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50章 会见阎王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虽然陈志远在表面上一直不把陈三千当做老爸,但是血肉这种东西,并不是说不认就不认的,毕竟那是有血缘关系牵引着的,而且还是因为如此,他妈妈蒋琴才会过着一个人辛勤耕种的日子,而现在,他的杀父仇人出现了,陈志远如何能够平静得下来,在官羽面前,陈志远装得一脸淡定,但是心里却是几乎扭曲,那股怒火几乎快吞噬了他的五脏六腑,所以他才会让老鹰帮他找齐阎王所有的资料,他要让阎王尝尝,亲眼看到自己的亲人一个个的离开自己的身边是什么滋味,祸不及妻儿,这对阎王来说是不屑的,对于陈志远来说,也是毫无顾忌的。r

老鹰不知道陈志远和阎王有什么仇恨,不过看陈志远的样子,似乎是想要把阎王一家人都置之死地,阎王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为人心狠手辣,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老鹰还是对陈志远问道:“老大,你和这个阎王有什么过节?”r

陈志远做了坐了下来,就在老鹰的旁边,对老鹰说道:“我和陈三千的事情你听说过吧?”r

老鹰点了点头,他偶尔一次听到蛤蟆和猴子两人在讨论,所以随口问了一下,没想到陈志远竟然是陈三千的儿子,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老鹰是着实的震惊了一番,毕竟陈三千是个传奇人物,他的事迹,是任何人提到都会崇升一股拜服的。r

“陈三千的死,就是因为阎王。”陈志远双眼带着怒火说道。r

老鹰眉头一皱,道:“可是江湖传言,陈三千的死是因为病痛,最后不治而死的啊。”r

当年陈三千的死可是轰动一时,就连报纸媒体都有报道,甚至有篇报道直接放在了头条新闻上,标题十分醒目‘中国一代地下王者病死床头’,虽然说当时没有人相信,但是时间久了,没有传出过任何其他方面的事情,大家也就只能这么认为了。r

陈志远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情知道真想的不多,我也不知道事情的经过究竟是怎么样的,但是这件事情是官羽告诉我的,相信以你的手段,要了解官羽和陈三千的关系,这不难吧?”r

老鹰一听陈志远这么说,就已经相信了,道:“官羽曾被人说是陈三千包养的小蜜,但是这个小蜜并不只是做一些上床陪睡的事情,帮会里的大小事情她都会管,直到陈三千离世,众人才恍然发现,原来这个小蜜,是陈三千所培养出来的继承人,陈三千的一生是个传奇,也有很多秘密,但是这些秘密,也并非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官羽就是其中一个。”r

“恩,我也听官姐给我说过她和陈三千之间的事情,她跟陈三千之间的关系正常。”陈志远说道。r

老鹰怪异的看了陈志远一眼,这句话,似乎并没有说出来的动机啊。r

见老鹰的眼神奇怪,陈志远也知道自己说多了一些,对老鹰说道:“好了,赶紧去办事吧,能够能报仇,我可全靠你了。”r

“老大,这你就放心吧,我不禁把他们祖宗十八代给你找出来,就连祖坟的位置也让你知道得一清二楚。”老鹰说完之后,打了一个电话,陈志远听得清清楚楚,他是在安排这件事情。r

当老鹰挂掉电话之后,陈志远问道:“你这么一个电话就搞定了?”r

老鹰笑了笑,道:“亲力亲为这是你才做的,有这么多能干的手下,何必要什么都自己去做呢,人生嘛,总是享乐在先的,何况是干我们这一行的,谁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够有命活,能玩一天算一天啊。”r

“你这家伙。”陈志远无奈的看着老鹰说道。r

“这可是事实啊,老大,你也不能这么一直累下去吧,坐到你这个位置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这么多的小弟,为什么偏偏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去做呢。”老鹰劝说道。r

陈志远想也没想,道:“你也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行当,谁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明天,如果我什么事情都不敢,把所有的事情交给下面的兄弟,岂不是把危险的事情都交给他们去做?让他们去面临危险?这我可做不到,我宁愿受伤的是我。”r

老鹰点了点头,沉寂了许久,对陈志远说道:“像你这样的老大,不多了,就凭你这番话,老鹰我就甘心情愿的为你卖命。”r

陈志远说的那番话并不是要忽悠老鹰,而是发自内心的,每个人都是人生父母养的,陈志远不会那么自私的自己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而让其他的兄弟去冒险。r

整个上海因为辉爷的退隐而躁动起来,而阎王却又在这种时候出现,所以将已经不太平的上海闹得是更加的沸沸扬扬。r

天狼在外的眼睛不断的关注着阎王近期的所有动作,而这些事情会经过老鹰的嘴巴传到陈志远的耳朵里,不过这些事情都无关痛痒,大多是些阎王会见以前帮派的那些人物,看样子是准备摇旗重振,这些事情都是预料之中的,没什么值得惊讶,不过在接下来的时间,阎王恐怕就会有一番大动作了,因为江湖传言,阎王准备夺回以前的地位,这期间,阎王还见了辉爷,不过两人之间交谈了些什么,这就不得而知了,毕竟辉爷的别墅不是那么好监听的。r

