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美女

作者: 醉夜偶艳

第148章 正式退隐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 或 "→"下一页,回车可返回《合租美女》目录

辉爷金盆洗手,当这个消息在上海流传开来的时候,无疑是如同一颗重磅炸弹,炸得所有人都神志不清,以辉爷的年纪,他在这个位置上,稳坐十年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并且以他现在的势力,要漂白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并不一定要金盆洗手,但是他却这么做了,这让很多人都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甚至就连一个官员都开始注意这件事情,因为辉爷的隐退,必定会引起江湖上的一番混乱,没有辉爷坐镇的上海,绝对不可能像如今这么太平的,所以辉爷金盘洗手,不禁是让黑道的人大吃一惊,更加是让白道的人开始伤脑筋了。r

今天,就是辉爷退隐的日子,他邀请了江湖上所有的帮派老大,无论大小,都接到了邀请函,地点就是天狼的场子,泰山酒吧,今天可谓是上海黑道最热闹的一天,如果要打黑的话,选择在今天,目标泰山酒吧,决定能够让上海市的黑帮连根拔起,但是没有人敢这么做,毕竟辉爷在社会上的地位是很高的,他不仅仅是一个黑道的老大,更是一个对社会极有贡献的人。r

泰山酒吧,早早的就打开了大门,不过并不是做生意,而是在接待各个帮派的老大,当然,这件事情必须得由陈志远亲自出面,所以他也是很早就赶到了泰山酒吧,对这件事情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泰山酒吧被陈志远布置得如同一个会场一般。r

当各个帮派的老大陆续赶到泰山酒吧的时候,陈志远开始忙碌起来,这些人其中有些名不经转的家伙,但是更有上海大名鼎鼎的人物,比如修三爷这种角色,他们都是值得陈志远重视的,而当那些老大们看到陈志远的时候,个个眼神都一些不对,似乎各怀鬼胎。r

中午十二点,辉爷终于出现在了泰山酒吧,而吵杂的泰山酒吧瞬间就变得极其的安静,就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也能听见。r

“谢谢大家这么给面子。”辉爷先是客套了一番,将了将今后上海就交给其他年轻人的一番话,寓意非常明显,年轻人,坐在这里的人不少都是有些辈分的老家伙了,辉爷这番话,很多人都明白,他所谓的年轻人,其实就是陈志远,而修三爷这种精明的角色,也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辉爷的退出,就是要给出更多的发展空间给天狼,这着实是让人有些惊讶的。r

“这么些年来,各位兄弟都很给我面子,我不过中年而已,就到了爷字辈,大家对我的尊敬,我非常的感激,而从今往后,辉爷这个人物就不会在江湖上出现了,也希望大家忘掉这两个字,不过我有一件事情拜托大家。”r

这时,众人中一个家伙突然冒头说道:“辉爷,你放心吧,你退隐了,日本人我们来帮你收拾。”r

辉爷开心的笑了笑,道:“不错,我就只有这么一点愿望,希望大家不要忘记了,我也不想做一个出尔反尔的人,既然金盆洗手,那就真的不管任何江湖上的事情,我希望大家不要再次逼得我出山,我的手段,相信大家是非常了解的。”辉爷顿了顿,继续说道:“原本我打算找一个人来继承我的位置,不过那个不识相的小子不愿意,我知道,我一旦退隐,江湖上必定会发生很多难以预料的事情,我也警告大家一句,做事,永远不要超过政府的底线,否者的话,尽管有滔天实力,也只有进局子的份。”r

辉爷这番话,马上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猜测,那个不识相的小子是谁,多数知情的人,都知道那个人就是陈志远,不过有一些实在是忽略不计的势力,就开始左右打听了起来。r

“好了,今天就跟大家说这么多,等会儿在皇朝大酒店,我请大家吃一顿。”辉爷金盆洗手的话就到此结束了,而他也离开了泰山酒吧。r

皇朝大酒店,当修三爷听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陈志远,随后起身第二个离开了泰山酒吧,之后那鞋黑道老大也就陆续离开了,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去皇朝大酒店,如同修三爷这种角色,肯定是不会去的。r

修三爷离开之后,便直接回家了,而这时修杰楷正在家打电动,修三爷无缘无故的对修杰楷说了一句:“你那个同学不简单啊。”r

平常,修杰楷是不愿意搭理修老三的,但是此刻听修老三这么说,修杰楷就来了兴趣,能够被修老三提起的同学,除了陈志远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修杰楷对修老三问道:“陈志远又干什么事情了?”r

“辉爷今天退隐,地点就选择了他天狼的场子,泰山酒吧,但是却又在皇朝大街店开席设宴。”修三爷一脸深意的说道。r

修杰楷先是一愣,随后又大笑了起来,一脸得意的看着修老三说道:“我早就说过了,陈志远是个很有本事的家伙,辉爷退隐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不过我还真没想到,这么大一件事情,居然会在泰山酒吧这种地方办,和皇朝大酒店比,会不会差得太远了一些。”r

