志远竟然在他旁边,疑惑的问道:“老大,你怎么会在这里?”r

“你这傻逼。”陈志远忍不住骂道:“一个人就敢去阎王的老家,我看你真是活腻了。”r

老鹰一阵苦笑,道:“这段事件情报组没有任何的成绩,阎王方面更是打探不到什么消息,我只能把目标放在阎王本身身上了啊。”r

“我看你啊,想死也选个好点的方式吧,落下阎王手里,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陈志远无奈的说道,虽然嘴巴上是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感动,老鹰这家伙平日里虽然懒懒散散,但是做起事来,还是认真拼命的,否者的话,他也不敢直接去阎王的地盘啊。r

“老大,你把我救出来的?”老鹰问道。r

“我刚开车路过,在路边捡到的。”陈志远没好气的说道。r

老鹰心里一阵感激,他知道自己的李逸飞救回来的,而且目前车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凭借老鹰的脑子,很容易就想到了陈志远是单枪匹马的闯进了阎王的别墅,这可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才能够做到的,而从这一点也体现到,自己在李逸飞心目中的位置是非常重要的,这对于老鹰来说,是一种认可。r

“老大,对不起。”老鹰突然说道。r

“对不起个毛线啊,你为了天狼不惜自己的性命,我还没谢谢你呢,你说什么对不起。”陈志远骂道。r

“如果不是我的无能,天狼的兄弟就不会出现一直被袭击的情况了。”老鹰一脸惭愧的说道。r

“这件事情已经有消息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黄寅已经抓到他们了。”陈志远说道。r

“是谁干的?”老鹰好奇的问道。r

“长发。”r

老鹰得知到消息,长发已经死在了阎王的手里,没想到这只是阎王的障眼法,这次可是被阎王给耍的团团转了。r

“我先送你去医院,你给我住上十天半个月的,天狼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陈志远对老鹰说道。r

“这怎么行。”老鹰拒绝道:“现在天狼正是多事之秋,我怎么能去医院住着。”r

“你这样又能帮天狼什么忙,你给我养着身子,今后用你的地方还多,我可不想你就这么死了。”陈志远说道,不容老鹰的拒绝,直接将老鹰带到了医院,安排好一切事情之后,陈志远才离开医院回到泰山酒吧。r

到泰山酒吧的时候,蛤蟆和猴子两人都是一副焦急的模样,直到陈志远回来,两人才同时松了一口气,冲到陈志远身边,猴子问道:“老大,老鹰没什么事情吧?”r

陈志远道:“没事,现在已经在医院了,黄寅回来了吗?”r

“回来了,在二楼上。”蛤蟆说道。r

陈志远马上朝二楼走去,来到休息室的时候,黄寅正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而在他身旁,一个被打得满目疮痍的家伙跪在那里,虽然已经看不出长相了,不过看他的头发和身形,陈志远知道这家伙就是长发。r

走上前去,陈志远一脚踹在长发的脸上,道:“这一脚是为天狼的兄弟报仇。”随后,陈志远又是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道:“这是为老鹰报仇。”r

本来就已经被黄寅打得苟延残喘的长发再受陈志远这两脚,几乎是躺在地上动弹不得,陈志远让蛤蟆端来一盆凉水,直接浇在长发的头上,长发顿时又清醒了过来,见此情况,陈志远才问道:“阎王有什么计划。”r

长发一脸狰狞的笑了笑,吐出一口血水,道:“你想知道,自己去问他啊。”r

陈志远毫不手软,一脚踏在长发的脑子上,继续道:“阎王有什么计划。”r

长发疼得咬牙切齿,道:“我不知道。”r

陈志远又是一脚,道:“阎王有什么计划。”r

“你这个疯子,我告诉你了,我不知道。”长发有些急了,陈志远这一脚又一脚,轻重拿捏得很好,不会让他晕过去,但是却能够让他感受到无与伦比的痛,这种煎熬,可是让长发有些承受不了。r

陈志远似乎不得到消失誓不罢休,又是一脚踹了上去,道:“阎王有什么计划。”r

“你是疯了吗?干脆杀了我算了,我什么都不知道。”长发是一个狠人,而现在,他的眼神之中竟然流露着畏惧,对于陈志远的深深畏惧。r

“给你两分钟的时间考虑。”陈志远一脸冷酷的说道,随后便坐在了长发身旁不远处的椅子上。r

长发现在是内心纠结啊,陈志远让他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恐惧,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把阎王的事情全盘托出,那么他一定逃不了一死,这实在是一个很简单的选择。r

两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陈志远站起身走到长发的身边,说道:“考虑得怎么样了。”r

长发微微抬着头,道:“要我告诉你,可以,但是你要让我加入天狼。”r

这是长发唯一的办法,要把阎王所有的事情告诉陈志远,他除非加入天狼,能够保得住自己的性命之外,别无他法,他虽然为人狠毒,但那是对别人,对自己,他做不到,他还年轻,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他不想这么早死。r

陈志远不屑一笑,道:“你认为我会收容一个叛徒吗?”r

“那你就别妄想知道阎王的任何事情。”长发恶狠狠的说道,反正都是一死,长发不可能让陈志远得到这个好处。r

“蛤蟆,去拿些酒上来,今天做一顿酒烧人肉。”陈志远对蛤蟆说道。r

蛤蟆心里一颤,酒烧人肉,蛤蟆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这未免也太残忍了一些吧,不过既然陈志远说了,蛤蟆也只能够这么去做,到楼下搬了几瓶纯度比较高的酒,这种酒燃烧起来快儿烈,很适合用来做陈志远所谓的酒烧人肉。r

“把酒倒上去。”陈志远对蛤蟆说道。r

说实话,蛤蟆有些不忍心,毕竟这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呐,这么做,实在是有点太残忍了,不过他可不敢忤逆陈志远的说法,只好把酒朝长发身上倒。r

长发现在已经吓得浑身哆嗦了,他没想到陈志远竟然会用这种方式来对付他,浑身伤口,当酒精沁入伤口的时候,顿时传来火烧火辣的疼,让长发忍不住大叫起来,陈志远将一卷卫生纸硬生生的塞到长发的嘴巴里,止住了他的叫声。r

当蛤蟆把酒倒在长发身上之后,陈志远逃出打火机,引燃之后,直接扔到了长发的身上,‘轰’的一声,长发竟然直接燃烧了起来,开始四处挣扎,还好他是被五花大绑着的,否者的话,估计得殃及鱼池,一股浓烈的焦臭传来,短短的三分钟时间,长发已经无法动弹了,随着火焰的熄灭,一具烧焦的尸体呈现在众人眼前,而那浓烈的味道更是在房间中肆虐。r

“你假意答应他的话,他会把阎王的事情告诉你的。”黄寅似乎都有些受不了陈志远这样的手法,走到陈志远身边说道。r

“哼。”陈志远一声冷哼,道:“我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借口而已,这家伙,死不足惜,天狼的兄弟现在因为他躺在医院里的人可是不少,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r

陈志远此话一处,众人总算是明白了陈志远的意思,这么一想,顿时就不觉得陈志远的手法太过狠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