“老大,虽然外界传言辉爷退位是为了给你让出更多的发展空间,但是在这种节骨眼上退位,我觉得辉爷的这种举动不是这么简单啊。”老鹰是个聪明人,辉爷退位的那天,恰好就是阎王出狱的日子,阎王不是一个小人物,他以前的兄弟可都是盼着这一天的,以辉爷的个性,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他选择在那天退位,这似乎其中还隐藏着其他的意思。r

陈志远想了想,点着头说道:“的确不像是这么简单,不过辉爷的心思,又有谁能够猜透呢?”r

老鹰笑了笑,不再说话,两人各有心思,其实辉爷的这种举动,要想到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一件难事,只是两人都不想提起而已。r

这时,陈志远的电话响了起来,是辉爷打来的,陈志远接起电话,尊敬的喊道:“辉爷?”r

“有空吗?来我这里给你介绍一个人。”电话那头的辉爷说道。r

“好的。”简单的通话后,陈志远挂掉了电话,转头对老鹰说道:“辉爷要介绍一个人给我认识,你猜是谁?”r

老鹰再次笑了笑,没有说话,而陈志远似乎也并没有想得到老鹰的答案,直接走出了泰山酒吧。r

“猴子,你带点兄弟去辉爷的别墅外面。”陈志远走后,老鹰给猴子打了个电话。r

猴子还在医院,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对老鹰问道:“去辉爷的别墅干什么?”r

“你别管那么多,去就行了。”老鹰语气有些急促的说道,在辉爷的地盘,要出什么事情的可能性是不大的,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老鹰不得不这么做,毕竟阎王不是一个好人,谁知道他会不会拿陈志远开刀。r

听老鹰的语气不对,猴子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直接挂掉了电话,然后起身,蛤蟆刚才听得只言片语的,心里甚是好奇,对猴子问道:“是不是老大发生什么事情了?”r

猴子摇了摇头,道:“老鹰让我带些人去辉爷的别墅,估计现在老大就在那里,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r

“我也要去。”蛤蟆从病床上跳了下来,这家伙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有些稍微严重的地方还没有完全恢复,裹着纱布。r

“算了吧,就你这样,出去还不是丢脸。”猴子说道。r

“靠,老大有事,我怎么能在这里,如果换做是你,你会安心在床上躺着吗?”蛤蟆瞪着猴子说道。r

猴子无奈之下,只好带上了蛤蟆,然后召集了一些天狼的兄弟,朝辉爷的别墅赶去。r

陈志远自行开车来到辉爷家的时候,外面已经停了很多辆车,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今天拜访辉爷家的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r

三娘依旧在外候着陈志远,这是任何人都得不到的待遇,而经过这样几次之后,陈志远和三娘也就熟悉了起来,对三娘问道:“里面那个人是阎王把?”r

三娘依旧卖萌发浪,看着陈志远的时候眨了眨眼,说道:“小帅哥,挺聪明的嘛。”r

陈志远以前肯定是对这种举动感到恶心的,不过现在已经司空见惯了,所以也就默默的接受了三娘的各种动作,对三娘说道:“你知道辉爷今天让我来干什么吗?”r

“现在你的身份,整个上海没多少人知道,辉爷就是想你来看看杀父仇人。”三娘毫不避讳的说道。r

“呃……。”陈志远没想到三娘说完这么直接,不过来看看阎王那家伙,还是不错的,不过那家伙可是一个狠人啊,陈志远开着玩笑对三娘说道:“等会儿有危险了,你可得保护我啊。”r

三娘拍着胸脯保证道:“要是阎王那家伙敢对你怎么样,我让他菊花残。”r

陈志远听到这句话,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很邪恶的场景,阎王在三娘的胯下呻吟,而三娘,挥汗如雨……r

走进辉爷的别墅,在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辉爷,另一个想必就是阎王了,阎王人高马大,国字脸,看起来刚气十足,一双大眼似乎随时都在释放着摄人的光芒,脖子处有一个纹身,不过被衣服遮了一半,所以陈志远看不出那是什么东西。r

辉爷见陈志远来了,笑着对陈志远说道:“来,坐这里,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阎王。”r

陈志远这种时候当然不能失了礼节,虽然眼前是他的杀父仇人,但是他依旧露着笑脸,丝毫没有破绽,对辉爷说道:“早就听过阎王的大名了,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够亲眼看到他,这真是我的幸运啊。”r

拍马屁这招下三滥,虽然已经被世人用得烂透了,但是不得不说,这招还是非常灵验了,阎王听到陈志远这么说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对陈志远说道:“最近天狼可是很不错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有如此规模,可说是上海市撅起得最快的帮会,你这个天狼老大,手段也是不错啊。”r

陈志远谦虚的说道:“这都是兄弟们有能力,我不过就是给点小意见而已。”r

“如果一个老大没有能力,可带不出这样的帮派啊,小兄弟,我看好你,以后的上海啊,可是我们的舞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