“你先别得意,过了今天之后,上海就热闹了,等天狼捱过这一关你再得意吧。”修老三说道。r

修杰楷一脸自信的看着修老三,道:“天狼不是那么容易被击垮的。”r

“哼。”修老三冷哼一声,便朝楼上走去。r

在泰山酒吧宣布退隐,但是却在皇朝大酒店开席设宴,稍微有点心思的人都能够想到,这是辉爷最后再给天狼铺路,如非如此的话,皇朝大酒店的会议室恐怕要比泰山酒吧来得大和豪华,又何必在泰山酒吧说了话,又去皇朝大酒店吃饭呢?这岂不是多此一举,不过对于辉爷这么重视陈志远,修老三那一辈的人还是比较震惊的,毕竟这么些年来,辉爷从来没有提拔过任何的人,而这一次,不仅仅是提拔,更是用自己的退位想换天狼的更强,至于是不是能够得到这样的效果,这就得看陈志远的本事了。r

此刻陈志远还在泰山酒吧帮着兄弟们收拾,毕竟今晚还是要营业的,很多东西需要归位,这些事情理应是不用陈志远动手的,但是目前陈志远还不想离开泰山酒吧,因为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部署和思考,辉爷的这种安排深藏涵义,陈志远当然是明白的,这样的确是能给陈志远带来一些好处,毕竟辉爷虽然已经退隐,但是以他辉爷这两个字,在上海还是举足轻重的,至少那些一流的帮派或多或少的会给他一些面子,这样一来,天狼不至于会那么快的遇到修老三这种对手。r

“老大,辉爷今天说的那个不识相的家伙,不可能是你吧?”猴子一脸好奇的对陈志远问道。r

“怎么?你觉得很傻吗?”陈志远笑着说道。r

猴子顿时目瞪口呆了,看着陈志远不敢置信的说道:“还真的是你?”r

陈志远不否认的点了点头,道:“辉爷的确是这样给我提过。”r

“哇靠,老大,你当天是发高烧还是重感冒了?你居然没有答应?”猴子面部表情几乎扭曲,他实在是难以相信,陈志远竟然拒绝了这个一个大好的机会。r

“过都过了,难道还能反悔不成,现在该你操心的事情是,今后我们天狼该怎么发展,又该如何去对付其他的帮派,辉爷这一退隐,以前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恐怕就会对天狼下手了,你得多担心下这些事情啊。”对于陈志远来说,这没有一点的损失,因为他压根就没这么想过。r

“哎。”猴子一声叹息,对此惋惜不已,如果陈志远能够坐上辉爷的位置,何愁天狼不能强大?何愁不能为王?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对陈志远说道:“如果你当初答应了辉爷,天狼就不回因为这些事情烦心了。”r

陈志远一脚踢在猴子屁股上,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这家伙就不能少抱怨了吗,现在每天都有钱花,有妹子泡,难道你还不满足。”r

“嘿嘿。”猴子捞头一笑,道:“人是贪心的,我可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r

“既然这么不满足,就用双手打拼出来,否者的话,会被人瞧不起的,你能容忍别人评论我们天狼是因为辉爷,所以才会有今天吗?”陈志远说道。r

“当然不能。”猴子马上反驳道。r

“这不就结了,等会儿陪我去看看蛤蟆,这家伙估计也应该能够出院了,今后过后事情就多了,可不能让这家伙一直闲在医院泡护士啊。”陈志远说道。r

猴子连连点头,蛤蟆受伤不轻,但是并没有伤筋动骨的,修养这么多天,也该回来做点事情了。r

两人收拾好泰山之后,陈志远就载着猴子朝医院而去,说来也巧,到医院门口的时候,陈志远就遇到了李驰,不过还好的是,李驰身边并没有官羽的身影。r

陈志远礼貌的下车,让猴子把车开去停车场,跟李驰打了个招呼。r

“你那朋友还没好吗?”李驰对陈志远问道。r

“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他能不能出院的,如果可以的话,就带走了。”陈志远笑着说道。r

他和李驰之间并不熟悉,所以客套的寒暄过后,也就没有话题可言了,不过陈志远并不像这么快的结束两人之间的谈话,他现在可是把李驰设为了情敌,知己知彼,才能够把官羽拥入怀中。r

“你和官姐是同学?”陈志远问道。r

李驰点了点头,道:“老同学了。”r

“看你们的样子,感情挺不错的吧?”陈志远问道。r

“还行,以前追求过她,不过被拒绝了,害得我对其他的女人都没兴趣,现在都还单身着呢。”李驰说道。r

果然,这家伙是有点什么心思的,陈志远马上警惕了起来,为了官羽至今未婚,虽然被拒绝过了一次,但是不代表他现在对官羽就没有那方面的想法了,对李驰说道:“那你怎么不继续追她?”r

“只要是她拒绝过的人,没有人能够成功的,恒心,毅力,在她心里,完全不是一回事。”李驰苦笑着说道。r

陈志远稍微松了一口气,看来官羽还是一个立场非常坚定的人,绝对不会随便动摇的,但是陈志远并没有因为如此而放低对李驰的戒心,这家伙和官羽的感情虽然是老同学,但是万一哪天出了什么意外,陈志远就后悔都来不及了。r

“女人都是刀子嘴豆腐心,说不定只要你坚持,她就心软了呢?”陈志远说道。